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回访

重返故乡二龙山(二)

时间:2017-12-29 10:09:53  来源:6团  作者:王建  

  9月30日,二龙山的蓝天格外晴朗,绿水格外清澈,阳光格外温暖。脚踏着熟悉的黑土地回连队拜访亲人,我们也格外高兴。x9E北大荒之情
  当老连长领我们走进老牟排长家的院子时,他老正和孙子背对着我们干活。x9E北大荒之情
  “老牟,你看谁来了?”x9E北大荒之情
  老牟转身瞧了瞧,“是你啊,老刘。”x9E北大荒之情
  “是啊,还有两位呢,天津知青。”x9E北大荒之情
  老牟怔住了,仔细端详我们半天,终于认出了我们。x9E北大荒之情
  老牟已经70多岁了,身板依然硬朗挺直。他有二女六子,可谓儿孙满堂,人丁兴旺。这个家庭可谓全连首富,不比城市家庭生活差。身边守着的大儿子在队里承包了几百亩土地。大儿媳是双鸭山知青,现已落户扎根,为了方便大伙,自己开了个小店,食品杂物,日用百货,应有尽有,小小资本最少也有七、八千元。二儿子是全连有名的能工巧匠,儿媳是全连最老实的老蔫之女。他们居住的房间是兵团时期的大食堂,一分为四。80多平方米的住房分为寝室和客厅,全一茬的水曲柳地板地。屋里崭新的桌椅床柜等家具,铝合金门窗装修得严严实实,且富丽堂皇。隔壁的汽车库,存放着私家的汽车,每周去场部两次,可以拉上乡亲们,当然要花钱了,不过费收得合理,钱花得高兴。另外一间大屋是木材加工车间,30多平方米的面积安置着加工木材用的电锯、电刨等系列工具。院子干干净净,整整齐齐,俨然一所别墅。这是个小康之家,吃不愁,喝不愁,花钱也不缺。看到他们的生活,我仿佛就看到了二龙山人的希望。x9E北大荒之情
  “老牟的晚年太惬意了,无锡、哈尔滨、上海常常游,山东家乡尽情走,真是好日子呀。”老连长说。x9E北大荒之情
x9E北大荒之情
  与之相反的是李秀英家,境况惨淡。李大姐领我们走进家门,指着墙上挂的那面镜子说:“我搬了几次家,柜子桌子都扔掉了,就留下这面镜子,我舍不得。”x9E北大荒之情
  那面镜子是我们1973年离开二龙山时买给她留作纪念的,至今仍然保存完好。听着此话我潸然泪下。多么真挚的友谊,她时时刻刻在惦念我们,记着我们。这是一面心灵的镜子,折射着纯净的灵魂,照耀着朴实的人们。x9E北大荒之情
  15年前,她丈夫老王病危,临终时拉住李秀英的手托嘱:五个孩子,三个大的都能独立,将两个小的交给山东老家大伯那儿,你就走道吧。李秀英心潮翻腾,说不出话来。老王舍不得离开,直到李姐告诉他,你就放心吧,我一定把他们都拉扯大,我不会走的。这时候,老王才长吁一口气,闭上了眼睛。x9E北大荒之情
  老王是位革命功臣。1948年他在山东老区入伍,跟随解放军打天下,先后参加过辽沈战役、平津战役、抗美援朝,后随军转业到北大荒。他在部队多次立功受奖。老王勤恳老实,平时沉默寡言,埋头干活,除了一支大烟袋时常拿在手里,叼在嘴上,永远也吸不完,再也没有其他嗜好。记得我初到连队的那个隆冬腊月,北大荒天寒地冻,是他亲手教我编篱笆。那时候,他有哮喘病,还是坚持劳动,尽管一镐刨下去只不过是一白点,但是每天照例完成十几个直径20厘米、深30厘米的坑用来埋篱笆,他就是这样自觉地默默无闻地工作着。x9E北大荒之情
  李秀英是个刚强的女性。15年前,其长子21岁,其他几个孩子都未成人,李姐硬是靠着那种拼搏精神闯过来了。如今孩子们都已成家立业,李姐也老了,满脸皱纹,头发零乱,双眼无光。当问到她生活来源时,她叹息着低下头。x9E北大荒之情
  老王过世后,队里按照规定(解放前参加工作的老革命遗属有补助费)说是每月可发给李姐60元,可是两年没发了,找到队长,队长却说:“你别逼我好不好?”x9E北大荒之情
  队里没钱,发不出来,就算了,也没有要花的钱,就是买粮、买佐料,孩子们给点也就够了。平时,孩子们送菜、送柴、挑水。如果有力气,李姐还能帮别人打工,挣几个钱。x9E北大荒之情
  听到这里,我被感动了,我恸哭了,连忙掏出400元钱送给李姐。是敬佩?是怜悯?是奖赏?还是资助?我也说不清楚。但我清醒地知道,在我面前矗立着一座高山,挺拔着一棵青松。她执意不肯收下,大家劝说,她才泣不成声地认可。x9E北大荒之情
  从山东老区走出来又来到北大荒建功立业的人民,你们是何等高大,你们与党与国家一脉相承,息息相通,甘愿为之献身、拼搏。不是你们愚昧无知,不是你们自甘贫苦,是你们品德高尚,是你们与党同心同德。
x9E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