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回访

重返黑土地 一路荒友情

时间:2015-09-14 10:47:38  来源:4团网站  作者:张忠诚  

  我们是原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一师四团十连的六位上海知青,相约重返阔别三十多年的第二故乡——黑龙江畔的逊克县库尔滨上道干兵团十连探亲,顺道探访津、京、哈市的十连和七连的荒友。K49北大荒之情
       七月五日上午十点半,动320次列车从上海虹桥站发车,飞驰在京沪高铁线上,我们欢悦地享受动车软席的舒适。下午三点半,动车准点停靠天津南站。我们天津联谊会长张杰玉和河北区粮食局长杨振生及胡家兰荒友早已开车来接站。天津南站是京沪高铁新开的车站,交通不便,津友们也"借"接我们上海荒友的光,第一回光顾远离市区的高铁南站。相拥战友,我又后悔不该坐这趟车给他们带来不便。杨局张会长二话不说,抢过行李带我们上了面包车。在车上,大伙手拉手互相问侯,真有说不完的话。面包车拐进第六大道饭店门口,嗨!想不到我们十连天津荒友北京女婿孙志祿大哥上午特地从北京赶到天津来陪伴我们。二平和荣珍夫妇已在饭店备好酒菜就等我们到来接风。发小荒友的情谊全在酒里,我端起酒杯谢津友。我们高兴,痛快!千言万语全在酒里,这就是十连荒友的真情!     K49北大荒之情
  七月六日,我们全住在会长张杰玉家里.。上午大伙儿忙着包饺子,拌四样馅四种口味的水饺,你赶皮她包饺,热闹极了。电话铃声也不断,天津十连的荒友闻訊真心相邀晩上宝轩府渔坊饭店见,七连王文英和张斌听说胡丽瑛两口子来天津了,急忙忙放下孙子;托付别人照看病人,从家里从医院也赶到张杰玉家。我们这群少时相识,白发相见,各自返城三十多年后在津重聚,真有说不完道不尽的青春十年洒在库尔滨的酸甜苦辣。北京的电话又传来十连杨全兄弟王淑兰小妹关切的问候:“几号能到北京来,我们会按排好活动日程的”。中午,远在北京昌平游玩的哈市荒友左桂范大姐在电话里得知我们在天津,她放下电话后,人生地不熟的左姐急冲冲一路问訊,傍晚也从昌平赶到天津和大家相见。晚上,在宝轩府渔坊饭店,我们十连和七连的天津荒友为我们备上丰盛的宴席。我们相邀入席把盏举杯,甘醇的津酒一杯一杯,手中的相机一闪一闪,聚会的荒友倩影留在相机里,此景此情会永远珍藏在我的记忆中。不太会喝酒的我,捧起酒杯真诚的为我的荒友们敬酒,谢谢津友们的盛情,感谢库尔滨的十年知青生活,让我人生有这么多好兄弟姐妹,我祝大家安康幸福。我喝得脸红了,有点醉了,可我心明镜似的,好像又回到当年连队会歺时,你一碗我一碗,真爽够哥们。K49北大荒之情
  七月七日一大早,杰玉和志禄大哥已张罗着为我们做可心的早饭。上午,我们六人坐上去津郊蓟县的火车,绕有兴趣的要游玩蓟县盘山。周六,坐绿皮列车去蓟县的人太多了,车厢内挤满人,我们站立在拥挤的车厢里说说笑笑。当年下乡时,我们从上海到黑龙江龙镇火车站坐了三天三夜的火车不就是坐这样的绿皮列车吗。刘勇戏说:“返城几十年沒坐过这绿皮车,现在再来享受一番” 。好在三个小时路程,我们就到蓟县,来到津郊山区,住进“农家乐”孟家小院。休息一下,我们开始登山游览“京东第一山”——蓟县盘山。盘山是津郊名胜仙景,山上有很多清乾龙皇帝手迹刻印,此山又有东五台山之美称。山势俊美,树草繁丛,景点可观。曾听杰玉会长透露打算在明年如举办104联谊会,在适当时间放在蓟县盘山召开。我爬山游玩格外情趣高昂,脚底有力。盘山是值得一游,届时我们十连的津京沪哈荒友们闻津友号令会齐聚盘山。K49北大荒之情
       七月九日早上,下了一夜雨的盘山,雾云绕山。我们搭上客班车启程从蓟县直接去北京。津京公路车辆不多,我们坐的班车疾驰。不一会北京荒友约会接站的电话,一个接一个传来。坐在车里,我们聊起快要见到几十年未见过面的北京荒友,不知容貌变化有多大,还能认识吗。地铁陶然亭站到了,我们一出站,杨全兄弟孙志祿大哥和王淑兰霍桂秋小妹全拥上来相见,互相问候。多少年弾指一挥间,我们彼此容貌依旧,只是白发稍染,当年的少男少女,现都是爷爷奶奶辈。王淑兰抱住李玉兰,激动万分,二位是当年十连的病友,重逢已是三十八年后。K49北大荒之情
  不一会,我们从住宿宾馆来到“老根饭庄”,我们十连当年的炊亊班战士现在是电訊教授霍永庆,早已在饭庄门口迎候我们,他和杨全荒友备下酒菜为我们上海兄弟“接风”。王淑兰、小秋和志祿大哥又从包里拿出准备好的北京公交卡和公园门票卡,递给我们人手一张,关照我们好好在北京游玩数日。我们捧着卡,荒友情,一股暖流涌上心头。K49北大荒之情
