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黑土地 红舞台(十八)

迷路、日晒、饥渴
时间:2018-07-10 12:20:57  来源:28团  作者:王争平  

  北大荒的夏季是一个收获且繁忙的季节。夏锄、麦收、割晒、拾禾、烧荒、翻地等等,一系列的农活都要进行。这个季节,也是宣传队深入连队,开展宣传鼓动工作的最好时机。uqr北大荒之情
  7月底的一天,早上5点钟,天已大亮。昨天宣传队步行来到这个连队,白天劳动,晚上演出,很是辛苦。现在他们又要开拔了。连长、指导员赶来送他们。uqr北大荒之情
  连长操着一口山东腔说:“你们要去的是个新建连队,俺也没去过。开春,他们组建那会子,打俺队路过,有二十几个人。依我看,你们就别去了,队里的拖拉机都下地了,不能送你们。得有好几十里路呐,不好走又都不熟悉。”uqr北大荒之情
  队员们已经站好队列,他们表示:我们不怕困难,即使观众只有一个人,也要让他看到我们的演出,为兵团战士服务嘛!uqr北大荒之情
  指导员和连长商量了一下,疾步走到队列前面说:“既然这样,我们也就不拦着了。”接着,又叮嘱道:“你们就顺着拖拉机辙走,据说往北差不离30里,再往西十几里吧。路上做些标记,万一找不到还可以返回来。”uqr北大荒之情
  告别了连长、指导员,队员们背着乐器、道具踏上去新连队的“路”。uqr北大荒之情
  太阳升得老高了,大草甸子已展现在眼前,一望无际,无遮无拦。往远处看,地平线和蓝天紧紧相接;往近处看,大地就像铺了一层绿色的地毯。队员们欢呼雀跃般地向大草甸子奔去。uqr北大荒之情
  不知是谁:“啊——!多么的多么,啊——!”引来大家一阵笑声。uqr北大荒之情
  也有人在旁冷言冷语道:“呵,小资调又来了。”uqr北大荒之情
  霍淼学着《以革命的名义》电影中 “别佳”的样子,向远处喊着:“哎——,未来的人们,你们是什么样的啊?”uqr北大荒之情
  何平放下手中的道具,摘下书包,往地上一甩,接着,竟一连做了好几个侧手翻,心里呀,甭提多痛快了。张华荣更棒,干脆连做几个空翻,赢得大家一片喝彩。uqr北大荒之情
  白惠、于琴也不失时机,边走边练起了发声,“啊……咦……”uqr北大荒之情
  真可谓“八仙过海,各显其能”啊!uqr北大荒之情
  清新的空气、开阔的视野、放松的心情,怎能不让大家心花怒放、手舞足蹈呢?!uqr北大荒之情
  不知不觉,几个小时过去了,走了约大半的路程。大草甸子已显得不那么“可爱”了。uqr北大荒之情
  “草甸子”一词,意思为“放牧的草地”。这个解释恐怕适合内蒙古大草原吧?北大荒的草甸子一般不能放牧。站在草甸子边缘看去,一片绿油油的;可当深入到它的腹地时,你才会发现:在大片草地之中却隐藏着块块沼泽。为了绕开一个个沼泽地,队员们不得不多走许多弯路。前面,拖拉机辙印突然消失了。uqr北大荒之情
  “我们迷路了!”走在前边的队员回过身来对大家说。uqr北大荒之情
  大家脸上显出不安的神情,情绪急转直下。uqr北大荒之情
  “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uqr北大荒之情
  “怎么办?是继续前进呢?还是按原路返回?”前边有人急切地问。uqr北大荒之情
  这时,后边有人不满地大声说:“这还用问吗?我们不回去!倒退是没有出路的。”uqr北大荒之情
