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生活

我的书缘

时间:2017-12-15 11:49:37  来源:6团  作者:王建  

  宁园大雅堂里,我坐在木椅,俯身木桌,守着知青书架,捧着书籍,墨香阵阵扑鼻,书中字体映入眼球,思想顿时活跃起来,激动、联想、慢慢展开……置身于书的世界,静静地读,默默地想,我与书籍结缘60年。RsS北大荒之情
  五、六岁时,我的姥姥,民国初年的私塾教师,教我认字写字,“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那时的“學”“ 習”“ 說”都是繁体字,不好认也不好写,姥姥却教得耐心认真。年过古稀的老人不但教我们识文断字,还经常戴着花镜看书看报,给我们讲故事,在我脑海里留下深刻印象。那时从看连环画起,我就喜欢看书了。RsS北大荒之情
  小学、中学时期,我借同学的儿童课外读物,喜欢“十万个为什么”,在书里可以畅游奥秘的世界;喜欢童话《木偶奇遇记》,跟着匹诺曹经历各种各样的考验,体验无数悲和喜。RsS北大荒之情
  那时我自己没有书,哥哥姐姐的书都是我后来的阅读物,诸如《叶尔绍夫兄弟》《青年修养十二讲》《道德情操理想生活》等。中学时学校图书馆是我的最爱,每周都去借书,每次一本。课余时间读了一些书,都是革命书籍,如:《三花》《青春之歌》《林海雪原》《暴风骤雨》《枫香树》《山乡巨变》等。古典书如《红楼梦》《水浒》《三国》,家人不让看,只许看《西游记》。当时我不明白为什么。那时在我家的柜子顶上还有一套落满灰尘的《金瓶梅》,因为束之高阁,文革时“扫四旧”我才知道,随后焚之一炬。RsS北大荒之情
  后来下乡时我搜罗了家里的书带到兵团,木箱二分之一装的是书,什么书都有,如:《宋诗三百首》《南唐二主词校订》。书是我的伙伴,也是我的珍爱,所以我回城时,又把它们带回来,直到现在,它们已经陪我前半生。有一本“革命烈士诗抄”我经常阅读,对我影响很大,它告诉我人生价值,帮我建立了信仰。RsS北大荒之情
  下乡时我买过一些书,换过许多书,又捡了几本书,也丢掉不少书。《红楼梦》是1974年在兵团买的。那时团部的“新华书店”摆着几套,不随便卖,需要团宣传股开证明。我是营部干事,我就找到教导员帮忙。他是老革命、老开发,和团里首长熟悉,开个证明很容易就买到手。第一次看《红楼梦》用“如饥似渴”形容毫不为过。那阵子冬闲,只要有时间,我就看书,几天就看完。批“周公”时,老人家评论《红楼梦》的内容,我粗知一二了,还给连排长们辅导。RsS北大荒之情
  换书,记得最清楚的是艾思奇著的《辩证唯物主义讲课提纲》,我用一本《不怕鬼的故事》(何其芳著)和旁人交换看,后来双方都忘记这回事儿,找不到原主了,我就保留下来。这本书是一九五六年中共中央高级党校出版的,对于我教育意义重大。她是个思想武器,教我如何看待世界,她是把钥匙,打开我心灵的窗口;她是个老师,教我哲学知识,传授人生道理。我珍存到现在,它的价值如何估量都不为过。当时正逢“学哲学用哲学”运动,有人辅导讲课,既学习了知识又学到了方法,这本书比起《简明中国哲学史》《欧洲古代哲学简史》等书好读得多。RsS北大荒之情
  捡书是一次麦收季节,在我们送粮食的路上,车厢上被人落下一本有关写作的工具书,书皮儿已经破烂,内容还能看一些章节,我就在颠簸的路上用两三个小时读完,后来带回宿舍。至今还清楚记得里面写着汉语拼音语气词“a啊”的音变:在“i”字音后发“呀”音,在“n”字音后发“哪”音;在“w”字音后发“哇”音……那一刻我就像枯木旱苗吸吮着珍贵的露滴,求知欲强烈啊。后来看了许多红色的黄色的灰色的书。知青的特殊生活培养了我读书的习惯……书是我的伙伴,是我的老师,它们可以伴随我们一生。RsS北大荒之情
