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绿色草原红(81)

第二十五章 一石激起千层浪(1)
时间:2018-06-10 08:34:32  来源:独立三团  作者:张凤刚  

  1973年麦收季节,农业排开始收麦子。北大荒的麦子由于播种面积非常大,收割时都会用收割机,当地人叫‘康拜因’。收割机的一端是个铁制的斜坡,斜坡下面像一把大的理发推子,在刀片的交错中将麦子割倒在斜坡上,会被传送带送到收割机的内部,在里边经过加工、脱粒,然后由两个出口分别吐出麦秸和麦粒。收割时,履带式拖拉机拉着收割机从麦田里走过,胶轮式拖拉机拉着一个拖斗跟在收割机旁边,麦粒就向流水一样注入到车斗中,时间不长就会注满一个车斗。于是拖拉机就会拉着装满麦粒的拖斗向场院驶去。另一辆拖拉机或汽车就会跟上替换,继续接受那如注的麦流。遇到运力紧张时,马车也会来参加运送小麦的工作。Dbf北大荒之情
  农业排的大部分男同志都要围绕着“康拜因”干活,有负责麦秸码垛的,有负责跟车接运麦粒的。Dbf北大荒之情
  金有为带着张学文、张晓波等几个男同志负责接运麦粒的工作。就是站在车斗里将收割机吐出的麦粒摊开到车斗的各个角落,他们轮换着站在车斗里,手里拿着木锨将收割机注入的麦粒或推、或搂四处摊开。收割机的出麦口就在他们的上方,无数的麦粒像打开的水龙头不停地注入,两个人的手脚就不能有停歇的时候,一会儿就是汗流浃背了。在巨大的麦粒流中,不时会夹杂着麦芒、尘土等,不可避免地流到他们脸上、身上,遇到汗水会紧贴在脸上、身上,扎得浑身又疼又痒。还好装满一车,可以换换人,休息休息。Dbf北大荒之情
  还有一拨男同志,工作更辛苦,那就是跟着收割机负责麦秸的码垛。老班长带领着张立新、陈占博等几个男同志负责。收割机的后边挂着一个大铁箱子样的东西,足有一间屋子那么大,是专门接收分离后的麦秸用的。麦秸的出口就通到这里,随着收割机的走动,碎麦秸突突地喷向这里,待装满后,打开后门就将麦秸卸下。为了让麦垛更瓷实一些,还需要有一到两人跳到大铁箱子里,手拿着一把铁叉子在麦垛里踩来踩去。头顶上是不断喷出的麦秸,脚下是高低不平的麦秸,要用铁叉子将不断下落的麦秸摊开、踩实。大铁箱子密不透风,在这炎热的夏季,汗水一会儿就湿透了衣裳,麦秸、尘土裹满了全身,那滋味想想都难受。Dbf北大荒之情
  装完了一个拖拉机车斗,金有为和另一个男知青替换下了张学文和张晓波。张学文和张晓波跳下拖拉机,张晓波边扒拉着满脑袋的麦屑边说道:“这叫什么活啊,弄的我衣服里都是麦粒和尘土。”Dbf北大荒之情
  正巧,陈和平赶着大车过来了,看到张学文和张晓波,陈和平说道:“张学文、张晓波,你们到车上来坐会儿啊。”Dbf北大荒之情
  二人跳上马车,问道:“你们也来运麦子啊?”Dbf北大荒之情
  陈和平回答说:“是啊,听说拖拉机运不过来了,让我们也来帮助运麦子。”Dbf北大荒之情
  张晓波说:“你们来了好啊。”Dbf北大荒之情
  陈和平说:“好什么好?”Dbf北大荒之情
  张晓波说:“你们接麦子的时候,我们可以歇会儿啊。”Dbf北大荒之情
  陈和平说:“奥,敢情你想偷会儿懒啊。”Dbf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说:“这活儿老干还真是够受的。”Dbf北大荒之情
  陈和平说:“谁能老干啊,这不太阳都快下山了,你们也该收工了吧?”Dbf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说:“想得美,天黑了有电灯啊,不到半夜是收不了工的。”Dbf北大荒之情
  经过一段时间的奋战,终于完成了麦收的任务,农业排又开始了铲地的工作。这天收工时,排长季春生通知:今天晚上全体职工都到二连大食堂去开广播大会。Dbf北大荒之情
  往回走的路上,张立新问张学文说:“今天晚上开什么会啊,还到二连的食堂去开?”Dbf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说:“不知道啊,到时候就知道了,这么大的会,又是广播大会,一定是上边召开的,与咱们关系不会大的。”Dbf北大荒之情
  回到宿舍洗把脸,张学文、张立新等就向食堂走去,打过饭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吃。陈占博、陈和平等也端着碗围了过来,陈占博说:“听说要开广播大会,还要到二连去开,也不知道是什么会。”Dbf北大荒之情
