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永远的兄弟姐妹(三十一)

在北大荒的衣冠鞋帽
时间:2018-07-11 15:23:42  来源:19团北京知青  作者:张继存  

  衣,即衣着。说到衣着,当然就包括单棉皮夹,衣冠鞋帽。衣冠楚楚也罢,衣衫褴褛也罢,流年碎影,刻入韶华,故忘也难。w3S北大荒之情
  记得六九年的八、九月份,上山下乡已成定局,势在必行,九月初,黑龙江省生产建设兵团十九团已来京接人。恍惚记得是两个人,其中的一位依稀记得姓龙,瘦高个,操略夹江浙口音的普通话,熟了,就问他:w3S北大荒之情
  “北大荒很冷吗?”w3S北大荒之情
  “侬看,现在,阿拉还是这个样子吗!”w3S北大荒之情
  说着,他站起身来,拽拽身上的短衣,抻抻下面的单裤,又抬起瘦长的腿,让我们看他的脚:w3S北大荒之情
  “喏、喏、喏,还要穿凉鞋么!”w3S北大荒之情
  是啊,人家说的对呀,都九月份了还穿着单衣,凉鞋,能会冷吗!可也就没细想想:北京九月份当然会还很热,秋老虎么,可三千里外的北大荒也会是这样热吗?w3S北大荒之情
  到了北大荒,时间才交九月中旬,却已让我们真正领略到了什么叫冷,至少是凉。下车伊始,年轻,瞅着什么都新鲜,放下行李,就跑到野地里转转,嘿,好么,空旷广漠的田野里,除了白菜,萝卜,就没有一点绿的东西了,别的什么秋庄稼都黄了,都待收割了。清晨起来,出门,嗬,满地寒霜,一片肃杀,抬头,看见长空里一行大雁,咿咿呀呀的向南飞。看见大雁,让人心里总有一点感动,眼睛也有点湿润起来。由不得就让人会想起:“ 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故此,那时候,我最喜欢唱的歌儿就是《远飞的大雁》。才到九月底,天上浓云密布,北风吹来,忽作大雪,大秋庄稼都捂在地里。雪地里抢收,披星戴月,夜以继日,人家老职工也许觉得没什么,可我们不行,把公家发的棉衣棉裤都裹在身上,又戴上皮帽子,棉手套,登上棉胶靰鞡,脸上捂上两层口罩,还是个冷!w3S北大荒之情
  就是这身棉衣裤,外加上一件棉大衣,陪伴了我十年,天冷了,穿在身上,为我挡风遮寒。天暖了,铺在身下,当褥子。后来,棉衣裤先后都穿坏了,不知所终,只有棉大衣还一直陪伴着我,直到返城回京,不知什么时候被母亲卖掉,让我为之惋惜不已。因为,这个东西,应该是可以送进博物馆的。w3S北大荒之情
  这种北京知青穿的大衣,草绿色,仿军衣,颇为哈尔滨知青所艳羡,因为他们只发了一身浅黄色的棉衣裤。哈尔滨知青,男性,冬季里大多穿一种短棉衣,杠儿服,就是类似老模范王进喜穿的那种。衣面轧竖道,前襟一排扣,从两肋向后钉两条带子,系个结(束腰?装饰?不知何用?)。里面秋衣绒衣的领口一层一层的翻开来,五颜六色。也爱穿灯笼裤,黑色,蹬一双牛皮翻毛皮鞋,踩在白雪覆盖的路上,嘎噔嘎噔的响,再戴上一顶大狗皮帽子(或羊剪绒的),那叫一个牛!w3S北大荒之情
  南方知青则不然,他们不象北京知青,总是一身蓝,学生装,他们总会在身上作出一点变化,尤其是女孩子,春消息似乎总是最先从她们的身上透露出来。比如,看着挺普通的一件外衣,倘从里面翻出一个色彩明丽的花领,那打扮马上就觉得不一样了,怎么说呢?一个字,俏,也只能这么说,况且,这些女孩儿也当真担得起这个俏字。南方知青大多干净,利落,即使是旧衣服也缝补的整整齐齐。但那补丁就颇不讲究了,赤橙黄绿,随手拈来,穿出去,恍如和尚的偏衫,袈裟,百衲衣,堪为一景。当然这是劳动的时候,倘休息礼拜,出门,访友,则更偏爱穿瘦腿裤,裤线挺直,线条流畅,穿出去,透着精神,遂成为一时风尚,甚至已经影响到其它地方的青年人。w3S北大荒之情
