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永远的兄弟姐妹(三十二)

难忘长林第一秋
时间:2018-07-12 12:41:02  来源:19团北京知青  作者:高昶  

  1968年夏,高中毕业,21岁的我踏上长林岛,进入了社会人生的第一个驿站。天高地阔、广袤无际,人少、安静,当然,空旷得似乎有点荒凉,这些就是我主观的强烈印象。比起刚刚脱离开的拥挤、繁华、狂躁的大都市环境,一时隐去了首都政治漩涡中的紧张气氛,我从内心接受这里的阳光和绿野,朦胧中感觉:说不定这就是我的宿命……za7北大荒之情
  曾经参加劳动现在变成了从事劳动了。我们分到四营部直属连,接触的每种活都是新的,甚至闻所未闻。但只要听带我们知青的老职工一讲就能上手,到底是些简单的体力活,真的很像在校时的集体下乡劳动一样。最根本的差别是,我们开始领取工资,每人一个月32元钱。我逐渐尝到了自己养活自己的滋味:有点无奈,有些酸楚,还有些小激动。za7北大荒之情
  不久,我就能够平静地习惯于每日劳作、一日三餐以及没有喧嚣与娱乐的长林岛生活了。稍有隐忧的一是怕身体终究会吃不消,得上疾病;二是不知道我将靠什么走下去?走多远?za7北大荒之情
  终于有一天,连里派给我第一份独立的工作——茶炉烧水。显然,这是一种照顾,不用和其他人比进度,用力平缓,间歇时间长,十分利于我的身体情况,不由得心怀感激。开水供应知青,又是一件与人打交道的服务工作,必须有责任心,倒适合我的性格和长处,我很想努力干好烧水这项公差。za7北大荒之情
  一旦真的干起来了,对我却并不那么简简单单。za7北大荒之情
  先是起早儿,我必须单独5点钟从集体宿舍的大炕上爬起来,捅开封着的煤火,先烧温水供马上起床的知青洗漱。半个多小时以后就要烧出滚烫的开水,让吃过早饭的知青们能喝上几口开水,再打满所有的行军壶,好带着去劳动。这样一口气忙活下来,会感觉腰酸背痛的,有时过了开早饭的时间,只好拿个凉馒头充饥。如果遇到封的火着荒了,往往还要耽误大家用开水,招致埋怨声一片。虽然大家給年长的我留着面子,自己真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幸好遇到一两次尴尬的局面以后,很少再出这种事。za7北大荒之情
  看看茶炉边上的煤堆快露地皮了,我赶紧盘算着借辆手推车去烘炉那边拉两趟煤来。第二天一早,我有意早起点准备去拉煤,赶巧紧邻的酱坊左师傅也正在那里忙着为他们的暖房装煤车。我搭讪说:您先拉,等会儿我也用用车,就搭手帮着上前推车。左师傅笑笑,没说什么,套上纤绳抄起车把小步跑起来。不一会儿到了酱坊却没有停下,一转弯抢几步冲到茶炉旁,一个急停又接一个漂亮的180度转身,紧接着双臂向上由拉变举,满满一车煤“哗”地倒下来,堆得像座小山!这一连串动作让我来不及反应过来,只觉得浑身热血上涌,一时语塞。左师傅从脖子上解下毛巾擦汗,笑涔涔说:反正我用煤多,顺便给你拉一车够一礼拜的呢。没事!我傻傻的看着左师傅英武帅气的样子,心里泛起一阵阵羡慕和敬意的波澜。我莫名地感觉到了帮助人的那个美!其实,左师傅早就在暗中帮助我,常下班后帮我查看一下茶炉的火封好没有,不放心就重新封好。还看看茶炉里的水位是否足够,有时再拎两桶井水补上灌满……。我学会烧水并不简单的劳动技能,更品味到了劳动价值的丰富意韵za7北大荒之情
  一天下午收工时分,意想不到的事发生在茶炉旁,我和上海知青吵架了!事情原由很清楚:我看守着烧开的茶炉,让陆续下工的知青先灌暖瓶、再接热水洗脚。结果有上海知青偏要先接开水烫脚,我好言相劝,对方蛮横起来,还踢翻洗脚水盆,使脏水流溅进旁边不远的吃水井里!我摆出有理走遍天下的神气坚持要对方赔礼道歉,对方死不认错。在众人劝说下,最后不欢而散。za7北大荒之情
  次日清早,我和打水的那几个上海知青打个照面,算是相安无事。上午灌水、压火时,绰号“老歪”的杨师傅拿着铁锨过来,先帮助我给水井旁疏浚淌水沟,又帮助我在茶炉开水管下面嵌垫一块旧的厚木板。杨师傅是保管员,那还是他在仓库杂物中拣出来的废物,用在这儿挺合适。今天他的举动看似随意,实不平常,他在用自己的人生阅历与谦谦行动,告诉我应该如何对待别人哪怕错误的举动,非常触动我。za7北大荒之情
  随着秋色渐深,连里决定撤掉室外茶炉,由食堂承担供应开水任务,我亦转任食堂第一任知青伙夫。就在我即将去食堂上任的前一天,直属连长王铁鹰在猪圈矮墙旁叫我。他两只裤管上卷着,农田鞋沾满湿乎乎的猪粪,一顶帽檐软塌塌的旧帽子,身上汗湿着蓝布服,完全一副劳动改造模样。惟有一双炯炯的大眼透着与身份和环境迥然不同的犀利与尊严。za7北大荒之情
  “你是大批判组副组长,我向你提出请求:帮助我弄清楚我的历史问题。我不是国民党反共分子。”za7北大荒之情
  他的话低沉有力,明白确定。的确像不久前还被掌权者发动少数激进知青揪斗示众时那种死不改悔的倔样子。我内心是不赞成那种随意揪斗当权派的做法,又不便表示出来,只好问他还有什么要说?za7北大荒之情
  王铁鹰连长微微抬起头,目光中掠过一丝温柔,厚嘴唇双角翘起露出难见的微笑,“我是南方人,那边人喜欢水,总是在洗什么的,就是个习惯。各地方人总要在一起生活的嘛,嘿嘿……”za7北大荒之情
  我马上意识到,王连长居然在讲我那件吵架的事!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似乎向连长点了几下头,就大步走开去,没有回头。za7北大荒之情
  后来我奉上级指示出差外调,我从国家第二档案馆查找到原始文书档案:“王铁鹰,16岁的中等师范学生,被集体登记加入国民党。”za7北大荒之情
  我千方百计申请获准拍照为证,依此终止了王铁鹰数十年“老运动员”的挨整历史,这是我深深欣慰的事。za7北大荒之情
  45年过去,回忆那时的一段烧水情,三位引路人,为着铭记两个大道理:za7北大荒之情
  ——劳动,是人生最基本的价值,必须坚持;za7北大荒之情
  ——人与人,要互尊互爱,要五湖四海,不能丢弃。za7北大荒之情
  这就是我永志不忘的长林岛上第一秋!
za7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