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亲情

老嫂子

时间:2013-06-14 20:29:26  来源:北大荒之情网  作者:秦秉瑞  

  YJV北大荒之情

  四十多年前的一九六八年六月二十六日,我随着一批知青来到了大兴岛一连(后来更名为五十七团六连)。我的第一任排长是“66?3”转业兵刘耀富。这是一位典型的东北汉子,方正的脸膛,不笑不说话,一对不大的眼睛,总是笑眯眯的。他的老伴儿——我的大嫂子,是一个特别爽快的热心人儿。这对夫妇,对知青特别的热乎,甭管有什么难事,只要让他们知道了,一准儿会帮助你。
  也许是有缘,也许是我的为人,也许是因为我从小丧母且父亲被造反派关押自杀未遂的经历,使老刘夫妇俩对我更心疼。尤其是大嫂子,对我更是关怀备至。
  那时候干农活,环境艰苦,劳动量大,衣服磨费的特别快。我当时只有两条单裤,很快就磨破了。一开始我拿针线自己补,补得难看不说,而且补得很慢,也不够结实,没几天不是开线就是又破了。这事被老刘知道了,就让我拿到他家去,让老伴给我补。他家有一台缝纫机,大嫂子手脚又麻利,很快就把我送去的破衣服、裤子补得平整而且结实。从这时起,大嫂子一直给我补了十年的衣裤。
  一开始,我拿着补好的衣裤,千恩万谢,大嫂子只是嗔怪地说:“以后不许说谢字,这还不是应当的嘛!你们说是刘耀富的兄弟,其实跟我的孩子也差不多,以后别让你大哥催你,衣服破了就拿来,我立马给你补上!”我当时因为父亲自杀未遂的事遭组织审查,连兵团战士都不是,正是倒霉的时候,嫂子的几句话,让我心里别提多热乎了。
  一九七零年,我调到几十里外的十二连建设新点。那儿林密草深,条件艰苦,每天在林子里割荆条、打草、伐木,衣服裤子磨费的更快了。衣服常常是一天就划几个大口子,裤子磨得露着膝盖甚至屁股。当时,因为我的两个弟弟也分别下乡了,每月要给他俩各邮十块钱,所以手里也没钱添新裤子。两条破裤子只能转换着托人或者利用我当上士(采购员)和仓库保管员去团部拉物资或粮食的机会,送到大嫂子家去补。大嫂子只要见到我的破衣服,总是马上补好,让我带回去。十二连的荒友都见过我的两条补丁摞补丁的裤子,那一块块补丁都是大嫂子一针一线为我补上去的。
  一九七二年,我又调到六师修路连去了。每天在山上抡大锤、打炮眼,衣服虽不像十二连钻林子那样费,但也是经常破。我们修路连共有几百员工,但家属只有三户,又都不熟,所以衣服磨破了仍然是百里迢迢想办法送回五十七团六连大嫂子家,让嫂子帮我补。只不过是几件破了攒一块送去。这时候,我已经和嫂子他们亲如一家了,多日不见就想得慌,也是借补衣服的机会,和他们见个面、吃顿饭、唠唠嗑。
  一九七四年,我又调到二十五团干部股当干事。坐机关,衣裤磨损的省了许多。但是由于只啃一两件衣服,还是时不时地破。我仍旧是托人或自己送到五十七团去。每次嫂子见我来了,都十分高兴,不但很快补好我送来的衣服,而且炒几个菜,让我好好吃一顿。一直到到一九七八年十月我回北京之前,年年都要去嫂子家几趟,每次去都是拿着一摞破衣服去,嫂子给补得平平整整再拿回来。回城前,二十五团干部股的同事曾帮我数了数那两条补丁摞补丁的裤子,一条裤子上有四十几块,另一条上有二十几块,全都是大嫂子十年间给我补上去的。两条裤子我带回了北京,本来想当做纪念,后来搬家时不慎丢了,为此我还懊恼了好多日子。
  一九九三年八月,我利用去哈尔滨办事的机会,回到了阔别十五年的五十七团六连——这片我曾抛洒汗水和泪水的地方,也特别去看了对我恩重如山的老嫂子一家人。这时候的嫂子仍然是那么爽快热情,但看上去确实老了,令我内心涌起一股股酸楚。由于工作原因,我只在六连呆了两个小时就要离开。走时天上突然下起了雨,老嫂子推着我说:“秉瑞,你有公事,别耽误,快上车吧!”我在车里朝人群告别,当看见老嫂子那灰白的像干草一样的头发在细雨微风中遮住了脸庞的时候,我在一瞬间仿佛又看到了二十年前老嫂子一针一线为我缝补衣裳的情景。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打开车门冲下车去,一把抱住老嫂子的双肩,失声痛哭起来。随行的同事被我所感染,也跟着默默流泪。老嫂子双眼红红的对我说:“快上车吧,别淋着!”当车子开动时,我看见老嫂子挤出人群背过身去……
  此后,我又六次回到魂萦梦牵的大兴岛五十七团六连,去看我青年成长的地方,去看我难忘的战友,去探望我终生难以报答的恩人老嫂子一家。
  二零零九年八月,我再次回到大兴岛。在老嫂子家里,我看到老嫂子明显的老了,头发全白了,人也暗淡了许多。但见到我那股热乎劲丝毫没变。他家已经搬到团部,条件也比先前在六连时候好多了。但不知为什么,离开了六连这块热土,老嫂子说心里总是不得劲,我也有说不出的惆怅憋在心里。告别的时候,老嫂子和一家人站在路边,依依惜别,我再次邀请老嫂子跟刘耀富大哥一家去一趟北京,就住在我家里,我要好好陪他们玩玩,好好的回报他们一回。老嫂子笑笑说:“去!一准的!”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这竟是老嫂子最后的允诺和别声。去年三月,刘大哥来电话,告知那让我掩面失声的消息——老嫂子因突发脑溢血,溘然长逝。
  老嫂子为我十年缝补的恩情,我这辈子已报不了了。我想,日后有一天再见老嫂子的时候,我一定告诉她:“来生您还得做我的嫂子!”
 
  (作者为57团荒友)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