  七月十日上午,北京荒友王淑兰和霍桂秋领着我们乘车兴致勃勃地去参观游览天坛公园。任建设荒友患感冒听说我们游天坛,不顾身体虚弱也赶到天坛陪我们。游完天坛一行人直奔天安门,中山公园等北京名胜古迹。晚上,十连很多荒友齐聚在北京"大鸭梨"饭店,设宴欢迎我们上海荒友到北京。在杨全小庆志祿大哥引领下,我们见到了几十年未见过面的北京战友宋平雁、于聪聪、王连茹、郑世东、冯国庆、杨连啟白风云夫妇、任建设夫妇,还有王淑兰和霍桂秋。我们天津荒友朱宝平魏荣珍夫妇和刘斌香又从天津赶来北京陪伴我们。宴席中,窗外面下起大暴雨。在大雨大风中,沙涤荒友闻訊冒雨开车从京郊公司赶来。此时我们十连京津沪二十四名荒友在北京三十余年后的重聚。故人相见,真情厚意,欢歌笑语,唯见知青情结浓。笑声中传来女声报告:报告!我是十连知青宋平雁;我是北京知青冯国庆;我是十连王淑兰……一声声报告声,勾起我们对当年的知青连队生活的回忆。K49北大荒之情
  七月十一日,一早王淑兰和霍桂秋就赶到宾馆,陪送我们坐车直奔颐和园。我们在颐和园门口,见到早己在等侯我们的朱宝平魏荣珍夫妇,小王小秋把我们托付给宝平夫妇后才放心离园。二位荒友小妹的真情令人感动。宝平小魏领着我们畅游颐和园昆明湖,万寿山,长廊。青山绿水,长桥庭院,多姿多彩的皇家花园,气派非凡。我们流连往返,拍下一组又一组精致彩照。午后,我们又奔圆明园参观。圆明园的树草绿茵下,掩不住断壁残瓦,真是国弱山河破,任荑人欺。K49北大荒之情
  此时,孙志祿滬广珍夫妇在北京食府订下包间,电话催我们晚上赴宴,老孙大哥要让我们尝够正宗的北京风味小吃。果不其然,我们团坐在北京食府的雅间,可口地道的北京小吃摆满圆桌。我忍不住拿起筷子先品尝炸糕,又品尝平生首回吃的麻豆付。刘勇端起大碗连喝二碗北京豆汁,酸酸的,浓浓的北京豆汁让他连呼过瘾。一道道一盘盘老北京地道风味小吃,让我们开眼又撑饱肚子。K49北大荒之情
  七月十二日清晨,我们还在睡梦中。一阵电话铃声催我睁开眼睛,原来是北京姑爷哈市荒友沙涤老弟,早早开着商务别克车来接我们去游览八达岭长城,十三陵等名胜古迹。我们坐上车,沙老弟平稳地开车带我们直奔八达岭高速公路。一路一片萃绿山峦,京郊风光尽收眼内。不一会,我们车已到八达岭高速公路收费口。在公路交通指示牌指引下,我们车却来到八达岭长城山脚下一个村庄,却被強行带到所谓停车场,堂堂国道却成了少数地方民众的取财之地。很多来游玩长城的游客被截下,被迫上他们的小饭店就歺,然后陡步上长城。见此状况,我们游兴登时消减。沙涤老弟不买帐,拿起手机向北京市有关方面反映,反遭当地人讥讽“胡锦涛来了还得付买路钱”无奈之下,沙涤掉转车头,要带我们去另一段长城游玩。车行叉道口,一辆警车超前行驶,聪明机智的沙老弟赶紧靠上,紧跟警车后面。我们连过几道拦卡,却柳暗花明的顺利直达八达岭长城旅游地。K49北大荒之情
  攀登长城开始了。我们都年过六十了,兴致盎然地爬长城。长城在崇山峻岭中延伸,一山比一山高,长城两边山体伟岸,松涛阵阵,我们心醉了。我们随着人群朝西北方向攀爬,原打算登高到北坡的索道下长城。我们女将李玉兰和胡丽瑛互相牵手爬过两座城门烽火台。无奈,身不由已,身体较差的李玉兰实在爬不动了。两位女将打道回原地去休息,我们四人继续登长城。长城每座烽火台都坐落在每个山头上,好不容易爬上一座烽火台,以为到了长城顶。登顶一瞧,嗨,下一座烽火台更高更陡峭。又登一顶,永生和祥兴也吃不消了,只好也转身打道返回。我和刘勇还有勇气和脚力,继续往上攀登。我俩一口气连爬两座峰台,到了顶一打听离索道处还有一半路程,回身一看,几位同伴不见踪影,我们心里不放心。我俩商量登长城就到此,我们都是“好汉”,往回走去找他们。我们六人在登长城入口处“会师”了,岁月不饶人,我们都是老年人能爬上那么高的长城,我们知足了。吃过午饭已下午二点多,天转阴。沙涤又驾车带领我们游玩十三陵的定陵和长陵,我们在皇家陵园走马观花,怱怱参观游览一遍,又启程直驶鸟巢。全天游玩结束了,沙老弟百忙中抽空一天驾车陪伴我们,辛苦了,感谢沙老弟。K49北大荒之情
  七月十三日,我们打算以天安门为轴心四处参观游玩。一早,荒友王淑兰和霍桂秋就赶到宾馆。我们一行八人乘车来到天安门广场,接受安检后进入广场内。淑兰和小秋帮着看管包及杂物,我们几人排队瞻仰毛主席遗容。毛主席纪念堂前排着一圈圈约有几里路长的队伍,我们在队伍里有序地排队,缓缓地向前移动。大约五十分钟,队伍已到纪念堂门前,过了安检通道,我们队伍已肃静极了。进入纪念堂大厅,一尊汉白玉的巨型毛主席坐姿像,两旁花圈挽联,呈现我眼。我黙黙地注视,跟随人群悄悄地走进內厅。进入内厅,队伍分两行瞻仰毛主席遗容。水晶棺内,毛主席遗体仰臥,射灯微微照在脸庞,久睡的老人,让人们在心中永远记住。 出了纪念堂,我们直奔天安门故宫。小王和小秋关照我们参观故宫的要点,然后去故宫后门会合朱宝平小魏夫,等候我们出故宫后再去游玩白海。北京景点优惠老人,买完参观门票我们挨个持票进园,不料,门卫检票员不让进,要我们出示身份证。原来门卫见我们持的老年票,长得个个不像老年人。我们掏出身份证,门卫笑了赶忙让我们进去(这经历在北京天津碰过几回)。K49北大荒之情
