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情系二龙山(二十九)

我也曾是28连的牧马人
时间:2018-07-10 14:53:40  来源:6团上海知青  作者:朱龙珍  

  六团的上海知青都是1969年5月16日从上海彭浦(货运)站出发,5月19日抵达二龙山的。虽说是知青,其实68届的我们初一课程都没上完,便遭遇停课闹革命的劫难了。所以,以知青身份赴北大荒的我,只是个从未走出家门、羞与人接触、不谙世事年仅16岁的懵懂傻丫头。LRa北大荒之情
  报名来兵团绝不是什么壮志豪情,而在我那看似平静的表象下,内心深处却是莫名的酸楚与无奈。而这从收到赴黑龙江兵团通知书便压抑的郁闷,直到运送知青的火车启动拉响气笛那的一刻,整个车站那始终播放的激昂的革命歌曲,被突然暴发的惊天泣地的哭喊声淹没,其中之一的我在溶入那声撕力竭、震耳欲聋的悲情“大合唱”的那一刻,才得以彻底的渲泄。LRa北大荒之情
  5月19日抵达二龙山。我们学校的几十名同学先是被汽车拉到25连,而被分到28的我们则换乘二辆马车前往。坐在行进马车上的我头脑一片空白。不知过了多时,马车转过树林视线豁然开朗:空旷的原野、无垠的草甸,二顶偌大的帐蓬、一间冒着徐徐炊烟的茅屋,似一幅苍凉又略带温馨的画面。迎接我们的一干人提示:这里是以养马为主业的新建28连。LRa北大荒之情
  我们尚未安顿,只见远处扬起尘埃,没多久便出现极为壮观的奔驰马群。马群的侧边有策马扬鞭的数名骑手,煞是威风让人敬仰。那一刻我绝对没有自己也成为“牧马人”奢望。LRa北大荒之情
  因28连是新建连队,故生活条件艰苦也在情理之中。初期我们从事的都是些零杂活,也算是一个过度。没多久我们便由老职工带领加入到连队的基建工程,正式参与日后成为我们宿舍的那幢新房建造。从挖地基开始,我们这帮女孩子虽娇弱无历练且事多,但年轻的我们不乏好胜性,所以大部份人芨芨歪歪地也坚持了下来。应该说新房的建成也有我们出的那份力。LRa北大荒之情
  其后的日子里,我们种菜、捡食堂作饭用的干柴,也参加并学会了技术性较强的用大钐刀打草。此时的我也已溶入了连队的生活节奏,心里不觉多了一份坚持下去的自信。LRa北大荒之情
  约1970年的春末,连队的马分群牧放,我、陈建美、刘晓萍等人被选中放马。我与张佩荣搭挡牧放的是以骒马及马崽为主体的马群。牧马人首先得会骑马,而学会骑马着实费心费力也闹了不少笑话。且不说骑上摔下多少次,单是骑马磨破了屁股就够人受的。其间图安全还为用不用马鞍纠结了许久。LRa北大荒之情
  真正放马了,方知远没有想像中那么浪漫。马匹有特殊的气味且分泌油脂,骑马久了,裤腿上会沾染污渍且有挥之不去的气味。放马枯燥,除风吹日晒还有“瞎蠓、小咬”袭扰。尤其是“小咬”就爱钻入我的长发,那狠毒的叮咬至今忆起都让人心颤、怂然。LRa北大荒之情
  放马中途我们会轮换休息,但那天不知怎的我与张佩荣同回连队。待返回牧放的草甸时却不见了马群。放眼四周不见一匹马,这可把我们吓坏了。回连队求援,被人告之:马有群体习性,一般不会走散。许是领头的马带领偏走他处了。果不其然,在众多战友陪伴寻找下,终于在边远的树林找到悠然吃草的马群。此事给了我们深刻教训,其后的出牧,再也不敢无人留守了。LRa北大荒之情
  放马持续了近一年,其间也有蓝天白云下策马奔驰的豪情,有沐浴春风采拮野花的浪漫,有秋日收获黄花菜、榛子的欣喜……这一切的详情还是让其它的牧马人来叙述吧。LRa北大荒之情
  在二龙山的这么些年,先后干过许多的工作。而唯一印象深刻、值得一说的还是这仅一年的“牧马人”的经历。
LRa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