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后知青时代-北大荒》(83)

第四乐章 我们的故事讲不完(二)
时间:2018-03-27 11:10:16  来源:北大荒知青志愿者委员会  作者:春明  

从“人”到“众”——相帮相扶的故事(2)PGv北大荒之情

  我们在本节讲述的第二个故事,也是一个北大荒知青在荒友的支持下,与疾病奋力抗争的故事。这个故事要从一次巧遇说起PGv北大荒之情
  为纪念上山下乡40周年,2009年9月15日,北大荒知青策划组织了一场集文艺演出和表彰先进于一体的大型晚会。晚会会场设在北京展览馆剧场,两千九百多名北大荒知青济济一堂。当晚,43团荒友周振嘉有幸成为这场晚会的观众之一。坐在座位上,他听到后边有人聊天,声音似乎有些耳熟。一回头,嘿,这不是我家的救命恩人嘛!PGv北大荒之情
  这个被称为救命恩人的,是63团荒友杨翔。原来,12年前,周振嘉的夫人肝病恶化,需要做肝移植手术,荒友们除了给他们捐款外,还帮着找到了我国肝移植手术的佼佼者、也是兵团战友的杨翔。杨翔妙手回春,经过他的手术医治,周振嘉的夫人不仅走下病床,而且至今已经存活了十一、二年,创造了这类手术第二长的存活记录。PGv北大荒之情
  周振嘉想不到,会在9·15晚会上和杨翔相遇,还正巧坐在前后排。更让他想不到的是,这位救命恩人在挽救了他夫人之后不几年,自己也因接触肝炎病毒过多,不幸患上肝癌,并先后两次换肝。而最终,在大家——包括众多荒友的支持鼓励下,杨翔战胜了生死考验,重回手术台旁。PGv北大荒之情
  杨翔(63团知青):我是北京知青,1967年下乡来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63团依兰营,先后干过农工、制材工和拖拉机驾驶员。1973年9月,我被首都医科大学医疗系录取,成为那一时代十分稀少的一名大学生。1977年3月我学满毕业,被分配到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普外科。1998年7月,我和另外三名同事一起赴澳大利亚墨尔本Austin肝脏移植中心深造,回国后创建了北京第一所肝脏移植中心。1999年7月21日,我中心成功地实施了第一例同种异体肝脏移植手术,从而奠定了在中国北方区的领先位置;我也由当初一名普通的住院医师,成长为普外科副主任、肝胆外科主任、教授。PGv北大荒之情
  2005年11月7日,是个星期一。杨翔像往常一样早早地来到医院,巡视完病区,做好当日的术前准备,接着实施完一例结肠癌切除手术。下手术台后,他突然感到有些不适和疲劳,吃完午餐后就躺在办公室沙发上休息。不到一刻钟时间,他觉得心慌、憋气,浑身出虚汗。歇了片刻,杨翔到厕所方便,突然感到一阵恶心,呕出了一大口鲜血,随即头晕目眩。凭着多年丰富的临床经验,他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PGv北大荒之情
  杨翔:我们做医生的由于长期的接触传染源,手术中难免发生医源性感染。我在2002年体检时就发现感染了乙肝病毒,当时凭借自身状态良好,“掩耳盗铃”,没有重视,之后又遭遇高毒力病毒多次感染,使得病情发展迅速。如今发生了大量呕血,我知道,病情已经发展到肝硬变程度。PGv北大荒之情
  经过检查,结果比杨翔预测的还要糟糕:肝硬变合并肝癌!作为一名专职的肝脏外科医生,杨翔对肝癌的预后太明白了:最佳的治疗方法就是进行肝脏移植。可是,事情轮到自己头上,这位曾经用肝脏移植手术挽救了众多生命的外科医生却犹豫了起来。PGv北大荒之情
  杨翔:最大的麻烦莫过于太明白。医生患了自己本专业的疾病并不少见,但是寻遍全世界,也难碰到搞肝脏移植的医生自己接受肝脏移植的先例。高度的风险和高昂的费用都使我难以抉择。我那年55岁,事业正值黄金年代,而且上有80高龄的父母,下有刚刚完婚的儿子、儿媳,稳定的生活刚刚开始……PGv北大荒之情