  故宫博物馆,明清二朝代的皇宫,气派辉煌。今天游人太多了,我在八五年以前曾来京参观故宫尚有印像,今有不少馆不开放。我们只好顺着珍宝馆一路参观九龙壁,珍妃井,后宫花园等皇家园林楼阁 。逛游故宫,我们用了二个小时,就来到故宫后门。景山公园前,宝平夫妇和小王小秋迎上来,宝平夫妇带我们先品尝北京四合院的午歺。午饭后,我们一行齐游白海。在白海公园里,我们一行乘坐游船,踏浪湖光山水间,观荷花赏岸柳,留下一段段美好的念想。K49北大荒之情
  下午三点多,我们赶回宾馆休息。才进房间,荒友郑世东拎着西瓜和饮料看我们来了。荒友冯国庆在门口碰到刘勇,问他想吃什么水果,刘勇随口一句玩笑,只想吃老北京豆汁,小冯转身就下电梯。不一会儿,冯国庆拎着满满一大兜老北京风味小吃和豆汁,打出租车赶来,真让我们感动.。   晩上,荒友任建设和太太早已候在玉林烤鸭店门口,迎候我们入席,备下丰盛的酒宴招待我们。北京荒友深深的热情感染我,我醉了也甘心。K49北大荒之情
  七月十四日早晨七点未到,荒友杨全,霍永庆和仼建设夫妇开了三辆轿车来邀我们和朱宝平夫妇还有孙志祿大哥陪同游览卢沟桥。三车齐驾,你追我赶直达宛平。.宛平旧城墙上弹洞累累,全是当年小日夲侵华留下的罪行。我们走上卢沟桥,"卢沟晓月"呈现右侧石牌上。众石狮大小相拥拱立桥两边栏杆上,形态各异,活龙活现,也备现沧桑。卢沟桥建于1189年,是北京地区最古老的石拱桥。1937年7月7日见证"卢沟桥事变",揭开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序幕。我们在卢沟桥逗留很久,爱国不忘国耻,爱国是每亇中华儿女的神圣责任和使命。在宛平城内,我们参观了抗战纪念馆,重温了抗战史,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来之不易。K49北大荒之情
  傍晚,我们众人来到著名的前门便宜坊。荒友王淑兰和爱人在店里豪华间摆下盛宴并有杨全小庆小秋孙志祿和荒友朱和平,宝平小魏夫妇作陪,真情款待我们上海荒友。也作为送行酒为我们重返黒土地送行。一道道美味佳肴,一杯杯好酒甜饮,我们荒友间的欢歌笑语洋溢便宜坊。K49北大荒之情
  七月十五日我们将要坐飞机离开北京直飞哈尔滨。天刚蒙蒙亮,荒友郑世东打出租车赶到宾馆,特意送上北京早点心,看着我们吃完早点她才露出喜悦的笑脸。七点不到,霍永庆和朱和平荒友开来轿车,杨全赶来了,淑兰和小秋,大东全从很远的家里赶来送我们。我们旳车子平稳地停靠在首都机场候机楼前,放下行李,分别时候到了。我们紧紧相拥,依依不舍,淑兰小秋和大东紧拉住玉兰丽瑛的双手,满眼眶的泪珠,我的眼泪也擦不掉。少时相识,白发相见,知青荒友情谊重,我们今后常牵挂。我们相约明年蓟县盘山见。K49北大荒之情
  十点半,我们乘坐的南航飞机准点从北京机场起飞。机翼下,连绵起伏的燕山山脉抛在我们身后,云雾间透现出东北松辽平原万倾绿沃,我的心爽极了。十二点左右,我们已到哈尔滨太平机场上空。飞机落地,我们走出候机厅,李玉兰妹妹和妹夫开了两辆轿车来接送我们。小车急驶出机场高速公路,很快驶上哈市松花江上新造的阳明滩大桥。大桥很长,主桥很壮观,有欧式建筑味道。我们过江后,轿车直抵江北龙江第一村的"报达雅苑".。  报达雅苑住宅小区有我们连副指导员马香芝大姐家。马姐家是个宽敞的连体别墅住宅,也成了十连荒友经常相聚的落脚点。车进小区大门,我们左桂范大姐,徐伶和王显英,耿秀兰大姐早已候在大门口列队迎接上海荒友,登时小区道路上热闹起来。马姐带头从屋里跑出来迎,后面跟着分别多年未见面的张淑云大姐和李严大姐门士英大姐,唐培通大哥蔡袓良大哥也跟着跑出来接我们。我们和哈市荒友大姐大哥们握手拥抱,亲切无比。大姐们抡着帮我们提行李,推门让我们进家。我一进屋,呆住了。屋里还有我的老车长郑学士大哥,老排长单新元大哥,那风鸣大哥,徐涛和杨盛业大哥,有潘少多兄弟,王福生董玉琴夫妇,柳风兰和小王夫妇,还有刘淑艳班长和张龙芬大姐,王晶大姐,满满一大屋子人,我冲上前一一仔细辨认,四十年沒见,我还能叫上各位兄长大姐的名字,我们紧紧握手拥抱。我们全屋沸腾了,大家争先互道问候平安,望着荒友大哥大姐和我们自己的满头灰白头发,我眼湿润了。我们这些当年在黑土地上意气奋发战天斗地的少男少女知青荒友,因工作调动,上学,病退,大返城而分开离别,如今已是爷爷奶奶辈,分开三十年,四十年再相逢,这就是"缘分"。天注定,荒友情缘永割不舍。K49北大荒之情