  陈和平说:“听说是开批判大会,也不知道批判谁。”Dbf北大荒之情
  张立新说:“放心吧,肯定批判不到你我的头上。”Dbf北大荒之情
  吃过饭回到宿舍休息了一会儿,金有为副班长说:“走吧,开会去了。”Dbf北大荒之情
  知青们三三两两向二连的大食堂走去。一连和二连的知青,虽然住的相距并不远,可由于不归属一个连队,工作也不在一起,相互间见面的机会也不是很多。这次又来到二连大食堂,一切都有点陌生感。Dbf北大荒之情
  走进大食堂,遇见从前的老同学,大家相互热情地打着招呼。看到张立新、张学文他们进来,方海成老远地就喊到:“老同学,好久不见啦,怎么样一切还好吗?”Dbf北大荒之情
  张立新回答说:“还是老样子,今天开什么会啊?”Dbf北大荒之情
  “不知道,听说是开批判会。”方海成说。Dbf北大荒之情
  “批判谁啊?”张学文问。Dbf北大荒之情
  “不知道,等会儿不就知道了。”方海成回答说。Dbf北大荒之情
  几个人找了个地方坐下来,方海成拿出烟来说:“抽一根吧。”张学文、张立新接过香烟,抽了起来。Dbf北大荒之情
  这时开会的人已经来的不少了,偌大的食堂几乎都坐满了,还有人在往里进,来晚的就站在了后面。Dbf北大荒之情
  快8点了,只见李营长走上了台,大声说着:“请安静,请安静。今天我们在这里召开广播大会,内容是批判破坏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的两名领导干部,今天的大会是在团里召开的,此时这二人在团部接受批判,我们在这里以听广播为主。”Dbf北大荒之情
  一会儿,广播里传来周团长的声音,首先宣布批判大会现在开始。接着一个团负责人宣布了二人的罪行。主要是利用手中的职权,以为知青安排好工作、入团、入党等诱奸、强奸女知青多名,有的还造成严重的后果。接着是有关人员对其所犯罪行的揭发批判。周团长做了最后讲话,讲了这两个领导干部辜负组织的培养和期望,不注重思想的改造,道德败坏,利用人民赋予的权利,诱骗强奸女知识青年,所犯的罪行性质恶劣,严重破坏了毛主席上山下乡的战略部署,必须给予严肃的处理。讲话同时还号召广大知识青年,不仅要深入批判这种罪行,还要大胆揭发类似的情况,如有发现一定严肃处理。Dbf北大荒之情
  散会了,大家议论纷纷的走出会场,边走还边议论着,从议论其二人的罪行,逐步延伸到身边的人和事来。Dbf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正走着吗,就听后边杨秀丽叫了一声,“张学文。”Dbf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于是停在路边问了一句:“有事吗?”Dbf北大荒之情
  杨秀丽看到大家都走远了就说:“这些日子你怎么不理我了。”Dbf北大荒之情
  “没有啊?”Dbf北大荒之情
  “怎么没有,我都回来半年多了,发现你总是在躲着我。”杨秀丽接着说:“咱们就算不成也应该像以往一样,毕竟我们还是同学呀。”Dbf北大荒之情
  “对,我们是同学,但我们之间最好还是保持点距离的好,以免引起大家的误会。”Dbf北大荒之情
  “也是,今天的会你听了吗?”Dbf北大荒之情
  “当然听了。”Dbf北大荒之情
  “咱们这里也有这种情况。”Dbf北大荒之情
  “是吗?不会吧,有人欺负你呀。”Dbf北大荒之情
  “没有,再说了有你在,谁敢欺负我啊,以后就不好说了。”Dbf北大荒之情
  “没关系,如果有人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一定替你出头。不过恐怕以后就轮不到我当护花使者了。”Dbf北大荒之情
  “恐怕这里没人能当上了。”Dbf北大荒之情
  “为什么啊?”Dbf北大荒之情
  “我父母想给我办转插,也就是让我回河北省老家去插队。”Dbf北大荒之情
  “也不错,可以离北京、离家近点。”Dbf北大荒之情
  “到那里人生地不熟的,我不太想去。”Dbf北大荒之情
  “时间长了不就熟了吗?再说肯定还有不少亲戚在吧。”Dbf北大荒之情
  “那倒是。可在这里有这么多同学多熟啊。”Dbf北大荒之情
  说着走着来到了宿舍前。杨秀丽说:“到了,我要进屋了,你也回去吧。”Dbf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说:“好的。”Dbf北大荒之情
Dbf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