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绿色草原红(84)

第二十六章 搂草打兔子(1)
时间:2018-06-14 11:59:31  来源:独立三团  作者:张凤刚  

  张学文所在的整个团都处在一望无边的大草原上,各营连主要以养马、牛、羊等畜牧业为主,同时也耕种着不少的土地。为了给牲畜准备过冬的“口粮”,每到七、八月份,各连都会组织人员到草甸子上打很多草,然后晾干、码垛,留待冬天备用。一连也是如此,每年夏季也要安排人员到草甸子上去打草。w9M北大荒之情
  打草位于草原深处,为了减少每天在路上的时间,连里决定在草原深处盖一个临时住房,供打草职工居住,这样早晚就不用为往返连队耽误时间了。由于打草任务由农业排承担,所以盖房的任务也就交给了农业排。w9M北大荒之情
  因为是临时住所,所以盖房就采用比较简单的、当地特有的干打垒方式。这种盖房方式起墙不用砖和坯,而是用土“砌”墙。先用四根木柱分别栽到要“砌”墙的两头,再用四根长圆木与两边的立柱捆好,就形成了一个长长的槽,在槽底下铺上一层杂草,然后往这个槽里填土,填满后用一种特制的木槌将土砸实。然后将下面的圆木解开再挪到上面,这样又形成了一个新的槽,再铺草、填土、砸实。这样反复往上,墙也就一层层的升高了,一直达到需要的高度。遇到需要安装门窗的时候,只要在预定的位置将门窗的外框固定好,就会将门窗框嵌在那里,到时候安上门窗就行了。四面墙“砌”好后,上面放上几根房梁再铺上木板、苇箔,盖些土就算盖完了。w9M北大荒之情
  说起来容易,干起来就惨了。当地有句俗话说:脱坯打墙活见阎王。打墙就是说的这个干打垒的打墙,脱坯前边已经领教过了,现在该见识、见识打墙了。那天早上,两辆拖拉机将人员和物资运到了盖房地点,卸完车,季排长分配了各班的任务。因为要盖一个长长的屋子,一、二班负责两面的长墙,三班负责两边的短墙及中间的隔断墙。排长分配完任务,各班就开始干起来了。w9M北大荒之情
  在老班长王家福的指挥下,金有为、董树生和张学文等几名男职工先在两头挖好坑,将立柱栽好,然后把四根横木与立柱捆结实。大家就近挖坑往槽里面填土,看着填得差不多了,王家福老班长说:“我和董树生先打,其他的人看着点儿。”w9M北大荒之情
  砸土使的是专用的木锤,木锤的把儿有二尺多长,锤头有巴掌大小。他们二人各拿了一个木锤,站到了填满土的木槽里开始砸土。只见他们二人面对面抡起木锤,一锤锤的落下,每锤的落点都排列的整整齐齐,随着落点的增加,两个人分别向后倒退着走,一点点的将墙砸出来。w9M北大荒之情
  过了一会儿,金有为和张学文替换下了老班长和董树生。张学文和金有为挥舞着木锤总也掌握不好技巧,不是劲大就是劲小,而且落点毫无规律,不是重了就是偏了。老班长在一旁耐心的指点说:“不要着急,要一锤一锤的挨着排的砸,而且要把锤抡起来,这样才连贯也省劲。”有时说不好就接过木锤再比划几下,在老班长和董树生的指导下,金有为和张学文慢慢的也掌握了相关的技巧。只见他们把木锤高高的举过头顶,借助木锤下落的力量全身用劲将木锤狠狠地砸在土上,然后再借助弹起的力量把木锤抡过头顶,再落下砸在土上,整个动作好像画了一个8字,即连贯又省力。说是省力只不过是自己安慰自己吧了,挥舞着木锤还得反复地蹲下、起来,起来、蹲下,一会儿就腰酸腿疼,汗流浃背了。看到此,老班长说:“再换两个人。”张立新和本地男青年吴幼平又上了。w9M北大荒之情
  砸完一层,把底下的横木解开放到上边再捆好,又形成一个新的木槽,放上一些杂草再往里填土,接着再砸。就这样,墙在一层层的长高。干了一会儿,季排长说:“大家休息会吧,喝点水。”w9M北大荒之情
  为了解决吃饭的问题,食堂也来了一个大师傅,带领几个农业排的职工,在新盖的屋前挖了两个灶坑,架上大锅烧水、做饭,这时已经烧好了一大锅的开水。张学文走到大锅边舀了一碗水正想找个地方坐下来歇会儿喝口水,就听张晓波叫自己:“张学文,来这边坐下歇会儿。”w9M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看见张晓波、赵秀芳等几个人坐在一起,于是就端着大碗走了过去。张学文问道:“有事儿吗?”w9M北大荒之情