  今天,我们十连有半个连建制全在这里相聚。先后二亇副指,三个排长,财务和出纳,班长好几个,机务排有车长,车手和康拜因手,保管员加上我开二八车的有八人之多。文书俞永生和车长刘勇手中的相机拍个不停。哈市姑爷天津荒友王福生忙着掌灶,老炊事班长门士英大喝一声“开饭了”。三十多位荒友围坐在临时搭的长条桌,一起分享喜悦和美味,那情那谊别提有多深有多浓。K49北大荒之情
  休息一宿,我早起在马大姐门前小院子看看。院内种的两株果树正坐果,葡萄架上一串串小葡萄离成熟还差个把月。西红柿,茄子长势很好,黄瓜豆角爬满滕架。正瞧着,马姐走过来招呼吃早饭。左姐和门姐端上早饭,有二米稀粥、馒头粘豆包,炒菜好几盆、有炒茄子豆角、西红柿炒蛋,西芹百合。说真的,在哈尔滨以及在黑河和逊克库尔滨的几天里吃的最顺口好吃的蔬菜就是东北的扁豆角,肉质厚厚的糯糯的,百吃不厌。中午,我们一大帮人赶到“逗地煮”饭店,哈市大姐大哥又在这里宴请我们上海老弟老妹。才进饭店门口,我怀里手机响不停。原来七连哈市荒友已知我和胡丽瑛来哈,争相约见面。丰盛的午饭后,我俩向十连的哥姐暂别,并和我上海的同伴约定,明日上午齐聚香坊“生态园”,参加七连荒友的邀请。傍晚,在门士英大姐引领下,我俩在三合路找到七连周凤国李爱玉的新装修的家。K49北大荒之情
  七月十七日上午,七连周风国李爱玉夫妇相邀,李玉杰排长、唐涛和刘贵琴作陪,我们来到哈尔滨香坊农场,参观北大荒集团属下香坊农场生态园。我连的老排长蔡祖良大哥退休前是哈尔滨农场管理局领导又是香坊农场老场长,听说我们要去香坊农场参观现代园艺,二话不说,当仁不让的早已赶到生态园迎候。香坊农场的领导闻訊老场长带知青荒友来参观,热情地把我们当贵宾接待。我们乘坐观光游览车来到生态园各个展馆,生态园讲解员彬彬有礼招呼我们这些“各位领导”,一一细说生态园植物种类,习性,环境及价值。我们畅游在绿色植物世界里,我拥抱百把斤重的大南瓜,无土栽培的蔬菜,举手想摘澳洲和巴西引种的大香蕉和艳丽的红掌花卉。蔡大哥说生态园建设是考虑东北高寒地区,一年四季尤其冬季温室植物会给城市人们带来绿色和喜悦,是现代化城市的一道亮丽风景。中午,尹场长把我们领到生态园内宾馆大酒店的豪华包间,摆下盛宴。场领导很热情,真心地招待老场长带来的当年北大荒“前辈”荒友,我们深受感动。席间,蔡大哥又给惊喜,四十年未见的十连哈市荒友孙英达大哥突然专程赶到生态园。我们几人冲上拥抱,老孙大哥哽咽地说:好兄弟,我们又见面了!他听说我们明晨要离开哈市去黑河,马上打电话关照司机,今晚明晨接派小车送我们。这就是我们十连知青兄弟的情义。K49北大荒之情
  傍晚,香坊农场又派专车送我们去香坊龙庆海鲜坊,我们七连的好多荒友都在焦急盼胡丽瑛到来。进了饭店包间,大伙拥聚亲热无比,几十年沒见,知心话说不完。李爱玉和老周招呼大家落坐,我们十连荒友坐下后,七连荒友才肯坐下。我身边挨着刘贵琴夫妇,刘春秀夫妇,张军,何建国,陈淑琦夫妇,李玉杰,唐涛,巴英大姐,杨秀娟,王秀君,张桂荣,刘丽华等战友。我爱人下乡时分配在七连的,我是七连的女婿,我站起来给七连姊妹兄弟敬酒。人逢喜事酒不醉人,那晚我真喝了不少酒。老朋友重逢高兴,可我沒醉!K49北大荒之情
  十八日上午七点,我们在三棵树火车站坐上去黑河的绿皮列车。火车一路奔驰,站站停停,车厢内拥挤噪杂,沒有空调,只有头顶小电扇在摇晃,尤如几十年前上山下乡时坐的火车,“咣铛,咣铛……”,.列车经过赵光、北安、二龙山、龙镇、辰清、孙吳等我们熟悉的当年兵团一师各团所在地。火车跑了十三小时,我们才千辛万苦的坐到黑河终点站。一出车站,边境新兴美丽的黑河市的繁化绚彩的夜景呈现眼前。左大姐事先联系的朋友小于把我们带到宾馆,我们安排完住宿,立即上街找饭店。黑河的晚上很热闹,小汽车,出租车还有电瓶三轮车满大街跑,喝醉酒的俄罗斯小毛子坐在三轮车上,吚吚呀呀,摇晃着酒瓶,大呼小叫的窜街而过,真有点异国风景。K49北大荒之情
  我们找了一个清静小饭店,看看菜单。点了三盘三种口味饺子,三盆菜和啤酒,见服务员有点犹豫,我催快点。其实是我们误解,闹笑话。菜端上桌有点吓人,似小脸盆大的盘,满满三大盘菜,东北人的菜太实在!服务员招呼我们慢慢吃。我也算长见识,以后点菜先问盘子大不大。K49北大荒之情
