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情系二龙山(三十二)

进山打猎
时间:2018-07-12 12:54:25  来源:6团哈尔滨知青  作者:王剑英  

  大雪纷纷扬扬地飘着,整整下了一夜。早晨起来一看,典型的雪乡那种,树上、房上、山上到处都是厚厚的大雪。avi北大荒之情
  今天是一九七零年十二月份的休息日。老职工马喜顺说要带我去山上打猎,好高兴呀。老马有杆猎枪,射程一百米,说是能打狍子、野猪、山鸡等。我还没打过猎真想看看是什么样。avi北大荒之情
  吃过早饭,老马就带我向山里走去。哪走得动呀,迈一步雪到膝盖深,再迈一步还是照样的深。走过后留下深深的脚印,才走三十米累得我满头大汗,有打猎的兴趣支着我,不然说啥也不走啦。有老马的带领我们向深山走去、你还别说往里去雪没有外边深,这样轻松一些。avi北大荒之情
  忽然有山鸡飞过去,老马小声告诉我有鸡也不要打,过一会也许能有狍子出现,咱们要是弄着一个狍子够吃好几天的了。我只能不出声静静地等。avi北大荒之情
  果然像老马说的那样,来了一个狍子,粽黄色的,不仔细看还以为是鹿呢。只见它一边走一边刨雪,好像是在找草吃。老马小声对我说,你过东边去吓它,有可能它不跑,站那傻看你,完了你就看我的。我按老马说的去做了,那傻狍子真的不动,向我看。只听一声枪响,狍子身子一歪,又一声枪响,狍子这次才倒下了。我俩快步跑上去一看,狍子还没死,已经不能动了,可还在翻着眼看我俩,己经奄奄一息了。老马让我把狍子扛着,可也不算重有四十来斤,我这个高兴呀,头一次打猎就旗开得胜,成功感支撑着我也不觉累了。  avi北大荒之情
  我俩开始往回走,老马说再看能不能碰上野鸡。就这样我俩深一脚浅一脚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只听咕咕有鸡的叫声,老马说别动等鸡聚堆(东北话就是都到一起)。果真有五,六个鸡聚到一起在雪里刨食,然后老马让我哄一下,我按他说的做了,只见鸡都飞上天,说时快那时快,老马呯、呯两枪,只见两只鸡应声落地。我把狍子放下,快步跑上去,两只鸡己经死了,我高喊oK,然后把鸡拎起来两个捆到一起,找了一根粗木棒一起把狍子抬回家。avi北大荒之情
  这次狩猎真的很成功,我算开了眼了,从小到大还头一次打猎收获这么大,真开心!avi北大荒之情
  二十八连属于半山半野地带,外边是野地往里走便是山。在没进山前就听人讲过,进林后容易找不到方向,因为周围全是树往上望便是蓝蓝的天空。如果树高的话连太阳都看不到,上哪找北去?avi北大荒之情
  那天正赶上休假,闲着没事突发奇想,倒要试试进山是什么感觉?这样一早起来带了二个馒头一瓶水起程了。对了还拿把镰刀,因为毕竟一个人,如果遇上野兽怎么办?还有顺便看能不能找到猴头菇,还有木耳这些都是山货嘛!avi北大荒之情
  一路走呀走呀,真是像本地人说的那样就是树林,真的越走越找不到东南西北了。走了大约二个小时可能是深山了,因为草地可以见证,走过的地都有趟过的脚印,此时自己也有些害怕了,如果突然出来个狼什么的还挺难对付是吧?果然突突一声响,我吓了一跳。原来是一只小狐狸,粽色的,它也怕我,边跑边回头看。当然我抓它也抓不到,继续往里走吧,走了一程又一程,发现情况啦,一棵枯树倒在野草中,上面长滿黑色的木耳。我当时高兴得手舞足蹈,赶快拿出布袋摘吧,一把一把地撸下来装到布袋里,摘了滿滿一口袋,真是高兴。休息一会接着往深处走,路变得难走起来,一道道的河沟,须跳上跳下。又走了一程周围全是高树,大柞树,突然眼前一亮,在树高处树干上长了二对猴头菇,金黄色的很好看,可是摘不到,须爬到树顶上才能摘得到。没办法要想得就得爬上去,只得这样做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摘下来了。一看在树的对面树上也长着二个猴头蘑,原来如比,这东西是两棵树对着长的,大自然真是有意思。avi北大荒之情
  往里走重复着找这两样山货,就这样整整走了一上午,实在太累了倒在草地上休息一会,吃点东西喝点水。这时才发现真的找不到方向了,这可怎么办?也没有指南针上哪找南去?只得闷头走吧,不知走了多长时间,总算见亮了,树越来越矮,见到草地啦。哈!终于走出树林啦。可这是哪呀?往下走到村子里一打听原来是三营十八连。这可远去了,要回二十八连须绕一大圈,毫无办法,抬着两条沉重的腿万里长征式地回去吧。avi北大荒之情
  黑龙江二龙山的腊月天气格外的冷,吐痰都会冻成冰。快过年了想家呀,你说我们大男人还有掉眼泪的,丢不丢人。老职工马喜顺为了安慰我们,领我们去山里套兔子,听了很高兴。avi北大荒之情
  山上下了很深的白雪每走一步都到腿肚子深,我们拿了细铁絲,一头扎在树干上,弄个圈下在兔子跑过的道上(因为小兔子出去后还会按原来的道回来),一共下了九个套,在不同的道上下的。老马说行了,明天白天再去看。这样我们回去睡觉了。朦朦胧胧看到二个灰免子跑过来被套住了。我高兴地去抓,只听妈呀呀一声我醒了,我的手在抓邻铺小张的头发,小张马上打了我一拳。原来是一场梦,连声给小张道谦。第二天雪停了,我们干完活就跑到山上下套的地方看,哈,哈,果然套到一只兔子,因为是夜间套的兔子己经冻硬了,回来后把老马找来,他给烧熟了,大家吃得真开心!
avi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