  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杨翔供职的朝阳医院领导一班人做出决定:“不惜一切代价,投入最大的人力、物力、财力,竭尽全力抢救杨翔”。知青战友们也闻讯赶来,他们为杨翔安排好全部外围所需,并且在经济上做了充分的准备。大家说,我们不懂医术,也不会用手术刀,但我们可以尽自己的所能,在精神上鼓励他,在物质上支持他。PGv北大荒之情
  杨翔没敢将要进行肝移植手术的消息告诉父母,手术当天,是一群荒友聚在手术车旁,献上他们诚挚的祝愿。就这样,带着同事和荒友们送来的温暖,杨翔作为一名患者,躺在自己曾经无数次救治他人的手术台上。手术进行得很顺利,术后4个小时,杨翔就能睁开双眼,重新注视着这个世界;术后2天,已经可以下地,吃弟子买来的水晶肘子,一切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可谁也想不到,术后第4天,杨翔突然感到右侧腰部剧痛。经血管造影,证实为肝动脉血栓形成,危在旦夕!此时,抢救生命的唯一措施是再次实施肝脏移植,并且必须在72小时内完成。PGv北大荒之情
  从以往的病例来看,肝动脉变异的发生率只有4%,肝动脉血栓的发生率为2%,“围手术期”二次肝移植的发生率也仅仅8%,这么小的概率,却偏偏让杨翔全部赶上了!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从中作梗,要故意考验一下这位世界上唯一一位接受肝移植手术的“肝移植医生”。此时此刻,连杨翔自己都做好了必死的准备,他召开了家庭会议,口述了遗嘱,确定了墓地,让朋友提前准备了寿衣……PGv北大荒之情
  在万分危急的时刻,朝阳医院的领导和同事没有放弃,杨翔的亲人没有放弃,心心相系患难与共的知青荒友更没有放弃。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朝阳医院成立抢救班子。2005年12月7日,找到了全国唯一的B-型供肝,马上进行了二次手术,杨翔被一双双热情有力的大手,生生从鬼门关上拉了回来。PGv北大荒之情
  为了庆贺发生在杨翔身上的生命奇迹,荒友们决定,要在农历正月初二那天举办一个庆祝活动。这时候,杨翔已经从术前一个180斤的“壮小伙”,瘦成了只剩下128斤干瘪汉。为了以更好的形象面见荒友,展示自己的报答之情,他偷偷摸摸地开始了锻炼。PGv北大荒之情
  杨翔:当时很快就要临近春节了,听说知青老友们要在年初二那天为我庆贺,以我当时的身体状况,很难出席。我不愿意让荒友们失望,就每天偷偷地在病房外安全通道楼梯处练习爬楼梯,希望尽快恢复体力。起初每爬一级台阶都要付出极大的体力,经过努力,最终可以连续爬三层了。我有了底气,正式接受了邀请。在大年初二那天,伙伴们用车把我接到饭店,隆重地为我举行了新生庆典。我终于战胜了病魔,又一次回到知青这个大家庭。在大家的鼓励支持下,我出院后仅休息了一个月,就开始正常上班,重新站到手术台旁。PGv北大荒之情
  2006年12月8日,是杨翔离开北京奔赴黑土地40周年纪念日,也是他进行第二次肝移植手术一周年的日子。这天,荒友们预定了宾馆和宴会厅,为杨翔庆生,同时也为杨翔80岁的老母亲祝寿。PGv北大荒之情
  在知青们的簇拥下,事先并不知情的杨翔父母走进宴会厅。一幅鲜红的对联扑入他们的眼帘:“慈母八十华诞父爱母爱亲情”,“知青四十岁月青春奋斗友谊”,横批是“重生一岁”。看到对联和寿宴,80岁的老人先是一愣,随后乐得手舞足蹈。是啊,岁月年华蒸煮出的爱情亲情,黑土地上凝炼出的情谊友谊,可以支撑着人生,跨越生死,创造奇迹。PGv北大荒之情
  一个北大荒知青,在亲人、同事、荒友的支撑下战胜重病,重回工作岗位,这是天大的喜事;而重回之后,不以弱者自诩,不以病号自居,而是付出十倍的努力,打起百倍的精神,回报社会,回报亲人,回报同事和荒友,这更是北大荒知青的铮铮本色。荒友杨翔是这样做的,荒友国铁成也是这样做的。PGv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