  第二天早上,我们十连老指导员闫景绪来看我们。见到闫指,我们很高兴。三十多年沒见面,老闫很健康,有七十二岁了,人很精神。老闫家在黑河市,刚买的新房,三个子女很出息。我们游览参观了黑河海关,大黑河岛商贸市场,老闫又带我们游览黑河岛休闲林荫道和江叉子等风景点。我们原打算去对岸布市,听说最近对岸不安全。沒去的人想去,去过的人后悔去了。我们征求老闫看法后决定不过去玩,随接我们登上旅游船游江玩。黑龙江上坐船在主航道上观两岸,江风徐徐,江水哗哗,别居风味。游船沿着中俄航线缓缓行驶,我们黑河市近年来城市建设日新月异,到处高楼塔吊。游船过界江海关前,我看到中俄渡船来来往往,船上大多是高鼻子蓝眼白皮肤的俄罗斯倒腾商人。船过中线,对岸布市清淅呈现眼前。布市是个省会市,比黑河市大。欧式风格建筑林立,有尖顶教堂,石砌的铁皮屋顶的大钟楼。沿江也是园林式岸堤,有的正在修建。老毛子对黑龙江航运很重视,江边码头,堆场,吊机和江边停靠不少货船。我们的游船航行一个多小时,航行过了黑龙江和对岸湟河交汇处才转回。游船上我们尽心吹着江风,拍了江两岸很多精美风光,也弥补了未去俄罗斯的遗憾。K49北大荒之情
  在船上我还有收获。偶然间,我提起当年闫指继任井国斌指导员情况,老闫告诉我老井在呼兰。我对老井很挂念,立刻打电话。电话那头传来当年熟悉的声音,“让我猜猜,哦,你是张忠诚小老弟”,多少年了,我的老领导还记得我,还曾来上海出差找过我。我和井指导员也联系上了,这也是荒友情谊相牵。K49北大荒之情
  在黑河短暂逗留二夜一整天。次日早上,闫指导员含泪送我们登上黑河至逊克的金龙大客车,我们挥手向闫大哥告别,祝愿闫指和老伴健康长寿。 客车在沿江水泥公路上行驶,当年的沙石沆洼道路已成历史。路两旁种的齐腿深的,连绵不断的大豆地绿油油的;整齐成片的一人多高的玉米地株株玉米都抽穗扬花了。听说今年有旱情,但庄稼长势不错。一个多小时后,我们已坐在十连天津荒友,大伙戏称“库尔滨坐地炮”的赵立柱大哥夫妇为我们接风的逊克饭店里。令人感动的是曾参加今年上海104联谊会的津友韓秀清夫妇等三位天津荒友,重返库尔滨后原本昨日离开逊克返津,听赵哥说上海十连荒友今天到,为见我们特地去改签票,延迟一天离开逊克。我们团团围坐,举杯畅饮。说不完的今年上海联谊会话题,也道不尽我们四团知青荒友的深情厚谊。K49北大荒之情
  赵立柱大哥为孙子能有一个好的学校学习环境,花了二十万在逊克县城中心,买了一套新建的二房一厅的多层住宅。赵大哥的家装修相当不错,有地热大理石地砖,橱房亮堂宽敞,斜式吊顶脱排油烟机,平板灶具,电磁灶,电冰箱样样具全。卫生间现代化的洁具,电热水器,卫生照明浴霸全不差,让人高兴。我们大城市很多住房条件差,多少年了也赶不上。K49北大荒之情
  傍晚,我们一起送津友韓秀清夫妇上客车,大家挥手明年天津蓟县盘山见。路上,碰上原团电工架线队大何老哥,大何稍瘦却很健壮,每天有酒就行。赵立柱夫妇和大何领着我们趁天还沒有暗下来游览了逊克县。离别县城三十多年了,逊克县城发生巨变,曾记忆中的破旧小县城不见踪影,现代化的边城面貌让我们敬叹。我们在锣鼓喧天,人潮舞动的逊克广场上,领略和欣赏边城人们健身休闲的喜悦和欢畅的舞姿。黑龙江在夕阳余辉映照下,似一条彩条一泻千里。我们边走边聊,江边洗澡和戏水游泳的男女老少真不少。我们留恋在夕阳,江水,人流间。突然,北方远处天际间,暮云中穿出一条舞动的金龙,金光闪闪。龙头吐珠,龙尾长长揺摆。不一会,暮云滾动。巨龙变成一匹金黄色天马,张开翅膀在天际间奔弛,金光四闪。我们是有福之人,有幸天相。我们赶紧拿起像机,把这珍贵的难得的天相奇观壮景拍攝下,留作记念。K49北大荒之情
  我们在立柱大哥家美美地住了一宿。次日早上天下雨了,我们在雨中坐车直奔库尔滨,现在逊克人叫“兵团”的地方。水泥修筑的公路,桥樑宽敞笔直,再也不见路边原来道班人的堆堆杂土石。行驶不一会,大客车翻过车陆大岗,又驰过双河大桥,看见库尔滨大桥。当年,这两条河就是路障。如今,大桥成通。.眼看库尔滨村原六连过去了,平岗上的九连[现在叫九连村]也一晃而过,我们几位荒友有点激动,“到了,快到团部了”。说话间,客车左转弯处,通过“逊克农场第四管理处”白色牌楼,在原团供销社不远处的一个小卖店门前停下。车外还下着雨,我朝车外瞧,接车的人呢?K49北大荒之情
  雨仍在下。我们拎着行李下车,躲在小卖部屋檐下。我见路对面理发室门前站着一亇戴草礼帽的高个子老头。我走到面前,原打算打听接待我们的原九连指导员,我的老友闫祥在哪。走进一看,老头有点脸熟,曾似在十连待过。好像姓孙,我就问他:“不好意思,你姓孙,绰号孙大嘴吧”,老孙高兴地跳了起来忙说:“对!我是孙德山。几十年了,你能认出我,你是张忠诚!我们都在等你们到来!”。老孙拉住我的手转身进理发店.。我跟进店一瞧,老闫头和几个老头在打纸牌。原来我们坐的客车提前到了,因下雨等候,老闫招呼老头们打牌不知车已到站,错让我们在雨中等接站。老闫头见到我二话不说扔下牌,指着身边老头说:“小老弟,这是宋泽礼,孙忠义,孙德山和孟昭凌,都是十连的老家伙!”我忙冲上前,边握紧老兵荒友的手,边招呼路对面的上海荒友,快过来和这些饱经风霜的老哥哥们相见。大家相见格外亲热,老同志们抢过行李送我们先去招待所,洗把脸后直奔机关食堂。机关食堂在原团部办公楼东廂房内。第四管理处领导在总场不能参加,特委托派出所张广海所长作陪,设宴为我们接风。大碗鱼,大碗肉,満杯“小烧”大口饮。我挨个望着身旁熟悉又陌生的老哥哥,当年生龙活虎,意气奋发的老战士都已年过七旬,有点暮年老态龙钟了。K49北大荒之情
