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亲情

抹不掉的记忆·温馨的家

时间:2013-04-09 13:29:02  来源:北大荒之情网  作者:吴迎新  
 
  家——顾名思义有妈妈、爸爸、兄弟姐妹,也是我们每一个人舒适的港湾。在英語中,家是Family,再按英语来解释,也是等于Father and mother,Ilove you! 我想告诉你们,我另外还有一个温馨、幸福、和睦的家。我的这个家却是一个很大的家庭,我的兄弟姐妹们现在分别生活在上海、北京、天津、哈尔滨、齐齐哈尔、四川、深圳、香港、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地方,还有仍在北大荒黑土地生活着的父母官。这个温馨的家Warmly family,就是我们36团15连的QQ群网,一个和睦、快乐、温馨的大家庭。
  在这温馨的大家庭里,我们使用QQ群网,这是个没成本的跨地区、跨国际的交流,保持了我们经常性的联系,方便了战友们的来往更为畅通;在这温馨的大家庭里,充满了祥和的气氛,一个让我有精神依靠的家;在这个温馨幸福的大家庭里,我们的荒友们感受到了温暖和爱心;在这个温馨幸福的大家庭里,我们的群主北京荒友石国华为我们创造了这个温馨的大家庭,在我们15连这个有活力、有特色的网站上,她每天不辞辛苦的给与我们亲切的问候、传来激动人心的消息、发布新闻、发来优美动听的歌声、发来各种各样逗人的图片、留言、真是做到了尽善尽美……使我们这些荒友们息息相通、感到无比温暖和无比的快乐;在这个温馨幸福的大家庭里,我们这些荒友们能天天见面,聊以自慰。我们每一次聚会的照片、我们日常生活的情景、异国他乡的风情、还有我们的后二代、我们的龙孙女、龙孙子的照片战友们在这里分享;在这个温馨幸福的大家庭里,还有我们很多荒友亲手撰写的感人故事……
  生活在异国他乡的我,随着岁月的流失,年龄一年一年在增长,睡的觉越来越少。总是睡到半夜,醒来就再也睡不着。在无比安静的夜晚浮想联翩,甚至有时通宵达旦想自己的亲人,想北大荒的那个家,想北大荒的荒兄荒弟、荒姐荒妹,想北大荒的一草一木。于是爬起来,给荒友们发了很多知识丰富、范围广泛、扣人心悬的转载邮件,还有我撰写的有关北大荒的那些“抹不掉的记忆”。我希望,荒友们依然能从那往昔的故事里读出我们的美丽........
  36团15连是我们昔日的连队,充满了酸甜苦辣的生活,我们难以忘怀。昨日的连队今日的家就是现在我们15连的qq群网。我们每一个人都知道,自己一辈子也只有3万天而已,我们已经走过了一多半,可我们的战友情结和战友境界也是最美的亲情,因此我们要为这亲情做自己想做的事,我们要终生不留遗憾。为此荒友们都在抢时间为这个大家庭尽心竭力,添砖添瓦。
  记得1993年8月8日应16连荒友石文奎的邀请,我们15连、16连荒友们在天津教育学院第一次聚会。在这之前,荒友们自返城以后各奔东西,分散在全国各地,但是为了15连荒友们的这第一次团聚,战友们分头寻找,都浸注着我们的心血。我们陆续找到了在某研究院工作着的高级研究员刘秀芳,她曾是我的老搭档,后任命15连副连长;找到了在无线电厂当高级会计师的刘桂云;找到了在医院当党委书记的罗根海——曾是15连的第一任文书;找到了医院保卫科的尹瑞琴——曾任15连副指导员;找到了医院营养科的王岚;找到了药材公司的销售员史玉华;找到了在另一家医院当供应科科长的石泉生;找到了批发市场里的一位老板——李大常和老板娘张学荣;找到了在北京工作的民间艺人张居全和他患难与共的妻子叶来英……找到的战友们越来越多,这第一次团聚之后,我们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又接连几次的聚会,我们仍有说不完的话,道不完战友的情。
  但是还有2位曾因不幸患上肾炎而早早回城的荒友找不到,怎么办?我们很着急,我根据荒友刘桂云提供的线索,找了好几次才找到还在艰难生活着的王克敬……
  还有一次,当时我是医院预防保健科科长,正和院长查房。在心脏科病房里,碰到一位病人家属,突然发现这是一张多么熟悉的面孔,我一眼就认出这是荒友王卫东,我冒昧的冲到她的面前:“请问,您是王卫东吗?”“是啊!我是王卫东,你是吴迎新吧?”果真是她,我们找了很久的荒友。就这样我们奇迹般的见着了面,彼此感到异常的激动。
