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亲情

我的恩师刘明达

时间:2016-11-08 10:32:32  来源:44团前进中学  作者:王学志  

  最近两天,刘明达的两个女儿通过微信平台联系到我。她们一个在国内,一个远在国外。她们在微信中对父亲往事的述说,再次引起我对这位恩师的回忆。刘明达是我早年在东北农场曾经从教学校的指导员(党支部书记)。6U6北大荒之情
  初次见到他是在四十八年前的七月。那年,文革已进入第三年,学校仍处于停课闹革命阶段。出于对派系之争的政治环境的厌烦与无所事事,我离开北京回到千里之外的农村老家,过起了田园生活。六月底的一天,接到父亲写来的书信,信里告诉我学校分配工作的事情,有几个从小的玩伴儿已经去了东北生产建设兵团。我唯恐失去机会,急忙赶回北京。到了学校一打听,知道家庭成分好的同学已被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招收了,最后一批准备走的人就等着发军服,然后奔赴兵团。学校老师告诉我,兵团负责招收的工作人员还没走,住在城里的旅馆。我骑着自行车来到北京新车站北面的一条胡同,找到了红霞旅馆。一位中年男人接见了我。他三十多岁,身材高挑,面庞清瘦,目光犀利有神。详细地询问了我的有关情况后,他叫我回校等通知。从学校那里传来消息我被兵团录取了。事后我才知道他叫刘明达。6U6北大荒之情
  大约是在到了兵团两年后的一九七零年春节前,学校调来一位指导员。当新来的指导员在全体教师大会上一亮相,我眼前猛地一亮,那不正是在京招收我的人吗?北京一别,他还是那么精神,那么和蔼可亲。刘指导员调入学校前,他的家位于四分场,在团(场)部机关工作,那里离学校有八十里地。那时,新校刚组建不久,教师们都挤住在临近的农业连队职工集体宿舍。指导员临时住在教员办公室,白天和老师们一起办公、兼课;晚上等老师们离开后,他再将两张桌子拼在一起,打开铺盖卷就寝。初春的东北,气温还很低,空旷的室内只有一座被封住的炉火。春节到了,指导员没有回家团聚。大年三十晚上,他叫老师们从集体食堂领回每个人的那份包饺子的食材,和来自北京、上海、天津、哈尔滨、牡丹江等城市的知青老师一起包饺子。每逢佳节倍思亲。尽管远离城市的知青老师们心里都很想家,有的女老师甚至会半夜哭醒,但是大家面对指导员,都很开心,感到温暖,因为指导员也没回自己的小家,而是与大家在一起过年。那是我在东北十年过得最开心的一个春节。6U6北大荒之情
  学校的前身是农业十七连的一所小学。原来的小学只有四间教室,还是低矮昏暗的草坯房。指导员来校时,学校刚刚迁到离旧校址不远的一栋砖瓦房内。面对急速发展起来的三营(分场)地区的中小学教育,现有的校舍显然不够用。于是,自己动手建校舍就成了与教学活动同等重要的事情。6U6北大荒之情
  春天来了。一个星期日的早晨,指导员约我和他一起进山联系伐木建校的事情。要进山,需要走十几里的山路,这对于一个腿脚健康的人不是事,但对于指导员确实有些不一般。指导员右脚残疾,走路跛脚。那是他在部队参加冬季训练执勤落下的残疾。七十年代初期,学校后面通往山里几乎没有像样的公路,除了大面积的耕地,就是起伏的山丘。我们走了十几里山路,穿过只有一条羊肠小道的山谷草地,来到农场新建的简陋的养鹿场,找到当地的护林员,考察并选定伐木的地点。从那以后的几个星期日,指导员都带领大家进山伐木,中午就在山里啃自带的凉馒头。回来时每人还要徒手捎带回一根新砍的树干,做为新建校舍的檩条。在农业连队的帮助下,几栋砖瓦结构的教室陆续盖了起来,渐渐地学校后勤用水房、牛棚、仓库等设施也有了眉目。学校操场与校舍的四周种上了多行白杨树。6U6北大荒之情
  指导员爱校如家。他每天起得很早,卷起办公桌上的铺卷,先是到各个教室转上一遍,看一看每个教室的火炉是不是生好。一天早晨天还没完全亮,我正在教室黑板上板书早自习作业,一位上了年纪的现役军人走进教室。我一边回答他的提问,一边陪他去办公室,准备将他引荐给指导员。离开教室不远,就见指导员跛着脚急步向前,与那位军人互行军礼。原来是团部领导视察路过这里,首长对指导员和老师很早到校做教学准备工作表示赞许。6U6北大荒之情
  指导员的家从团部搬来了,就住在学校东南不远的草坯房里。帮他修缮房子时我才知道,指导员是多口之家,上有老人,下有几个女儿。但是,他依然是每天最早到校的人,晚上又是最后一个摸黑回家的人。6U6北大荒之情
  指导员关心知青的政治成长。一天,指导员找到我,与我聊起对党组织的认识问题。那时,自己年轻气盛,又是从经历了几年文革洗礼的大城市来,对周围的一些事和人看不惯,有时甚至嫉恶如仇,其中不乏某些偏见。指导员结合实际,教我要学会全面看问题,学会看本质与主流,学会在社会实践中逐渐成熟起来。在“师道尊严”遭受严重挑战的政治环境下,他讲了处理好师生关系的重要性与方法。他举例说:在部队处理不好官兵关系,打起仗来,就会有人从你背后打冷枪。一九七一年,经指导员介绍,我成了中共预备党员,半年后如期转正为中共正式党员。在学校知青教师队伍里,也算是较早加入党组织的人。6U6北大荒之情
  指导员重视教师的业务提高。一九七一年初夏,我被送到八一农垦大学参加中学教师为期半年的专业培训。而后,又被多次派出参加师部组织的教研与教材编写调研活动。一个初中毕业的学生,在指导员的关心下,渐渐挑起中学的教学任务,担任中学部的教研组长,而后进入高中教育系列。6U6北大荒之情
  指导员关心知青的生活。当他知道远在其他连队的一位女同学向我示好时,指导员利用团部开会的机会做了调查。他提示我要详细了解对方的背景与现实表现,恋爱不能草率。他还告诫我,要注意克服自身容易急躁冲动的缺陷。6U6北大荒之情
  一九七二年秋天,指导员被调回团部,任基建科领导职务。短短两年相处,指导员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他那敬业、实干、雷厉风行的军人风格,默默奉献的精神,点亮自己照亮他人的品质,关心爱护教职员工的热心与善为,深深地感染着我,教育了我。6U6北大荒之情
  