  午饭后天也晴了。闫大哥安排一辆面包车,送我们回上道干十连去探访。回连队,回当年的“家”看看,这是我们重返第二故乡的目的。十七岁下乡,来到兵团库尔滨十连。二十七岁返城,离开青春汗水抛洒的上道干。如今,我们年过六十多岁了,退休了。怀着对年轻时生活的眷念,对流血流汗过黑土地的惦记和忘不了同甘共苦的老战士,我们十连上海知青俞永生,马祥兴,张忠诚和爱人胡丽瑛又回到上道干十连驻地。K49北大荒之情
  车在连队家属区停下,我们连老战士孟绍凌和孟嫂子迎上来。张绪昌老俩口冲到车前含泪拉住我们:“又见着你们了”。开康拜因的老杨师付身体不好,平时不出门,听老四儿子说我们来看他,杨师付披上衣服就出门招呼大家进屋坐。隔壁老刘嫂子见到我们直流泪,儿子小刘忙拖我们到她家坐坐。我们到各家探望,送上我们一点心意。大伙领我们在老连队四处转转。来到连队当年的操场,四周全是大豆地,我们当年的男女生宿舍,马号和水井全不在了,只有东面原来的红砖小食堂健在,当年我们知青在墙上写的“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八个大字还那样醒目。我们连家属房有些破败了,近年农场搞小城镇建设,却仼其基层连队(村)的建设落伍于乡村生产队。我们找到了当年结婚知青住的那二排红砖房,也找到我和小胡当年准备成家的红砖房。主人不在家,我俩在门口拍照留念.。我们在连队驻地逗留很久,看到当年我们亲手脱坯烧砖盖的红砖家属宿舍破旧不堪,路边,我们知青当年亲手栽的成排的白杨树高拔粗壮,枝叶繁茂。看看老连队现状和我身边颤抖背影的老荒友大哥,我的心里很沉重……K49北大荒之情
  我们又顺道上道干村瞧一瞧。现在农村变化真大,从前的土坯房全不见了,一间间红砖白铁皮房顶的农家住宅,四周涂蓝油柒的铁围栏,农家院子干干净净,水泥路通全村,连接各家各户,新农村建设使边疆小村庄变样了。上道干边防站已是二层楼房的军营,边防瞭望台已是高耸的水泥塔台,在绿树丛荫中高高耸立。K49北大荒之情
  傍晩,我托闫老哥在原团部俱乐部附近饭店安排两桌酒菜。我们真诚邀请,把十连的老兵和家属接到饭店,团部七连的老兵也接到饭店。七连李付连长,王震江,老包和打铁的老郑都身体弱,晃攸攸地走,.我和胡丽瑛赶忙上前搀护。这些老战士当年关爱和帮护我们知青,我们京津沪哈的知青荒友敬重你们,也惦记和忘不了大家。満满二桌人,我们四位知青荒友轮流为老战士敬酒。衷心祝愿老兵晚年安康,欢声笑语尽在酒中。K49北大荒之情
  晚上库尔滨团部热闹起来。自娛自乐的广场大秧歌舞,在俱乐部广场和俱乐部内同时起舞。踏着秧歌舞曲,男女老少挥舞绸带,手持双扇,扭动全身,时而疾步,时而攸步。我们的老家伙闫祥,孙德山,宋泽礼大哥是大秧歌舞的能人骨干,跳起龙头领舞和守住龙尾,跳得摇头晃脑,若得我们看客开怀大笑。K49北大荒之情
  七月二十二日清晨,我们沿着团部大道朝七连江边散步。路两旁的原团部供销社、邮局的房子已陈旧,原七连的房子大部分都已破损。听老兵讲:现在团部都沒有中小学校了,后辈教育是难题,难怪四团农场沒有发展前途。居住这里,只有让留守的人贫困,贫困。看到农场的现状,让人焦心,惋惜。K49北大荒之情
  上午,月逢二的库尔滨农贸集市,在原团机关大院前摆开,日用百货,衣服鞋帽,糖果杂货,鱼肉蔬菜摊架前迎来了四乡八邻的老乡。上下道干村,鄂伦春,库尔滨村和我们原各连队村的人都来赶集。我们在人群中闲聊一会,赶回招待所收拾行李。闫老哥和宋泽礼、孙忠义、孙德山大哥们正张罗着给我们送行的酒菜,等候我们入席。中午要离开库尔滨了,几位老大哥为我们饯行,我们端起杯子一饮而尽,看到老宋大哥抖动的手举满杯,大口地为我们送行,我的心真酸啊。还是那句话,“老大哥们保重,安度晩年,我们和其他知青荒友有机会还是要回来看大家”。K49北大荒之情
  十二点半,几位老哥哥们含泪把我们送上去逊克农场总部的大客车。分别时候到了,我们拥抱老战士久久不放手,泪花闪闪。感情这东西真怪,我无法控制情绪,双手再次紧拉闫祥大哥的手,老哥哥们把我推上车。客车慢慢啟动了,车外大哥们捂着脸挥手告别,车内我们泪流滿面,我们不停的朝车窗外挥手致敬。   别了,库尔滨……K49北大荒之情