  张晓波说:“没事儿。”w9M北大荒之情
  赵秀芳说:“没事就不能叫你过来坐一会儿?”w9M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说:“能啊,能跟你们坐一会儿好幸福啊。”w9M北大荒之情
  赵秀芳说:“那你就常来坐啊,我们欢迎。”w9M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说:“你们班这墙打的不慢啊,张晓波你负责干什么啊?”w9M北大荒之情
  张晓波说:“我打了一会儿墙,腰也疼胳膊也疼,手上都起泡了。”w9M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说:“我的手上也起泡了。”w9M北大荒之情
  赵秀芳说:“是吗?让我看看。”w9M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说:“起个泡有什么好看的。”w9M北大荒之情
  赵秀芳说:“我看看怎么了?”w9M北大荒之情
  张晓波说:“我的手也起泡了,你怎么不看?”w9M北大荒之情
  赵秀芳说:“我就要看他的。”w9M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伸过手去说:“给你看吧。”w9M北大荒之情
  赵秀芳捧起张学文的手一看,两只手上的泡都磨破了。赵秀芳说:“哎呀,都磨破了。”说完抬起头来深情地看着张学文问道:“疼吗?”w9M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望着那清澈的眼睛,心中一动,说:“不疼,一点儿都不疼。”w9M北大荒之情
  赵秀芳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脸一下红了许多,说:“不疼才怪呢,干活小心点儿。”w9M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缩回手说:“下乡这么多年了,手上磨个泡不是很正常吗?没事儿,过两天就好了。”w9M北大荒之情
  中午吃过饭,大家纷纷找地方休息,在阳光的照射下,或躺或坐在草地上,非常的惬意,张学文、张晓波等在草地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干活了,干活了。”排长的呼喊惊醒了大家。经过一上午的实践,大家对这项工作熟悉了很多,打墙的进度也快了许多,下班时就打的差不多了。w9M北大荒之情
  第二天,拖拉机又将人们和相关的物资运到这里,大家七手八脚地忙碌开了,上樑的上樑、安门窗的安门窗、平地的平地,经过一上午的努力,很快一座房屋就有了模样。下午,对房屋内外又进行了整理,铲掉屋内地上的杂草,在中间挖了一条沟当过道,两边自然就是“床”了,上面铺上一层厚厚的麦秸,放上被褥就可以睡觉了。此时,简易食堂也已经搭建好,新挖的水井昨天就能出水了。这里的水皮很浅,在草原上找个低洼的地方,挖下2米左右就会渗出水来,不过这水不是那么好喝,滑滑的、涩涩的。看着各种设施都差不多了,季排长说:“今天早点收工,回去后把行李收拾收拾,明天带着行李到知青宿舍门前上车,咱们要在这里住上十天半个月的,总之是把这里的草打完才能回去。”w9M北大荒之情
  打草主要是用履带式拖拉机拖着八、九台割草机。割草机像理发的大推子一样,走过之后,把草都剪倒了,然后再用胶轮式拖拉机拉着搂草机把草搂起来。一台搂草机有好几米长,一个横粱,下面排满了半圆形的耙齿,横梁上有一个座椅,人坐在上面,脚下有一个踏板,一踩踏板耙齿就抬起来,把搂好的草放下,形成一条“草龙”。然后由人用铁叉子把草堆成堆,再集中起来码成草垛。刚来的那两年,新来的知青只能干些堆草、码垛的活,操作机械的活儿都是老知青等有经验的人。w9M北大荒之情
w9M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