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亲情

冰雪中的玫瑰

时间:2016-05-19 10:06:55  来源:61团  作者:王树本 / 图片:赵春华  

1.jpgyHs北大荒之情

  十二月二十四日,平安夜,也是她62岁的生日,特写这篇文章——《冰雪中的玫魂》送给她,祝她:好人平安!yHs北大荒之情
                                      yHs北大荒之情
                   (一)yHs北大荒之情
  那是2015年北京冬天的第一场雪,来得好早。我踏雪寻景,寒冷已把大地变得有些枯萎,偶见一片白雪之中有一点红,仔细一看竟是一朵盛开的玫瑰,风雪与寒冷并没有摧毁它,在白雪的映衬下,倒显得更加娇美。面对此花,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想到了她。
yHs北大荒之情

                   (二)yHs北大荒之情
  那天一位荒友打来电话告诉我:她病了,病得很重。得知这个消息,我真是五味杂陈,一时无语。我突然觉得自己的语言表达能力原来是如此的木纳,只是呆呆地想:怎么可能,我们这些人排队轮班,也不应该是她呀!
yHs北大荒之情

                   (三)         yHs北大荒之情
  她打来电话说:“你别担心,我没事。前段时间老是咳嗽,找不到原因,现在病因找到了,是好事。该怎么治,就怎么治呗。你听我说话的声音,是不是挺好的?”yHs北大荒之情
  从话筒里听她的声音倒是没什么变化,但我还是感到她有点故意大声讲话。 yHs北大荒之情
  那个星期一她做化疗,我早早来到医院,找遍病房也没见到她,就给老王打了个电话。老王告诉我,车堵在路上,我告诉老王,我在医院大门口等。这时话筒里立刻传来她和老王讲话的声音:“告诉他,别在大门口等,太冷,去病房楼大厅,那儿暖和还有椅子。”yHs北大荒之情
  我还是去了医院大门口等他们。过了一段时间,远远地见一辆车里伸出一只手不停地摆着,车到跟前,她马上打开车门说:“不是不让你在这儿等吗!这儿多冷,快上车。”
yHs北大荒之情
  人明显的瘦了,但还是平常那个样子,都自顾不暇了,还事无巨细,“婆婆妈妈”地惦记着别人。yHs北大荒之情

                   (四)yHs北大荒之情
  她,是我们一连荒友中公认最年轻漂亮的一位。yHs北大荒之情
  一次荒友聚会,外连一位不认识她的荒友,竟误认为她是谁家的“荒二代”。她集江南人外表的灵秀和为人处事的周全细腻于一身。但我经常在荒友中讲:“别看她外表柔弱,心里主意正着呢。”我始终觉得她是个当“头儿”的料,她外圆内方、外柔内刚,她内心的坚忍超过我们这个朋友圈里的所有人。 yHs北大荒之情
  她也应该属于干部子弟,各方面能力在我们连“小上海”知青中属上乘,可命运始终捉弄着她。她在我们连现住北京的荒友圈里始终“占据”着几个第一:她是我们中间返城后因异地婚姻造成夫妻两地分居时间最长的人;她是我们中间最早下岗的人;她是我们中间最早“自己干”的人;她是我们中间唯一丧失过子女的人;她是我们中间最早失去“另一半”的人......女人可能经历的苦难,似乎过多地青睐于她。yHs北大荒之情
  但她又是我们这个荒友圈里生活最有活力、最有热情的人。无论是容貌还是思想,都是我们中间唯一还保留着一些我们年轻时气息的人。她学习摄影、开车,进步飞快;直到病的前几日还去农业部老年大学上声乐课。她在我们中间岁数最小,但却是我们连荒友的召集人。一些聚会活动多是她策化、组织、安排、录相、拍照,连每次吃饭点菜都是她,因为她能掌握饭要吃好、钱要少花,提高用餐的性价比 。如果是去谁家聚会,她则自带围裙,进屋就进厨房。所以我平常叫她“主任”,即办公室主任的意思。yHs北大荒之情
 yHs北大荒之情
                   (五)yHs北大荒之情
  那年她为了结束两地分居的日子,放弃了在上海较好的工作岗位,对调到北京东城区一个副食商店,以后又调到崇文区富民糕点厂。可是没几年就因厂子改制下岗了。她没有怨天尤人,而是和几个姐妹集资买下了一些设备,开办了自己的食品加工厂。她既是厂长,又是技术员和业务员,还是一线的操作工人。我的好友、她的爱人,经常下班后或工休日给她打义工支持她的工作。直到这次在她病床边和她聊天时,她还内疚地说:“就是我把他累病的。” yHs北大荒之情
  有一次她到我单位找我,问能不能在我们职工午饭时,到我们厂卖糕点。我怎么能说不行,但自打她来厂卖糕点,我就很少去食堂吃饭,因为我实在不忍看到她蹬着辆平板车从二环的广渠门到四环的大郊亭,站在食堂外面向我们职工叫卖自己产品的情景。但她很坦然,她觉得通过自己的诚实劳动,自己养活自己,没什么不好意思。那年中秋节我终于动用自己的权力帮了她一把,决定给全厂两千职工发月饼,而且每人两盒,这四千盒月饼着实让她和她厂子的几个姐妹们辛苦并快乐了一把,我内心也稍稍平衡了一些。yHs北大荒之情
  她的努力得到了社会的认可,她一直是崇文区职介的优秀共产党员,她也非常珍惜这份荣誉。一次荒友聚会,她因参加庆祝活动来晚了,我当着大家的面数落她:“都什么年月了,还拿这玩艺儿当回事。”对此,她一笑置之。yHs北大荒之情
  要说我从内心里更加敬重她了,应该是她照顾病重的丈夫这段时间。因为他们住的医院离我家只有半站地,去医院看望他们也成了我那段时间的主要事务,我也就亲眼目睹了她送走亲人那难熬的日日夜夜。我的那位好友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因病痛的折磨好像变了一个人,常常发无名火。但她总是以江南人的细致温存耐心地伺候着他,不敢离开半步。直到我的这位好友离去之时,也是干干净净、利利索索,走得尊严体面。这同时她还要惦记着正在上学的孩子和厂里的工作。在旁边看到这一切的我,常常觉得太难为她了,也常常被她内心的坚强所感动。
yHs北大荒之情

                  (六)yHs北大荒之情
  和她相处容易,她就是我们知青中命运多舛、但工作上自强不息、生活中又乐观向上的那群人中的一员。 yHs北大荒之情
  写她难!眼里常常含着泪......
yHs北大荒之情
  心中渴望她能像从前一样,坚定扬帆闯过命运的又一道险滩。 yHs北大荒之情
2.jpgyHs北大荒之情
3.jpg
                                              yHs北大荒之情
         她和本文作者——在61团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大步走行进中yHs北大荒之情
yHs北大荒之情
4.jpgyHs北大荒之情
5.jpg yHs北大荒之情
       她和先生——在61团发放全团大聚会光盘活动中拍摄、录像。yHs北大荒之情

6.jpgyHs北大荒之情
7.jpgyHs北大荒之情
8.jpg
  yHs北大荒之情
          她在一连荒友聚会中,为战友全程录像、拍照。yHs北大荒之情

  (注:她——61团:倪丽敏,上海知青,居北京。)yHs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