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1990版《北大荒风云录》(171)

“烟泡儿”
时间:2018-02-14 15:03:38  来源:原21团北京知青  作者:董彦  

  在北大荒生活过的人,都知道“烟泡儿”的厉害。因为它,有人冻伤了漂亮的脸蛋,有人冻掉了手指脚趾,有人还因为它迷了路,丢了命。zwk北大荒之情
  北大荒寒冷、漫长的冬季,原野上的积雪呈粉末状。遇到降雪又刮风的天气,地表的雪粒被风搅到空中,空中的雪片又从上飘向大地,形成了“漫天飘白飞棉絮,相隔数米不见人”的奇特景观。这,就是“烟泡儿”。zwk北大荒之情
  刮“烟泡儿”时,景物被雪遮挡,沟坎被雪填平,道路被雪堵塞,不论外出作业的人员还是车辆极易被风雪困住。因此,一刮起“烟泡儿”,人们往往缩回了家中,守着火炉、火墙、火炕,足不出户。zwk北大荒之情
  到北大荒后的第一个春节前夕,我可实实在在尝到了一次“烟泡儿”的滋味儿。zwk北大荒之情
  那天,班里八名同志奉命到二十多里外的完达山上运木料。当两台“东方红”拉着雪爬犁开到料场时,深灰色的阴云突然由远及近,象幕布一样从空中压了下来。接着,阵阵寒风裹挟着雪粒平地而起,抽打在身上、脸上,象刀割一样疼痛。zwk北大荒之情
  班长是五六年转业的老军人,忙不迭地大声喝道:“快!要刮烟泡儿了,快装车!”zwk北大荒之情
  天,愈来愈暗,风,愈来愈急。狂舞着的雪粒、雪片象一道道幕墙很快挡住了浓密、低垂的云层。左边、右边,前边、后边,到处都弥漫在白茫茫、灰蒙蒙的迷雾之中。zwk北大荒之情
  当我们匆匆装好木料踏上归途时,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俗话说:“雪上高山,风掠平地。”车刚刚转出山坳,疾风就迎面扑向蜷缩在爬犁上的我们。热量在一点点地而又飞快地散去,呼出的热气在每个人的胸前形成了一片片白霜。很快,白霜又聚成冰凌悬挂在胸前。每个人除了眨动的眼睛和转动的眼珠,胡须上、眉毛上、眼睫毛上,都挂满了层层冰霜。zwk北大荒之情
  为了驱寒,我们不得不随时调整迎风面,或背对来风,或侧向来风,或干脆将双手对插在衣袖里怀抱着双膝和脸部用狗皮帽顶着来风。后来,大家又设法用一切可以挡风的东西——纸张、麻袋甚至书包遮挡在自己和寒风之间。zwk北大荒之情
  天更暗,雪更大,风更疾。“烟泡儿”飞滚,大雪夷平了沟堑,遮掩了道路。路沟边干枯的野草丛,连尖梢都被大雪淹没了。唯一的路标,只有那模模糊糊、若隐若现的电线杆。zwk北大荒之情
  为了凭借电线杆辨明方向,也为了排除道路上过厚的雪堆,两辆车时走时停,轮流开路前进。为了不失掉联系,我们约好:两车最远距离不得超过三十米。同时,为了防止两车碰撞,始终亮灯行驶。zwk北大荒之情
  也许是天晚了,也许是云更厚了,也许是雪更大了,反正四周的色调愈加昏暗了。一切都处在灰茫茫的朦胧中:朦胧中摇曳的车灯,朦胧中向后延伸数米后又消失在朦胧中的道路,朦胧中被依次推向车后朦胧世界中的电线杆……zwk北大荒之情
  “千万不要睡着!”朦胧中传来老职工李福荣的告诫,“睡着时人容易被冻伤,甚至有可能永远不会醒来!我的左脚拇指就是乘车睡着时冻掉的……”zwk北大荒之情
  一阵恐怖顿时驱走了我们的倦怠感。我们情不自禁地用被冻得僵硬的躯体互相挤靠碰撞,用“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的语录互相激励,而内心里时起时伏一种说不出滋味的企盼。zwk北大荒之情
  时间在流逝。zwk北大荒之情
  我不知别人,却感到这时间里,我似乎已经被永远永远地冻结了……zwk北大荒之情
  凛冽的寒风仍在呼呼地怒吼,一刻不停,象狼嚎,象虎啸,象。灾难临头人的呼叫……它伴随着拖拉机忽高忽低的喘息和爬犁压在积雪上发出的“嘎嘎”怪叫,形成令人难以忍受的古怪旋律。阴郁的调子带给我们朦朦胧胧的忧虑:如果迷了路,或者被大雪围困住,那后果……zwk北大荒之情
  “烟泡儿”刮了不知多久,时间也不知过去了多久,突然前面车上传出了惊叫声,接着又是一阵欢呼声。原来,车已经开进了我们的驻地;由于天黑、雪大、风急,车头快撞上房屋时才发现!zwk北大荒之情
  我们赶忙跳下车来,又蹦又跳,又搓又揉,生怕冻死过去。不知是谁看了手表,下山后这二十多里路,我们在零下四十多度、风雪迷漫的道路上,竟足足拼搏了七个小时!zwk北大荒之情
  啊,北大荒的“烟泡儿”,总算没有把我们吞没。
zwk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