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青春记忆的碎片(二十一)

麦收·麦场
时间:2018-07-11 15:43:00  来源:54团  作者:张熙发  

  克山农场在整个黑龙江农垦系统的机械化程度算是比较高的。dQe北大荒之情
  小麦收获的前期采用先割晒再拾禾脱粒两步走的方法,就是东方红拖拉机拉着割晒机把八、九成熟的小麦割倒,在地里晾晒,如果天气好阳光足,用不了两、三天就可以进行下一步:拾禾脱粒。到了中后期,一块地接着一块地的麦子都熟透了,时间不等人,马上开始联合收割,六号康拜因、自动康拜因一齐上,收割脱粒一次完成。dQe北大荒之情
  “小麦种在冰上,收在火上”,小麦成熟的时候,正是天最热的时候。但是也不是同时都熟,种的早一些,光照、水分等条件好的就早熟,反之就晚熟。准备割晒了,割晒机下地之前,农工排的战士们用小镰刀打出一条两米多宽的道来,打出道来机车才能下的去脚进行割晒作业。dQe北大荒之情
  1973年夏,金灿灿的小麦长势特别好,丰收在望,蓝天白云下,麦浪滚滚。我站在麦地里伸平双臂,麦穗儿和我的双臂一平。开始割晒,东方红拉着割晒机把小麦齐刷刷的割下来,整整齐齐地一行一行地摆放在麦茬上,晒上一到两天,还要用人工拿着木叉子把麦子翻翻个,这叫翻麦趟子。骄阳似火,有时半天就得翻一遍。                           dQe北大荒之情
  小麦晒得也差不多了,开始拾禾脱粒。俗话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检修了一冬春的联合收割机该派上用场了。一切准备就绪,机车开始下地了,两台自动康拜因打头阵,三台东方红拉着三台六号联合收割机紧随其后排着整齐的队伍,浩浩荡荡向麦地进军。一望无际的麦田,滚滚的麦浪,收割机一路纵队来到田边,又一字排开,开始作业,真可惜当时没有照相机,这要是拍下照片,一定非常壮观,都说江山如画,可这里没有江河,没有山川,同样是一幅美丽的画卷。dQe北大荒之情
  拾禾器前边的一排弹齿把晒好的麦趟子弹(拾)起来,弹到用帆布、木条做成的传送带上,再送进收割机“大嘴巴”里“咀嚼、消化,”收割机的“嘴里”有一个滚筒,小麦经过滚筒麦秆儿和麦粒儿就“分家”了,到了收割机的“肚子里”,经过几道铁筛子,再经过风机一吹,麦秆儿、麦粒儿、还有麦萸子彻底分开。麦秆儿被送到收割机后头拉着的一个带翻板儿的巨大铁筐里;麦萸子和一部分草籽儿吹出去,落到地上;沉甸甸的麦粒儿被送到粮仓里。那年麦收天气特别好,阳光也足,小麦一天一个样儿,趁着好天必须抢收,这叫“虎口夺粮”,这时候就要联合收割了,就是前边说过的收割脱粒一次完成。遇上天气不好,连阴天,又叫“龙口夺粮”。dQe北大荒之情
  负责接粒儿的大罗马(轮式拖拉机)和团部派来的汽车拉着山尖儿般的麦粒儿,来往穿梭在田间与麦场之间。农工排的战士们赶紧把运到麦场上的小麦摊开晾晒,扬场,时不时地推着木掀把满场院的小麦翻动一遍。无论田间还是麦场,好一派丰收的繁忙景象。dQe北大荒之情
  说起“龙口夺粮”,在这里要插上一段,记得是1969年的麦收,也是所有知青到农场后的第一个麦收,已经有近一半儿面积的小麦割倒了晾晒,老天爷却开了个大玩笑,几天阴雨连绵,机车也下不去地,大片大片的小麦在地里就发了芽儿。发芽的麦子是不能上交国家的,只能留下来自己吃,害得我们整整吃了一年用发芽麦子做的粘粘的、硬硬的,吃到嘴里带苦头儿的黑馒头。就连查哈阳修水利这么这么重的体力活也吃了三个月的粘馒头。dQe北大荒之情
  提起“麦场”,对我们每个知青,特别是农工排的战友们来说再熟悉不过了,因为一年的劳动时间有三分之二是在麦场度过的。从春播的拌种,拌颗粒肥,到夏天的晒麦,扬场;从秋天的装车运粮,做粮囤,到冬天的打谷,脱苞米。dQe北大荒之情
  “下雨挖壕沟,刮风搬石头”,说的就是麦场。麦收时节,麦场上到处是晾晒的小麦,下雨刮风时,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钟声就是命令,为了保护国家的粮食,保护我们的劳动果实,只要听到钟声,每个知青都是冲在前头。麦场上除了几个连队领导和麦场主任以外几乎全是青一色的知青。攒麦堆的,拽苇席的,拉苫布的,压石头的,这边有人呼喊着:“快搬石头来!”,那边有人喊叫:“快把苫布拽过来!”战士们为了抢救国家的粮食,不让我们的劳动果实受到一点儿损失,无数次地在身上没有任何雨具的情况下,冒着瓢泼大雨,浑身被雨水淋得精透,热火朝天的场面十分感人。那时侯我们的思想都很单纯,没有任何私心杂念,没有人计较过得与失。dQe北大荒之情
  不管是什么时候,只要听到运粮的汽车来了,男宿舍的战士们不论是机务排的,还是基建排的,还是农工排的,不分份内份外,哪怕是正在吃饭,撂下饭碗,直奔麦场。看到一辆一辆装满我们的劳动果实的汽车驶出麦场,战士们擦着额头上的汗水,心里感到非常自豪,共和国的粮仓有我们的贡献。段景林七七年当麦场主任的时候,为了保证粮食不出问题,离家几十米,却二十多天没回家。dQe北大荒之情
     2008年8月底,我们天津几个战友和北京段续玲、陆岩回访第二故乡------克山农场的时候,在连队的麦场门前看到了大老高。他有些见老,但是仍然显得很壮实。想当年他做粮囤、扛麻袋是一把好手。dQe北大荒之情
  我也当过一年的麦场主任,做粮囤我是跟大老高和杨尚财学的,手把手的教给我怎样打底儿,怎样做茓子,怎样封顶......我们在那些老工人身上学会了不少的农活。dQe北大荒之情
  小麦、大豆、玉米等经过晾晒,大部分直接装进麻袋上缴国库。最后留下一小部分作为下一年的种子,不管是上缴国库的,还是囤起来做种子的,都需要装麻袋过秤。打搓子挣麻袋这得需要两个人的配合,挣袋口的人双手挣着麻袋口的两边,弓步弯腰,麻袋口冲着粮堆,把麻袋平铺开,麻袋底部一定要伸平;打搓子的人先用半搓子粮压袋口,第一搓子要打满,用力送到麻袋的底部,第二搓子紧跟着送进去,随着第三搓子往里灌的同时,挣口袋的人顺势把口袋拽起来,这样不仅省劲,而且能把第三搓子的粮食全倒进口袋里。另有两个人用钉着两颗皮条的扁担,手掐着袋口,抬到地秤上过秤。如果十有八九,斤两不差那才叫技术。扛着160斤的麻袋上三节跳,腿不打颤,不弯腰,这是力量和胆量的较量,又包含着技巧。一边往上走一边借着跳板的弹力,一颤一颤的。
dQe北大荒之情

 dQe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