  领队隋干事沉思片刻,他看了看腕上带指北针的手表说:“我们已经走了大约30里,往北再走几里,再向西走,肯定可以走出去。”他当即做出决定:注意安全,互相照应,避开沼泽,继续前进!uqr北大荒之情
  队伍继续前进。为了打破沉闷的气氛,有人故意说小笑话,还有人讲故事。什么“傻子学话”“四句诗”,什么“最长的故事”“最短的故事”等等,能想出来的,全都往上招呼。uqr北大荒之情
  女队员中何平显得非常活跃。她跑前跑后的,一会儿招呼这个,一会儿又拉起那个;有时还帮别人背道具。大家感到纳闷,白惠更要问个究竟。uqr北大荒之情
  何平摆出一副经过大风大浪的样子,神秘而又夸张地说:“其实,我才不怕走长路呢。我长征那会儿,嘿,还真——”uqr北大荒之情
  何平正想卖个关子,此话一出,有人忙打断:“什么?什么呀?就你——还长征过?”uqr北大荒之情
  何平意识到自己说走了嘴,忙说:“嗨,你们想哪儿去了,我是说——步——行——大——串——联。”uqr北大荒之情
  “噢,是这么回事啊!”uqr北大荒之情
  何平接着说:“我们可是真正步行了1608里地呢(804公里)!”uqr北大荒之情
  大家又都露出疑问的目光。何平忙解释说:“当然,我们是用了大约一个月的时间。”uqr北大荒之情
  “喔,这还差不多。”众人打消了疑问。uqr北大荒之情
  何平又强调说:“反正吧,我们最多有一天走了90多里路呐!”uqr北大荒之情
  众人又都围拢过来,一个个露出惊讶的表情。何平自己也乐了,她忙说:“啊,是这么回事,我们是从早上5点出发,一直到晚上7点才到达目的地。嗬,把我给累的。”uqr北大荒之情
  何平一看还真有人感兴趣,就绘声绘色地讲了起来:“我们十五中14名女生,12个全是初一的,她们才14岁,我和我班同学是初二的,也就15岁,我们打着‘继红军长征队’的旗子,要从重庆走到韶山!这可不是开玩笑!反正据说全程有2300多里哎(1150公里)。我们差不多走了有三分之二还多呐。这期间还包括参加助民劳动哦。”uqr北大荒之情
  这时有人问了:“你怎么记得这么清楚?”uqr北大荒之情
  “嗨,这有什么啊,我每天都有记录呀!别打岔,听我接着说。有一次,天都黑了,我们还没有找到村子,我们走了好远好远的路才摸进一个村落。结果你们猜怎么着?”uqr北大荒之情
  众人忙问:“怎么着?”uqr北大荒之情
  有人开玩笑地说:“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鬼子进村了?”uqr北大荒之情
  何平故意压低声音说:“就在这时,突然,村子里的狗叫了起来。汪,汪汪,开始是一只,后来是几只,一会儿,反正全村的狗都叫起来了,可瘆人了。有一个同学吓得拔腿就要跑,我当时也不知哪儿来那么大劲儿,一把拉住她的胳膊说:‘别跑!你要是跑,狗uqr北大荒之情
就追你,不跑反倒没事。’我们两个大同学在前边打头,14个人手拉手摸着黑,深一脚浅一脚进了村子。呵,反正现在想起来还挺悲壮哎,不对,应该是还挺壮观哎。”uqr北大荒之情
  “那后来呢?”霍淼问。uqr北大荒之情
  “后来国务院发出通知,停止串联!剩下的路就只能坐车了。”uqr北大荒之情
  “那你们到底去没去韶山啊?”于琴也着急地问。uqr北大荒之情
  “嗨,我不是说了嘛,还剩下三分之一的路呢,只能坐车了。我们坐车到了韶山,参观毛主席故居后,哪儿都不敢去,坐上火车就直奔北京了。”uqr北大荒之情
