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往事

我家在北大荒的坎坷经历(二)

时间:2017-12-22 11:00:59  来源:五师煤矿一坑女子掘进队队长  作者:高丽颖  

北京上访uzU北大荒之情

  父亲带着“只要活着,就能等到那一天”的信念,向嫩江车站奔去,他相信混乱的乌云总有一天会过去的,总会有漫天彩霞的时候。楚霸王垓下被困还有“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豪气,父亲告诫自己一定要坚持到那一天。父亲到了嫩江车站,买了一张站台票,踏上去北京的列车。一路走走停停,遇到查票的,他随人们的方向走,到停靠站就下车,再从已查过的车厢上来。这样提心吊胆到了北京。uzU北大荒之情
  1968年春末夏至,文化大革命时期,全国各地都在搞无产阶级专政,一片红色恐怖,弥漫全国。父亲在北京像游击队似的,为了躲避搜查,寻找机会反映问题,有时花五分钱坐一天地铁;有时去医院排队挂号,反复排。有一次,在医院逛,正好走到太平间,他随着送故去亲人的人进入太平间,他藏进屋里,在太平间待了一夜。适当的时候就到天安门打听消息,时刻关注形势发展。uzU北大荒之情
  一天半夜三更,天安门大搜捕。红卫兵在烈士纪念碑下把正在睡觉的父亲拽起来,打开他睡觉枕着的饭盒问,来北京多长时间了。父亲说昨天刚到,听说北京小吃好吃我就买点。uzU北大荒之情
  一个戴红袖章的红卫兵说:“装蒜,看样子来不少日子了,一定又是一个逃亡的地富反坏右,逃避无产阶级专政的,把他带走。”uzU北大荒之情
  父亲被关进一个所谓的收容所,被收容的人挨个被审,最后是给你买一张票,送回原地,接受群众的监督改造,重新做人。父亲回双山的车票是半夜的,他们让父亲等着,到时间再送上火车。uzU北大荒之情
  父亲不想回去受人格的侮辱。晚饭后,父亲打量四周地理的情况,最后拿一条床单,走进卫生间,把床单撕成条拧成绳子,拴在窗户框上,顺着绳子下来,又一次逃跑。这次他跑到内蒙包头。
uzU北大荒之情

亲人安慰 uzU北大荒之情

  父亲逃到包头,这有不少亲戚,但多数不敢收留,时刻查户口,抓捕逃跑的人。一个好心的亲属帮忙租个小屋,白天装模作样去上班,晚上回来住,这样没几个月,又一次查户口,父亲吓得再没敢回那个小屋。 uzU北大荒之情
  父亲在包头也待不下去了,又回到了嫩江。通过亲属捎给家里一封信:想去嫩江江上放木排。当时母亲接到失踪两年的父亲信息,又惊又喜,知道父亲还活着。把家里一台永久牌自行车卖了,写了一封信,没敢在当地邮寄,跑到50里以外的双山镇寄给父亲。告诉父亲放木排的活千万不能干。希望父亲坚强的活着,不能总是这个形势,事情早晚会有头绪的。孩子们都想念你。家里一切都好。
uzU北大荒之情

风雨同舟uzU北大荒之情

  其实家里一点都不好!父亲从关押他的牛棚逃走后,母亲和我们姐弟六人受尽人们的白眼。我们三个大的在学校根本念不了书,整天挨打受骂,最后我们都不去学校了。uzU北大荒之情
  一天夜晚,乌云密布,电闪雷鸣,母亲和我们已经睡下了,一群知青闯进我家,让妈妈交出父亲。母亲说:你们没看住,管我要人,我找谁要人去。他们恼羞成怒,把母亲从炕上拽下来,吓醒了六个月大的小妹,我们吓得连哭带叫。一个知青说,你们再哭就踹死你们这帮右派崽子,我们不敢再出声。他们不由分说,把母亲带进场部批斗。uzU北大荒之情
  我跑去找奶奶,奶奶一个60多岁的小脚老人,一路小跑来到我家。我把小妹交给弟弟和妹妹看着,又跑到批斗会场,见有两个人架着母亲的胳膊摁压她的头在发问:一、你是怎样包庇右派分子丈夫的;二、是怎样隐瞒出身的;三、为什么不让孩子去学校学习毛泽东思想?uzU北大荒之情
  母亲一一作了回答:第一、我没有包庇高文清,我不知道怎样做是包庇,你们举出事例来,我解释(他们谁也没说出事例来);第二、女人嫁给丈夫十五年可以随丈夫成分(当时会场的人都交头接耳,不知道还有这个说法);第三、孩子是自己不愿去学校的,没人不让去。uzU北大荒之情
  最后他们说母亲拉拢腐蚀贫下中农(母亲手巧,经常有妇女求母亲帮做新奇的针线活),母亲说是他们自己找上门来求我的。这时有两个姓王的上来就给母亲两个嘴巴,你还嘴硬,不老实。这时涌上来好几个表现积极的,七手八脚打母亲。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哭着跑回家里。uzU北大荒之情
  这时,小妹哭闹不止,我努力地哄着。奶奶说不用哄,让她哭吧,他们听到孩子哭就会让你妈回来的。最后,小妹哭累睡着了,批斗会结束了,他们没有让母亲回家,而是送进牛棚。
uzU北大荒之情

在牛棚里uzU北大荒之情

  早晨有人通知我每天给母亲送三顿饭,抱着孩子去吃两次奶。这时母亲没有奶水了,母亲隐瞒监管人员,不放弃见孩子的机会和仅有的一会儿休息时间。按时间计算,哺乳期一过他们就不让孩子来吃奶了。uzU北大荒之情
  母亲在劳动改造期间,受尽折磨,天不亮就去干和男人一样的活,夜晚写检查,还得接受一阵再教育,他们轮番看管。有段时间场部打水泥地面,两个男人装石头,母亲一人挑水,慢了就打你,往返得小跑。一天下来,母亲累得直哭。母亲曾产生过自杀念头,但一想到六个孩子,就忍辱负重咬牙坚持。uzU北大荒之情
  一天我去送饭,母亲告诉我去营部找刘营长,或是成政委,就说你们六个孩子在家没法生活,晚上小妹整夜哭不睡觉。我按母亲说的走12里山路找到了成政委,把情况说了。成政委答应过几天下连队来了解情况。我跑回家做好饭赶紧给母亲说了情况,母亲很高兴。几天后,母亲回到家,结束了这段恶梦般的监管。
uzU北大荒之情

母子团聚uzU北大荒之情

  母亲被监管看押一年零八个月,回家小妹已不认识妈妈了。她周岁之后,再也没见过妈妈,我们姐弟六人将近二年时间过着没有父母的日子。我最大十二岁,小妹最小六个月,受尽人们的白眼,挨同龄人欺负,我们一直忍气吞声,把辛酸的泪水咽在肚里。uzU北大荒之情
  母亲给我们讲过苏武牧羊的故事。苏武牧羊北海,坚贞不移,十九年终于重见天日。那时我问妈妈我们多少年了,妈说十二年了。我暗暗叫苦,妈呀!还有七年呢!uzU北大荒之情
  “苏武留胡节不辱,雪地又冰天,穷愁十九年……任海枯石烂,大节不稍亏…… ”。我最喜欢这首诗,苏武大气凛然的气概鼓舞着我,盼望我家也能像苏武一样十九年之后重见天日。uzU北大荒之情
  我们在无奈无望不甘而又有一丝渺茫的希望中期盼着,艰难地过着本该快乐无忧的日子。uzU北大荒之情
uzU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