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青龙河畔的知青们(五)

我在康拜因的工作岗位
时间:2018-06-14 12:47:14  来源:59团8连  作者:郭兴平  

兄弟情ufr北大荒之情

  我刚到八连时,不太爱说话,只知道任劳任怨的好好干活。我的表现得到了领导的认可,被调到了机务排202车组,开上了拖拉机。202车组车长:白明贵,组员:闫兴堂、牛永合和我。ufr北大荒之情
  那时八连刚建点,连队的生活条件相当艰苦。机务排的工作主要是开垦荒地。当时的口号是“歇人不歇车,分工两班倒,今年多开荒,当年就打粮。”那时的小伙子们,接班时个个干净英俊,交班时满脸都是风刮起的尘土,灰突突的,只能看到几颗白牙和两只透亮的眼睛,互相看看都快认不出是谁了。艰苦的环境锻炼了我们,增强了与天斗、与地斗其乐无穷的精神。ufr北大荒之情
  工作之余,几个人凑在一起自娱自乐寻开心。我买了瓶酒,牛永合买了盒罐头,从食堂端了点菜。晚上,在连队的草垡子房里,白明贵吹着笛子,我吹着口琴,牛永合拉着二胡。我们喝着小酒,拉着小曲,说着白天的工作,谈着艰苦的生活,诉说着想家的心思,时而高兴地唱一曲,时而思家不语。真是:话到伤心处,自是泪先流。喝了一晚上的酒,也发泄了心中的忧愁。几个人喝得晕晕呼呼,互相搀扶着回到宿舍,一觉睡到大天亮。第二天,又投入到艰苦的工作中去了。ufr北大荒之情
  因为工作的需要,我被调到“东风”自动收割机车组,担任车长工作。组员有陈学贵、张洪旭。驾驶收割机不像开拖拉机,它沒有驾驶室,只是在收割机的前方有一个操作台,既不挡风也不挡雨,工作起来还要顶着风干,一天下来很辛苦。ufr北大荒之情
  有一天,在知青宿舍门前的一号地割大豆。路过宿舍时,我回去喝点水,刚想休息一会儿,就听有人喊:“出事了!”ufr北大荒之情
  我听到喊声赶紧往外跑,老远就看到陈学贵用一只手捂住另一只手,血从指缝间流了出来,滴在了草地上。他的脸色苍白,很痛苦。ufr北大荒之情
  张洪旭已经吓傻了,呆呆的站在一旁不知所措。他战战兢兢地告诉我:“我看见他啦,他在清理堵在机器里的土块。我以为他干完啦,就启动了……”ufr北大荒之情
  张洪旭还没说完,眼泪就情不自禁的掉了下来。我上去安慰张洪旭两句,不由分说驾驶着“东风”, 把陈学贵送到了团部卫生院。医生很快地进行了包扎处理,安排了住院治疗。ufr北大荒之情
  我对陈学贵讲:“是我沒交待清楚,配合不到位,这事的责任在我。”ufr北大荒之情
  我很抱歉,也很心疼。陈学贵不仅沒怪我,反而挺轻松地说:“沒事,过几天就好了,赶紧回连继续收割,别耽误了工作。”ufr北大荒之情
  他的一席话,让我落下了眼泪。ufr北大荒之情
  这件事教训了我,干什么事情都必须认真仔细,一丝不苟,时刻记住做车长的责任,对工作勤检查多交代,车上车下加强呼唤应答,避免此类事故再次发生。通过这件事,我们之间的感情更加亲密了,团结一心成为了好兄弟。
ufr北大荒之情