  回城上学后我留在学校工作更便于读书了。文革后期,有些书如《十字军骑士》《红与黑》《约翰•克里斯多夫》和《怎么办》没有解禁,私下流传,大家都遵守时间规定,只能看一天,转天就要还给他人,我就日夜兼程躺在被窝里看。改革开放后,我陆陆续续地阅读了大量的书,有时还记笔记,写心得。后来书越来越多了,我工作也忙了,时间也少了,没有时间看“闲书”,直到退休前几年单位组织了“读书会”名正言顺看书公开化,在从众感驱动下开始读书,读几本好书,写了不少笔记。以前读“闲书”,没有明确目的,遇风陶醉风,晴空欣赏月,山间闻花香,湖畔听音乐,只求个自由自在。退休后文化养老,由于学习写作需求,目的性就强了,要学技巧,学方法,学理论,学修养、学知识等,必须读书。有的精读,有的泛读。RsS北大荒之情
  我现在藏有很多书,不乏关于知青的书……那是特殊的产品。喜欢收藏,就喜欢买书,因此退休之后买了很多文学的书。买书我肯花钱,这是一贯的。就是在收入很低的情况下,只要看到我中意的书,不管价格,一定要买下。文革中曾经买过一本梅林著的《马克思传》价格2.3元,在那个年代是比较贵的书了,还是工农兵学员的我,是用助学金买下的。文革后一次发行新版书,我凌晨起身去新华书店排队等候,一气买了50多元的外国名著,超过当时的月工资。现在买书当是随心所欲,从容不迫了。新购置的三个书柜,已经书满为“患”,不得已还得启用老的书柜书箱。有人说买书不是目的,是为了看书。我以为,藏书是我的目的,只要有书,啥时都可阅读,自由度大。RsS北大荒之情
  看书的渠道现在很多,网上的,图书馆里,找别人借阅,那都是别人的,真正的好书必须属于自己。设想好书摆在家里几十年,忽然想起一个什么事,你想找答案,最后翻书找着了,非常高兴,这是别人享受不到的,这叫做“养兵千日,用在一时” ,这本书就有价值。RsS北大荒之情
  以前买书藏书,还有政治意味,虚荣心理,摆在表面,装饰打扮自己。现如今就不同了,实实在在的,既是阅读,获得知识,也是买在手里藏在家里放心,至于几时读书,就不忙了。 记得《三家村夜话》里就说,“买书不如借书,借书不如抄书”。 那是迫于一种压力而言,是说书不是借来的,就不能静心阅读。借来的书读来有紧迫感,更会认真尽心地阅读,如果用买的,就不会很紧迫地读,效果自然不如前者。至于抄书这事儿我做过,现在我手头还有当年手抄的《第二次握手》。时不时地还拿出来回味呢。RsS北大荒之情
  作为老知青,我读书和别人不同:经历丰富,知识不足,不同时期有不同需求。工作时专业书籍读得多,是为了职业谋生,为了写论文,著书立传,目的已经达到,时间已经过往。退休后读书从兴趣出发,从写作实用出发。读书不以别人意志转移,不看别人脸色,读书目的明确,有兴趣,才有动力。读经典费时费力,还读不明白,浪费时间,读不下去就放下了。我的一辈子在不同时期有过各种喜好爱好,唯有读书是一贯的最深沉最真挚是一种恒爱。与书结伴,真是其乐无穷。RsS北大荒之情
  退休后含饴弄孙,闲暇时稍作休息,坐在电脑桌前心中宁静,装满快乐,悠闲地读书看报,为了不让孙子打扰我,妻子对他说爷爷在工作。二岁的宝宝记忆深刻。一天趁我不在家里,他坐在我的书桌前乱翻书籍,写写画画。RsS北大荒之情
  妻子问:“帅帅干什么了?”RsS北大荒之情
  “我‘工作’了。”RsS北大荒之情
  妻子愉快地笑了。我听后非常高兴,心想小小年纪的孙子也知道读书学习了。RsS北大荒之情
  我愿意用我的行为影响我的子孙辈。
RsS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