  七月二十二日下午四点多,我们乘坐的金龙大客车准时到达逊克农场总场客车站,小雨还在下。车还沒停稳,车窗外有人叫:“小胡—— 胡丽瑛——”.七连老战士王显芳和老爱人鲁姐带领原团参谋干事李湘玉,老袁“大头'',还有我们十连卫生员孙振民和嫂子小梁, 全来冒雨接站。老王儿子王洋是总场工业科和商业科的大科长,受于万方书记委托代表农场领导,专程接待上海知青荒友。鲁姐让王洋安排我们在场招待所放下行李,洗完脸,外面小雨早已停了。离天黑还早,小王建议去参观游览逊克农场场部,我们早听说总场建设相当不错,都巴不得早点去看看。走在场部宽敞笔直的大道上,见环卫工人雨后在认真扫路,更显路面干干净净。路两旁多层住宅林立,整齐有序。我们在总场办公大楼前驻脚,大道左侧前方广场树立巨大的电子屏幕牌楼。过了牌楼,宏大场面的文化主体广场公园呈现人们眼前。我们的孔子圣人和十大弟子的大型石刻像,分别座落在大理石铺饰的文化广场环形树丛鲜花中,让人敬叹,也催促后人要奋进。K49北大荒之情
  南湖水面公园紧挨着文化主体公园,占地百埫。远处小桥流水,朱阁楼台,江南大观园似的;近处汉白玉大理石镂空雕刻的湖中九曲桥,灵气四溢。我们和老战士忍不住在这美好秀丽的水天间的桥面上相拥合影,我羡慕不易。南湖公园南侧又是农场职工商品房基地,全是二层独栋的小别墅,有很多人住进去了。王显芳大哥边走边开玩笑:“忠诚和小胡你们也买一套,夏天来住”。K49北大荒之情
  公园西面出口处,鲜花綠草丛中耸立一座八俊马奔腾石塑像。我理解八俊图的偶意是,我们逊克农场工农商林牧付渔果业万马奔腾,齐头奋进奔小康。听王洋讲农场近年发展种植蓝梅果业,招商引资可行性强,得到上级肯定。怪不得,黑龙江省长来黑河调研路经逊克,不去逊克县而直奔逊克农场。K49北大荒之情
  晚上,农场招待所大包间里酒意正酣。王显芳大哥,老李老袁大哥,孙大夫和鲁姐梁姐作陪,王洋举杯代表场领导给我们知青荒友敬酒接风。丰盛宴情,我们感谢农场关心,感激在场部生活的几位老大哥接待,愿几位老大哥越活越年轻。K49北大荒之情
  第二天上午,王洋和几位老哥老嫂子陪我们吃早点。牛奶、豆浆、白米粥、粘包、炸糕、肉包和鸡蛋,炒菜又上桌,我们吃饱了,心意全领了。我们依依不舍地向大哥大嫂们告别,又是含泪道珍重。客车开远了,显芳大哥和鲁姐,老孙和梁姐,老李和老袁还在那不停招手。这是情,我们黑土地的情谊,我忘不了你们。K49北大荒之情
  离开逊克农场场部,大客车沿逊河乡至孙吳县的土公路上颠簸行驶。一个多小时,客车到孙吳,我们赶紧下车去买五大连池的客车票。无奈,这条线人多车拥挤,车况又差。我们见一辆去海倫的豪华空调 大客车要发车,司乘人员同意带我们到北安市高速路旁下车。下午一点,车到北安高速路缺口处,司机让我们快下车。下车才知道离北安市有十多里,离五大连池有七十公里。一辆小黑色奥托黑车停在我们靣前,车里司机和助手座已坐人,还招手让我们挤他的车去五大连池,问车价要二百元。我们未答理,见一辆出租车向北安方向驶去,招手停下。司机热心帮忙,我们在北安宾馆住下,也同司机约定明天包车游玩五大连池风景点,一天包租车费三百元。我们计划在五大连池主要景点游览一天,用这套游玩方案对头,实恵。司机地方熟,人热心,我们用车花费不大,否则错上景点黑车,上当受骗挨宰。K49北大荒之情
  二十四日一大早,出租车载着我们飞快的向五大连池风景区出发。北安到五大连池景区有七十公里,五大连池市到风景区还有十多公里。我们车先去尚未完全开发的五峰之一卧虎山游玩。卧虎山冬天是五大连池的滑雪场,夏天山林綠荫。我们沿山脚木质小道上山,滿山都是白桦黑桦,黄菠罗,柞树和椴树,还有叫不上名的杂树棵。我们爬上山顶又转下山很吃力,无游玩趣味,赶紧让司机直奔药泉山景点。药泉山景点牌楼上方是高高的药泉山峰,山上怪石奇峰,山上有佛庙,还有一座观音大佛耸立在山腰。牌楼下方,路沿臥伏两条石龙头,龙嘴泊泊吐出冷泉水,泉水甘甜清澈又冰冷。游玩的人群围着冷泉水戏耍,拍照。我用双手捧起龙口吐出的甘泉水饮了又饮,同伴为我留下喝泉水的笑影。K49北大荒之情
  药泉山下公路两侧各有南泉和北泉,二口泉井里喷出的水含有大量铁元素,据说能治百病,很多人尤其是俄罗斯人拎着水瓶,桶和大小盆子来接泉水。我们走进北泉,北泉风景秀丽,有湖光山水和火山熔岩。人们争相尝尝北泉喷出的水,我也尝了一口,不敢恭唯,怪味咽不下。我用饮料瓶接了一瓶,半小时后,瓶内清澈的泉水开始混浊,原因就是水中铁等矿物因子受阳光物化。K49北大荒之情
  出了药泉山风景点,我们又赶往五大连池第三池,游览碧波万倾的三池风光和火山倒影。我们系上桔红色安全服,乘坐的高速汽艇缓缓发动加速。艇首昂头,艇后翻起阵阵白浪。五大连池是偃塞湖,三池是五池中最大的池,快艇在湖面上时而飞驰,时而荡漾。我们亲近湖水,遥看火山主峰大黑山的湖面倒影,湖风尽吹,心醉了。游五大连池赏湖光山水,必游三池,值也。K49北大荒之情