  还有一位荒友,是一位老革命的女儿丁彩如,也是找不到。我几经打听,并几次到她工作的卫生院,才找到了还在三班倒的丁彩如。更有意思的一次,是我在公共汽车上,碰到了一时失去联系的田桂英,这才又一次的取得联系。
  我们这些当年在北大荒黑土地上一起奋斗的天真烂漫、风雨同舟、的小姑娘、小伙们,一起度过了人生中最艰苦、也最值得骄傲的年华,从一个十几岁朝气蓬勃的年青人变成了年过半百的老人。青丝不在,华发斑白,朝气的青春已经沧桑,皱纹将面颊装饰的无奈,艰辛风霜苦难岁月雕刻在战友们的脸上,却烙印在我们的心间。取而代之的后一代,让我们的辈份也得到了升迀。
  1994年9月29日,我又接到16连战友石文奎的电话,36团全团荒友要在北京聚会。这一次我们在北京见到了更多的荒友。那天我们站在一起却彼此都无法相认,当战友们逐一报出自己的名字,这才慢慢恢复记忆,我们紧紧握手、紧紧拥抱、热泪夺眶而出……那日相见份外高兴,相互寒暄,相互祝愿,共同举杯,再庆团圆。那次相見,围坐一团,推杯换盏,不醉不还。星移斗转,回味无穷,我们仿佛又回到了昔日的从前……
  2009年6月27日,我再一次接到战友石文奎的电话,我们36团荒友们将在北京黄花梨度假村聚会。这也是一次全团的荒友聚会,我和北京的曹学颜、何昌宁等战友,为了这次的大聚会,忙得不可开交。包括我的侄子吴刚都在为我们“赴北大荒四十周年纪念”活动忙了好几天,把荒友们的老照片逐一翻拍,上网修饰,填写照片内容……那天的聚会,我们每一个荒友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尽享久别重逢后的温暖。聚会后分别时,天津战友们坐在大巴车上,北京战友们在车下送别,车上车下不少的战友们依依不舍都在流泪……
  2011年7月16日,我们北京的战友石国华、李和平、何昌宁、孙玉玲策划并带领荒友们重返第二故乡——北大荒,看望已经81岁高龄的老连长王汝香。至今这些战友们仍沉浸在第二故乡的真情厚意、欢歌笑语中。
  2012年4月15日,李和平、石国华、孙玉玲、何昌宁等战友,又策划、组织、实施了一次15连战友大聚会。在上海的战友们也紧急地行动,成立了筹备小组,刘美珍、汪苏、俆小麟、章津、张丽华、张佩斌等战友牵头,成功地完成了这次十五连的大聚会。我们80多名36团15连的战友相聚在上海,共叙友情,场面热烈。没有人怨恨过去,没有人埋怨现在,而是满怀激情迎接将来。荒友陈典崇即兴作诗朗读:“历尽苍桑志尚坚;赤橙黄绿辉满园;自信人生肯攀登;无限风光在前边。”荒友汪苏也朗诵了一首诗《相聚有感》;荒友朱长润赋诗一首:《永远的牵挂》;荒友王者莲以《再相逢》为题,撰文记录盛况。指导员俆小麟撰文《战友的赞歌》、《战友的泪花》等等。回想当时,那些相拥握手难舍难别的情景仿佛仍在眼前……
  2013年2月19日,指导员俆小麟策划的一次难忘的“海南之行”。上海战友们的深情厚谊,使我们难以忘怀——
  当我们的荒友张春民生活困难,是我们上海的战友们多次去她家里探望,并给她带去精神和物质上的温暖,帮她排忧解难。这情这爱永驻在我们这个大家庭。
  从1969年到2013年,整整四十五年了。
  这四十五年弹指一挥间,酸甜苦辣,苦尽甘来,多彩的人生让我们留恋。道不尽沧桑岁月千般苦,说不完四十五年间万般难。人生能有几个四十五年?耳顺之年的我们不再有什么非份之想,更没有什么私心杂念。人生经过磨练才懂得坚强,人生经过痛苦才知道甘甜,人生经过风雨才有了光彩,人生经过奋斗才更加辉煌。
  这四十五年弹指一挥间,在这温馨的大家庭里,战友们见一面少一面,不去见面,终生遗撼。我们15连荒友要抱团取暖、相扶与共、携手开创我们美好晚年。我们这战友情结牢不可破,就让我的qq捎去我的祝福,带上我的祝愿,一声珍重是我的唯一,祝福我的荒友们身体健康,祝愿我的荒友们合家团圆。祝愿我们荒友的情、荒友的爱日久天长,直到永远……
 
  (作者为36团荒友,现生活在国外)
 

 kBA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