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青龙河畔的知青们(三十一)

麦收豆收的那些事
时间:2018-07-11 15:15:49  来源:59团8连  作者:陈秀娣  

  我在兵团生活了七、八年,分别参加了7次麦收和豆收。每次麦收和豆收,我和战友们不仅流下了辛勤的汗水,还流下了苦涩的眼泪。这种感觉,每当回忆起来,就如同打翻的五味瓶,说不清是啥滋味。甜酸苦辣一并涌上心头……xxG北大荒之情
  青龙山的7月中旬是麦收季节。1972年老天爷好像故意与“人定胜天”的知青们叫板,一连几天倾盆大雨,几千亩熟透的麦子被泡在水里。xxG北大荒之情
  说到水中捞麦,我们永远铭记在心。这年是水灾涝年,拖拉机和康拜因无法下地。当时,全连上下只有拿起小镰刀,我们第一次遇见做梦也想不到的场景,在老知青的影响下,秉承“小镰刀万岁”,一起到水里割麦子。xxG北大荒之情
  我是1971年10月到青龙山的上海知青,在家从未见过这样大的水。我们为了在水中割麦子,买了新的高筒雨靴,看着雨靴的高度也难免有些新奇。当时,地里的水是蛮深的,道边沟里的水就更深。道边的沟还可以看出来,而地里连成片的水,使我们辨认不出沟壑。大家蹚着水,小心地割着麦子。有时不慎,一脚踩下去,就出溜到沟里,水立刻没到腰间。瞬时,浑身湿透。新奇的高筒雨靴经常灌包,它成了我们水中劳作的一种摆设。xxG北大荒之情
  低洼地里的麦子,麦穗将将露出水面,镰刀在水下割,大家顺势将麦子捞起。割晒的麦子泡在水里,也得捞起放在高岗上。我们不可思议的在水中割麦子,老天爷让我们不加思索的进入了将一切抛在脑后的水中捞麦。英雄气概,可歌可泣。xxG北大荒之情
  我们割的麦子,麦茬很硬,有时一脚踩下去,雨靴就扎破了。我们对雨靴灌包已经习以为常。扎破雨靴使我们犯了愁:想想下午或者明天怎么办?怎么出工?这是个大问题……我们是刚下乡不到一年的知青,不会修修补补。老知青发扬团结友爱的精神,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胶皮、锉刀和胶水,用锉刀把胶皮和雨靴破损处打毛,再涂上胶水补好雨靴。上午补完,下午雨靴又扎破了。我们感到十分的沮丧和无奈! xxG北大荒之情
  战友们,在水里战天斗地,与大自然的灾难抗衡着。女战友比男战友承受着更多的严峻考验。她们把一切都抛在了脑后,不去顾及女性生理特殊时期……现在想想,我真佩服我的战友,也佩服我自己。这么多年,每当我看到那麦浪滚滚的镜头,第一感觉不是香喷喷的面食,而是我蹉跎岁月,麦收会战的场景。xxG北大荒之情
  麦收过后,又一个收获的季节就是秋收。秋收的主要农作物是大豆。兵团机械化程度很高,正常年景的麦子完全是机械化收割,而大豆收割就不然了。大豆的豆荚接近地面,再加上地面垄台不平整。康拜因收割台难以超底。豆秆上往往会留下被称为“马耳朵”的两三个豆荚。若豆茬再高点,丢掉的豆荚会更多。试想一棵豆秧丢掉五粒大豆,一亩地会减产多少?一垧地呢?几百垧地一算,数字可谓触目惊心!如果一味的追求机械收割,就应了农场“丰产不丰收”的说法,人工“小镰刀”上阵便成了颗粒归仓的唯一办法。xxG北大荒之情
  割大豆是秋收中最苦最累的活。干活时,人下蹲,马步哈腰,要手脚并用,一步一步向前。只要时间稍长,就会腰酸背痛,疲惫遍布全身。只能在豆穙上平躺,休息一会儿。xxG北大荒之情
  北大荒的秋末初冬,正是收获的季节。人工割大豆令人难忘。大家面对一眼望不到头的长垄,深呼一口气。每个人手持镰刀,低头弯腰90度以上,一手攥一把豆棵,镰刀随即割下。我们不仅忍受着豆荚扎手,而且负担着超负荷的劳动强度。xxG北大荒之情
  那时,我们收割大豆的定额任务是每天3亩。开始我还信心满满的,大家都在一条线上,渐渐的,我越来越落后,越在后面,越没有信心。手和脚根本不听使唤,腰也直不起来,路也走不了。割大豆的地号离连队较远,早上出去,中午在地里吃饭。大家干得汗水淋漓,口干舌燥,盼望着送水的人赶快来。可是地大人分散,送水的人就是来了,也只是杯水车薪。在地里割大豆的人,嗓子渴得冒烟了。情急之下,只能自寻水源。难得看到一处结薄冰的小水沟,破冰可见冬眠的红色小虫静止在水里。大家纷纷围拢,双手捧水,喝到嘴里。xxG北大荒之情
  那么多年过去了,如今仔细琢磨,让人们难以忘怀的沟里水是怎样喝下去的呢?百思不得其解。又仔细的琢磨,那水在艰苦的条件下胜似甘泉,便是理所当然了。xxG北大荒之情
  回眸四十多年前,知青岁月的许多往事,令我难以释怀。我那难忘艰苦的水中捞麦,我那难忘艰辛的秋收割豆,我那难忘苦涩的生活经历。北大荒挥之不去的记忆,它永远珍藏在我的心中。 xxG北大荒之情
xxG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