  在北大荒的冬日里,冰雪严寒,北风肆虐,总是该有一顶暖和的帽子。为这,初到东北没多久,禁不住别人的怂恿,即花十几块钱买了一顶羊羔皮的皮帽子,短毛,黑色,挺漂亮。戴上,也不能说不暖和,只是扎眼,也没有羊剪绒或狗皮的实惠,但买了也就买了,后悔又有什么用。买帽子的时候,原是说好大家都买的,可等我和冯季康、王国陆买了之后,他们却忽然改了主意,不买了。怨谁呢?怨,只该怨你自己耳朵软,没主见,人家也没拿刀逼着你。这顶帽子戴了总有四五年吧,皮面已略有破损,也就扔了。后来,随便买了一顶俗称夜壶套的软呢帽子,就是电影《林家铺子》中林掌柜戴着的那种,可以折叠,翻卷,且软和,也还暖和。也还记得,戴这帽子的第一天,节交冬至,数九第一天,适逢风雪交加,我替景俊放牛,亦是第一天,把牛群赶到金家沟水库下面的一大片开阔地里,我自己却抄近路回连,才进屋,翁中友看看我,忽然急切的说: “坏了,瞎子,你的耳朵冻坏了。”说着,他冲出屋去,迅即用手捧了一大捧雪回来,随即用这雪揉搓我的耳朵,直到回暖发热。也幸亏他的及时救治,否则,试想想:一个又瞎,又聋,其貌不扬的矮个子,葫芦头似的脑袋,倘再没了耳朵,会是什么德性?w3S北大荒之情
  冬日里,入乡随俗,脚下,御寒,知青大多数多穿棉胶靰鞡。这种当地生产的棉胶靰鞡,黑布为面,白布为里,中间絮以棉,橡胶做底,穿上看着很蠢笨,但暖和,耐穿,又不是很贵,一句话,经济,实惠。买的时候,鞋号要适当大一些,为穿毡袜子和垫毡垫儿留出量来,这样你的脚下就会更暖和,故此,应该说,棉胶靰鞡,很受知青们的青睐。至于那种东北三宗宝中说的靰鞡草鞋,我到东北时,已经绝少见了。在北大荒十来年中,已经记不得究竟穿坏了几双棉胶靰鞡了。当然,手头宽余时,也会让家里千里迢迢的寄一双条绒的胶底的棉鞋来,但再潇洒的人,也不会穿着干活。日常,春、夏、秋三季,是需穿农田鞋的,数九寒天,总有大半年时间吧,你就离不开棉胶靰鞡。倘休息礼拜,也偶会见有穿着短靿靴子上街的,黝黑锃亮,提气,牛性,贼闭,那叫一个精神。 w3S北大荒之情
  那时候,知青都活在一个生活水平线上,没谁会富裕到哪儿去,故此,也还都懂得节俭。比如,衣服破了,找块旧布,粗针大线的缝缝,补补;脚下的农田鞋露脚趾头了,脱下来缝个补丁,再穿上,没人笑话你。俗话说“笑破,不笑补”吗!我不会补鞋,鞋坏了,只能凑合着穿,实在不能穿了,就扔掉。同居一室的草鸭子看见了,觉着可惜了得,遂对我说:w3S北大荒之情
  “咳,别扔啊,缝缝,好歹又多穿几天。来,我教你,以后自己学着缝,没什么难的。”w3S北大荒之情
  草鸭子是舟山人,其实姓蒋,叫蒋建军,人绝顶聪明,心灵手巧。他自己做钩锥子,又找来线绳,皮子,教我,一个晚上我就出徒了。穿着打了补丁的鞋下地,出门,访友,满处走,感觉也挺好。w3S北大荒之情
  没听说李万祥学过裁缝,可忽然有一天,他心血来潮,对我说:w3S北大荒之情
  “瞎子,买块布去,我给你做条裤子。”w3S北大荒之情
  我当真就去团部商店撕了几尺黑棉布来,他先量了量我的腰围,裆距,身长,又把布铺在炕上量量,算算,遂即动剪,不久即裁罢,又跑到有缝纫机的高技术员家去缝制,没多一会儿,得了,熨熨,我穿上,试试,长短肥瘦也还挺合适。他数学好,我不行,我这辈子连小学的追击都没弄明白,甲追乙,还是乙追甲,是到如今还糊涂着,可他竟偎在土炕上把大学的微积分弄到烂熟于胸,解题如同游戏,做条裤子还算回事吗?w3S北大荒之情
  得,我就是穿着这条裤子去相亲,见第一个女朋友,没觉得有什么不好。               w3S北大荒之情
w3S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