一九七八年三月,我到团部办理返城手续,在团部再次见到久别的指导员。他把我领到家,吃了饭,并准备腾出十分紧张的房间,叫我住下。文教科领导见状说:他那儿是“女儿国”,住着不方便,把我安排到团部招待所。临走前,我把他托我从北京捎带的几件生活用品交给他,他执意将钱塞到我的手里。也是迫于当时囊中羞涩,我收下了。时至今日,每每想到这件事我就心里悔恨自己。6U6北大荒之情
  前不久,分别了近四十年的老师们在北京聚会,年近八十的老校长从洛阳赶来参加聚会。聚会期间,他向我讲起最后一次见到刘指导员的情形,他说:“九七年我回农场见到指导员,他说很想念你,夸你是一位勇于负责的好老师,非常喜欢你。”6U6北大荒之情
  指导员,我对您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回想起来,我与指导员的关系淡如止水。但是,他是我走向社会的领路人,是我加入党组织的介绍人,是指导我在职场立足发展的热心人,是教我正确处理感情生活的良师益友。指导员虽然已经离开人世,但是他的音容笑貌永远活在我的心中。得到恩师女儿的消息,我期盼有朝一日在京款待她们,聊补以往的遗憾,寄托我对恩师的哀思。6U6北大荒之情
                                                 (2016-11-8)6U6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