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情系二龙山(五)

在那遥远的地方——关于28连的点滴回忆
时间:2018-06-14 13:44:40  来源:6团北京知青  作者:郭秀云  

  近期参加兵团战友聚会时,看着一张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庞,让我不禁思绪万千。回忆起当年在北大荒的一切,似乎都恍如隔世,毕竟已经是将近半个世纪之前的往事了。8Fi北大荒之情
  当年,我们连队建在万林丛中,三面环山,环境十分清幽。早晨起来,听到的是各种鸟儿清脆悦耳的叫声,夜晚则时不时会传来野狼的嚎叫。由于是新建连队,所以我们的生活条件还是比较艰苦的,住的是帐篷,夏天喝的是山上留下来的小溪水,冬天则是暗红色的河套水或自己化的雪水。伙食方面就更不用说了,一年只能吃上几次肉,平时都是土豆、大头菜。即使在这样的条件下,当年的我们也还是很乐观的——照现在的话说,那就是“苦不苦,想想红军两万五,累不累,想想革命老前辈”。我们自觉是新时代的有为青年,以红军前辈为榜样,不怕苦,不怕难,为了建设美丽的祖国奉献出自己的青春。8Fi北大荒之情
  上山下乡的生活无疑是辛苦的。犹记当年给造纸厂装车的时候,在寒冷的深夜里,外面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我们把能保暖的衣物全部武装到自己身上后,打开门,冒着零下三十八、九度的严寒,顶着刺骨的白毛儿风,到野外地里把麦秸装入造纸厂派过来的车里。虽然当年的我们年轻力壮,但是就算加紧干活,还是感觉四肢被冻得越来越僵硬,东北的冬天简直可以把人的灵魂都冻住!天真冷呀,我的战友、姐妹穆宏春,每次装完车回来后,都要靠近炉子烤烤才行。8Fi北大荒之情
  现在想起来,让人印象最深刻的应该是冬天的时候,大家在当地老职工的带领下去原始森林里伐木的事情了吧。冬天的野外,凛冽的寒风卷着雪花,不断的打到我们的脸上、身上。我们两个女生一组,扛着两米长、半尺宽的大锯,踩着没膝的积雪深一脚浅一脚的向森林挺近。走到森林边缘的时候,积雪已经没到大腿根儿了,我记得当时一眼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望无际的林海,高耸入云的树木静静地矗立在那里,也许大多树的树龄已经达到了百年以上。由于是城市知青,很多人并没有见过这么多高大雄伟的树,大家都兴奋地走来走去,我和另外两个女生挑了一棵尤其粗壮的大树,手拉手想试着围住这棵树都没能办到。这样的环境就仿佛是穿越进了电影《智取威虎山》里,身边好像都能看到杨子荣在穿林海,跨雪原一样。当我们在四处张望的时候,耳边传来的是老职工对各种树木做的介绍:“这种黑褐色树皮的是水曲柳、这种好像树皮上长着眼睛的是白桦树,这种是......”8Fi北大荒之情
  到了伐木地点,我们分小组作业,两人都单腿跪在地上,双手用力端平大锯,选好方向后就一来一往的拉扯着锯起来,锯到树干三分之一处后,再转到相反面锯剩下的三分之二,快锯到底的时候会听到大树发出咔咔咔的悲鸣。这时,为了防止把别人砸伤,我们会大喊:"顺~山~倒~喽~!"随着我们的喊声,大树应声而倒,那声音苍茫洪亮,响彻云霄,仿佛在诉说着时代的变迁。 8Fi北大荒之情
  干完活儿已经是中午了,一上午的体力劳动让我们都感觉饥肠辘辘。这时候我们就各自拿出早上出门前带在身上的馒头,由于天气太冷,这时馒头已经冻得像砖头一样硬了,为了能嚼得动,我们只得用火去烤,但是往往烤到馒头的外皮已经糊了,里边还冻得梆梆硬。条件所限没有办法,我们也只能不管不顾的把这种外焦里冻,芯儿里带着冰碴儿的馒头狼吞虎咽地吃下去。8Fi北大荒之情
  下午收工的时候,我们从森林里出来,那天的天气特别冷,大风卷着雪片子,打到脸上,像刀割一样疼。我们艰难的走在回连队的路上时,突然发现迎面跑过来一群动物,大概有三十多只吧。老职工告诉我们:"那是狼群!大家别慌,别看它,走我们的。"我们这些知青之前哪见过这等阵势,每个人都紧张得要死,心都好像要从嗓子眼儿跳出来一样。就这样,我们默默地加快了脚步,拐个小弯儿,在群狼的注视下溜走了,现在想想当年没被袭击还真是万幸!8Fi北大荒之情
  关于28连的记忆实在太多太多,每一次想起来,总是感慨万千。对于我来说,28连是我迈向成熟的第一步。在那里,我得到了锻炼、成长,生活的锤炼使我坚强,战友们的朝夕相处,使我和大家建立起了深厚的战友情谊。我们是没有血缘的亲人——我们的战友情永恒。8Fi北大荒之情
  最后,我要特别感谢王排长,感谢筹备组的所有成员,是你们的辛劳付出,让我们这些分离了近50年的战友,从国外到国内,从天涯海角,从四面八方相聚在北京。在这里,我要真诚地道一声:你们辛苦了!由衷地、发自内心地感谢你们,向你们致敬!
8Fi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