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青春记忆的碎片(十九)

夏锄
时间:2018-07-10 15:01:34  来源:54团  作者:张熙发  

  “芒种开了铲,夏至不拿棉。”到了芒种节气,该铲地了。地里的玉米苗、大豆苗、杂草一起往外长,在北大荒杂草比庄稼长的快,必须把杂草除掉,庄稼才能长得好。n4q北大荒之情
  管农具的大老许早就把铲地的工具准备好了,每个人从大老许的仓库里领出一把锄头。锄头好使不好使还有一个讲头儿,叫“歪锄下土”。意思是说锄把和锄头所形成的角度不能太周正了,有一点儿歪最好。领完锄头都找机务排的帮忙用铁皮,或用铁丝做一把十几公分长的小铲儿,它的作用是用来刮掉粘到锄头上的草根、泥土。因为夏锄是个大的战役,全连干部战士,老工人甚至连家属几乎都动员参加到夏锄大会战中。n4q北大荒之情
  北大荒在中国地图上看属于东部地区,天亮的早。为了早一点把人们叫起来下地干活,连里特意买来一面大铜锣。每天零晨两点多打更的苗老二,陈洋涛就提着铜锣围着宿舍区、家属区转着圈“咣!咣!咣!”地使劲的敲,敲得真叫人心烦。头一天收工就已经黑天了,吃完晚饭有时还要开大会,散了会就九、十点钟了,累了一天的人们觉得刚睡着了就听见敲锣,真烦人,整个一个现时版的《半夜鸡叫》。n4q北大荒之情
  人们来到地头天刚放亮,一人一条垄,一字排开,连长一声令下或是一声哨响---开锄。开始有老工人手把手,一帮一的教你,怎样锄草,怎样翦(jian)苗、开苗眼儿,怎样把密度过大的苗儿也剔除掉,那叫“见了稀的留密的,见了密的留稀的,不稀不密留大的。”黄豆地头一遍地还好铲一些,只楼两帮,左一锄右一锄,好歹扒拉扒拉苗眼儿就行了,这叫撸锄杠,或者叫量锄杠。铲地还要找个打头的,一般都是农工排的排长或者麦场主任打头。老工人万德洲、杨启德、杨尚财、王永发都当过打过头的,我当农工排长时也是打头的。所有的人不能超过打头的,打头的快你就快,打头的慢你就慢。锄地就怕毛(快的意思),把打头的拱毛了,那就坏了,打头的手头有准,一锄一板的又快又好,有的人一看被落下了就飞起来看,干脆推着锄头往前跑。田斌(当过副连长,连长,还当过指导员)他更有法子,在后头扔锄杠,把锄头随便一扔,不管扔到谁的垄上,一米之内超过几棵草就把你喊回来重新返工,而且从地头返工。n4q北大荒之情
  “两头看不见,地里三顿饭”,除了早饭在地里吃,还有一顿叫“贴晌饭”。下午三四点钟,人们又饿了,食堂管理员孙连生,炊事员孙明焕、蔡丽华或是其他炊事员跟着马车或罗马送来了“贴晌饭”。嘿!猪肉馅儿的大包子,别提有多香了。全连知青里只有上海的马意兰一人是回民,在我当司务长的时候,告诉食堂为她单独做素馅的包子。铲到地头了,有的人扔下锄头一屁股坐下来,有的甚至多走几步到树底下找个凉快的地方躺下,小睡一觉。也有的人折回去接一接自己的朋友,姐妹。男同胞们小解回头走远点儿背过身去就行了,可是女同胞们小解就麻烦了,需要几个人、十几个人往回走几十米围成一个圆圈。不知疲倦的人,坐到一起说说笑笑,有的还嫌不够累,玩儿拔鋤杠。拔锄杠就是两个人相对而坐,脚对脚,横握住一根锄杠,用力向后拔。当年很多人败在了我的手下,只有上海的潘根宝和秦国强这些大块头、重量级的能和我较量。n4q北大荒之情
  疲惫的人们多么盼着老天爷下大雨呀,下就下它个三天三夜,人们就不用下地铲地了,就可以美美地睡上三天三夜。出工前要是天阴的厉害,连长在外头干咋呼,人们都在屋里襂着谁也不动,有两回真的等来了大雨,人们在屋里欢呼雀跃,“噢噢”地一阵欢呼,在炕上蹦到地上,在地上蹦到炕上,那种得意忘形劲简直就无法形容了。有时等了半天老天爷就是不下雨,没办法还得走哇。有那么几个人总是磨磨蹭蹭地走在最后头,为的是下雨好往回跑。刚走到地头老天哗哗地下起雨来了,人们调头就往回跑,再看那几个人早跑出老远去了。老天的脸就像娃娃的脸说变就变,多次在地里干着干着活,一场大雨把人们浇得个净透,跟落汤鸡似的,没处躲没处藏。人们顶着雨往回跑,脚上沾了厚厚的泥巴哪里跑得动。回到宿舍刚刚换好了干衣服,雨停了,连长又催着人们下地干活。更可气的是人们刚到地里,雨又来了,老天爷是故意戏弄人呐。n4q北大荒之情
  有人给铲地这活儿起了个名字,叫“修理地球”。记得当年有这样一个口号叫“晒黑了皮肤,炼红了心”。              n4q北大荒之情
  铲完头遍地,还要铲第二遍。然后开始中耕,中耕就是拖拉机拉着中耕机,整个把地再耕一遍。最后庄稼长老高了,机器下不去了,还要人工把疯长超过庄稼的大草薅掉,这叫“拿大草”。n4q北大荒之情
n4q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