脱大豆ufr北大荒之情

  我永远也忘不掉,在八连工作生活的岁月。ufr北大荒之情
  联合收割机809车组的主要任务就是麦收、秋收和脱谷。其中脱大豆是最不好干的活儿,天气寒冷,冻天冻地,戴手套不方便,不戴手套又冻手。我们还要和农工班互相协作,互相默契配合,否则,由于“堵”造成机械故障,就会影响脱谷进度。ufr北大荒之情
  有一次,天气特别冷,戴着手套还冻手.干活的是廉淑清、陈秀娣和吴雅琴等四个人。她们两人一班,跟着拖拉机牵引的康拜因,边走边用铁叉子挑着黄豆穙,喂入脱谷仓。这铁叉子可千万不能碰滚筒。黄豆穙一堆堆的有大有小,千万不能一口想吃一个胖子,将大堆一次挑入仓内。同时,还要注意藏在黄豆穙里的定时炸弹----大冰坨。ufr北大荒之情
  这是谁呀?没攥住的叉子从仓口进了滚筒。我飞一样的,从操作平台上跳了下来,一看,铁叉塞在了滚筒里,叉齿扭曲变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拔出来,我生气的将不能用的铁叉扔出去好远。这活只能摘了手套干,光着手拽出了叉子,又钻进康拜因,更换损坏的配件。这一弄就要一两个小时,我们忙得够呛,她们冻得也够呛。ufr北大荒之情
  说是说,干是干。我们无论是机务排的,还是农工排的,无论是男的还是女的,大家共同战天斗地,深情厚义永载心中。我们这些知青真是同甘共苦啊,我与她们在零下30度的气温下被冻得哆利哆嗦。我看着她们的样子是又可气又好笑,心里不由自主地萌发出兄弟姐妹之情。我有时在排气筒给她们烤玉米吃;有时轮班休息,替她们干些脱谷的活;有时调整大灯,为她们创造吃饭的条件,这是一种和谐的兄弟姐妹情意。ufr北大荒之情
  我们在严寒的冬季赤手练志,两只油手就跟爪子一样,十个手指甲有八个是紫的,手被冻得像小萝卜。说句实在话,我们有时被冻得呲牙咧嘴,哭笑不得;有时被冻得抓耳挠腮,不知所措。再加上喂入豆穙太多或有冰块,致使康拜因一宿得堵三、四回。有时,我还生气的骂上几句。当碰到了重大故障时,我和同车组的陈学贵,张洪旭,就得修理一晚上了。在那漆黑的夜里,空旷的荒野上,隐约几个黑影在辛勤的劳动着。我们边干边叨咕着:“这真他妈不是人干的活。”骂几句就痛快了,干活干得就越发带劲。这冬季脱谷艰辛的程度,是从骂声中体现出来的。    ufr北大荒之情
  我们三人你一句我一语的凑出了一首诗:风霜雪夜脱大豆,滚筒堵了用手抠,苦中有乐自己寻,工作完后乐悠悠。
ufr北大荒之情

支援拉起河ufr北大荒之情

  有一年,八连完成了大豆收割任务。东风自动联合收割机到同江县“拉起河”,支援地方秋收。这个车组的车长是老梁,组员陈学贵、林春福和我。我们雷厉风行的整装,完成收割机的各项保养,奔赴了支援地点。ufr北大荒之情
  我们在“拉起河”村长的带领下,一路轰鸣,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拉起河村”。我们的手脚都冻得麻木了,下了车,大家跺跺脚搓搓手,立即分成两班投入了大豆抢收的工作。人休车不停,时间不等人啊!时间拖长了,大豆就会炸角,把最好的豆角裂开,豆子会蹦出来,造成减产。因此,必须抓紧时间,争分夺秒地进行收割。ufr北大荒之情
  晚上,村长和老乡热情地招待了我们,给我们做了东北生鱼片。鱼是刚刚从江里打来的,拌了一大盆。这是我们第一次吃生鱼,起初,还试探性的品尝,尝过之后,才知道这是好吃的食品。我们喝了点小酒,消除了一天的疲劳。饭后,回到给我们安排的住处。进到屋里,房子挺大,对面炕,屋里挺暖和。可是,一面大炕上睡着有老少三代还有儿媳妇的一家人。我们以为走错了屋,赶紧跑出来,找村长问怎么回事,并要求换一间房子。村长解释,这里的风俗就是这样,客人和主人住在一间屋里,中间挂一道帘就行了。入乡随俗,我们也就只好顺从了。劳累了一天,又困又乏,也顾不上多想,拉上帘,上炕倒头就睡。热乎乎的火炕睡的真解乏,还没顾得上做个梦,天就亮了。新的一天又开始了。ufr北大荒之情
  经过几个昼夜的拼抢,支援抢收的工作完成了。我们还交下了新的朋友。我们走时,村长带领着乡亲们送我们到村口,还依依不舍,再三感谢。并一再表示:“欢迎你们再来。”ufr北大荒之情
  我们恋恋不舍地走了,不时回头看看这些朴实的老乡,忠厚的朋友。我忘不了你们的热情,也忘不了你们的盛情,还忘不了你们的生鱼片。拉起河的乡亲们,我会想你们,我会回来看你们的。再见了,“拉起河”!
ufr北大荒之情

 ufr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