  “回到北京都快过年了。不过,我们还有另一个‘收获’——带回一身‘革命串联虫’。”uqr北大荒之情
  于琴头一回听说,急忙问:“唉?什么是‘革命串联虫’?”uqr北大荒之情
  “嗨,这还不知道,就是虱子呗。”有人小声神秘地告诉她。uqr北大荒之情
  别看何平年龄小,经的事可不少。白惠、于琴、霍淼在心里暗暗佩服这位小姐妹。不过,今天能不能走出大草甸子?谁英雄谁狗熊,还得比试一番呐。uqr北大荒之情
  时间正值上午9时,却已是烈日当头了,没有一丝风,路越走越艰难。开始时的欢声笑语没有了,活跃分子的话匣子也不响了。饥饿和口渴正向队员们袭来。饿,总还好克服;口渴,确实难挨呀!uqr北大荒之情
  太阳像团“火”影子一样跟着他们,都快把人烤焦了。没有风,没有树,躲没处躲,藏没处藏,只能迎着它。队员们咬紧牙关坚持着。uqr北大荒之情
  章一兵身高体胖,又背个手风琴,他体力消耗最大。别人要替换帮他背手风琴,他就是不肯。口渴,使人嘴唇干裂,他张着嘴,大口地喘着气。后来,实在支撑不住了,他干脆躺倒在地上,不想起来了。uqr北大荒之情
  领队一看这样,也犯难了,随口说了句:“实在不行,咱们就返回吧。”uqr北大荒之情
  此话一出,章一兵像被电击了一下,一骨碌爬起来,又大步朝前走去。uqr北大荒之情
  女队员互相搀扶,一步一挪地往前走着。不知是谁说:“这时候,如果能吃上条黄瓜,那该是多美的事啊!”精神会餐开始了。uqr北大荒之情
  张华荣,身背一面大鼓,艰难地走来,他突然沙哑着嗓子喊了句:“冰——糖——葫——芦——。”uqr北大荒之情
  还别说,这句叫卖声还真灵,让人本能地感到口水多了起来,口渴缓解多了。uqr北大荒之情
  后来,宁枢欣想出个“吃牙膏”的办法。平时人们漱口,最后都是把牙膏沫吐掉的,今天为了能刺激唾液,必须把牙膏咽下去。“吃牙膏”的滋味实在无法形容:又辣又凉,又苦又涩。只见他们一个个咧嘴瞪眼,愣是把牙膏吞咽下肚。uqr北大荒之情
  还是当地青年有办法。休息时,周强拔了一大堆草,他说这种草叫“酸浆草”,嚼出它的汁可以解渴。于是,每个人的手里又多了一把 “酸——浆——草”。uqr北大荒之情
  “快来看哪,这儿有个‘水泡子’!”邱长河发现“新大陆”。uqr北大荒之情
  就像是久旱的禾苗逢甘霖,队员们迅速奔了过去。有人蹲下身,双手捧起泡子水就要喝,白惠连忙制止:“哎哟喂!这样不行,还是过滤一下再喝吧。”uqr北大荒之情
  “过滤?在这大草甸子上,哪有那个条件?”uqr北大荒之情
  白惠没有说话,她从书包里取出毛巾,叠上几折,又叫大家拿来两只搪瓷缸。她将其中一只搪瓷缸放到毛巾下面,再用一只搪瓷缸舀出泡子水,倒在毛巾上,净水自然渗到毛巾下面的搪瓷缸里,一个简易“滤水器”便做成了。uqr北大荒之情
  有人跟白惠开玩笑说:“白惠,你真该改个名字,就叫——百会,‘百样会’得了。”uqr北大荒之情
  于琴平时最讲卫生,此时她捧着“滤过”的泡子水,仍然难以下咽。uqr北大荒之情
  大家劝她:“还是喝点吧,不然无法走出这大草甸子。”uqr北大荒之情
  没有办法,于琴闭着眼睛,捏着鼻子终于喝下了这杯“过滤水”。uqr北大荒之情
  来,用这泡子水擦把脸吧。队员们互相看着,一个个满是灰尘的小花脸,有多可笑。欢声笑语又重新回到他们中间。
uqr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