  午饭找家正规干净的农家店,我们点了五大连池特有的冷水鱼,一条三斤重的大花鲢魚,开价每斤八十五元。听说五大连池长的冷水鱼全是野生捕捞的,鱼每年长七两肉,我们这条鱼长有几年了。鱼味鲜美极了,魚头鱼尾配上当地的大豆腐更是适合我的口味,我们快乐地享受美味,下午才有力气登上老黑山。K49北大荒之情
  老黑山又叫大黑山,是世界火山地质公园。爬老黑山很累,有人绕路从后山爬,花费时间长,人同样累。我们四人选择直接往上爬,山路陡峭,我们之形攀走。我拉住小胡小心翼翼地朝山上行,走累了就坐下歇歇。大黑山天气无常,我们上山时天下雨,行至半山雨住了,阳光透过林荫射在身上又热。过了一岗又一崁,转过山头又一岭,花费一个多小时,我们终于爬上老黑山顶峰火山口。老黑山火山是年轻的火山,上次火山喷发在二三百年间。火山口深有百米,宽有三百多米。我们沿火山口参观路线登高浏览火山全景。火山壮阔,火山溶岩连绵数里,岩浆波浪似海,五大偃塞湖池池相连,优美风光尽收我们眼底。K49北大荒之情
  下山了,我们顺着火山岩浆翻泻的岩海栈道,放眼波涛叠伏的熔浆岩海,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让人敬叹,折服。K49北大荒之情
  午夜一点十分,我们在北安车站坐上由黑河去哈尔滨的绿皮快车,仍是无空调。人拥挤连座位下也睡人了,幸亏我们买有对号入座的车票,快车中途不停站,早上直抵三棵树。二十五日上午,我们赶到江北马大姐家,几位哈尔滨大姐早为我们做好饭,让我们吃完饭早点休息。上海媳妇哈市荒友徐颖也特地从上海赶来聚会,我们十连的哈市荒友大哥大姐真把上海荒友当自己的好弟妹,情真意切。第二天中午,大姐大哥们又相约江北“逗地煮”饭店宴请我们。有二十个人的宴席上,荒友们聆听我们黒河库尔滨之行和老战士的代问候,大家兴奋不已,我取出库尔滨老战士捎的库尔滨自产的“小烧”白酒,分给大家品尝。兄弟姐妹们击掌唱歌,你方唱罢他又唱,仿佛又回到兵团战士的岁月,欢快喜悦香溢满堂。我的手机又响声不断,原来是七连李玉杰排长要求我和胡丽瑛晚上到香坊龙庆海鲜坊。七连有北京知青来哈,邀大家相聚。K49北大荒之情
  我们在天黑之前赶到龙庆海鲜坊,小胡进门就认出是北京谢树英荒友,俩人握手拥抱,问候安康。小谢和爱人也是回兵团农场探望返回途经哈市,听说胡丽瑛夫妇也在哈市。李排长相邀,周风国李爱玉夫妇、张秀华、唐涛、刘贵琴等七连部份荒友又聚龙庆海鲜坊,共抒荒友情。晚上,我俩又住在好友李爱玉老周大哥家。老周爱玉好客,四团荒友皆知,哈市的家和上海的家被荒友戏称“南北接待站”。K49北大荒之情
  二十七日上午,俞永生李玉兰夫妇和马祥兴,早已被张龙芬大姐和六师那帮小哈尔滨兄弟接走,去游玩太阳岛。老周爱玉在小区附近的火锅城为我俩设宴,並邀李玉杰,唐涛,刘贵琴,张秀华作陪。我们围炉而席,每人一炉,老周点了好多羊肉,牛肉和下火锅的食材,一条黑魚有多吃法。大夏天,空调包间里,沸腾的小火锅,刷着各种美味调料,我是“筷”不离手,别有一番风味。K49北大荒之情
  午饭后不久,马祥兴的哈市小荒友的车开来,接我们同游哈尔滨新香坊开发区,参观市政建筑和哈尔滨市的有名望的寺庙。傍晚,游玩兴趣正浓的我们,被热心好客的小荒友带到南岗戏称“腐败一条街”的某大饭店豪华大包间。马祥兴荒友当年调六师后,所在连队分配不少哈市小知青,小马能关心帮护,荒友中很有威望。这些荒友听说马祥兴大哥来哈市,互相转告,设豪宴招待小马哥和上海荒友。连队老朋友三十多年后相见,格外亲热,老指导员也专程看小马。马祥兴未曾想到今天见到这么多,年少时的患难与共的战友激动万分。马祥兴端起酒杯给小兄弟们敬酒,给老指导员敬酒。三大杯酒敬完,马祥兴荒友有点醉了。荒友真情侬,醉得高兴啊。好客的小兄弟们又特意在哈尔滨省市府招待宾馆开房,让我们美美的休息一宿。K49北大荒之情
  第二天早上,张龙芬大姐和大闺女小李赶到宾馆,带我们坐车去游玩伏尔加俄罗斯庄院。我们漫步在异国风情的俄罗斯庄院里,到处青山流水,小船风车,花草绿阴,林荫中不时呈现俄罗斯建筑风格的庭院、教堂、小桥、石塑像、喷水池。小李侄女跑前跟后的照顾我们,小李是龙芬大姐在六师农场生的大女儿,小马舅舅当年还抱过她,我们齐夸张龙芬大姐好福气,有个好闺女。K49北大荒之情
  游玩伏尔加老毛子庄院到下午,我们游兴不减,回到哈市道里已快五点。我们下车后怱忙游览了索非亜大教堂,在教堂四周人群里选景照像留影。我特意电话告诉江北马姐家,我们不回去住,几位大姐放心。今晚住在李玉芳家,李玉兰小妹也是上海知青哈市媳妇。我们来哈市几天了,沒去玉芳家,理说不过。李玉芳和爱人小王热情招呼我们,晚饭定在饭店,也是人手一口炉,点了很多的菜和牛羊肉。我们痛饮哈尔滨啤酒,身临灯火耀丽的哈尔滨夜景,全身疲倦都跑了。K49北大荒之情
  二十九日清晨,李玉芳忙碌的做好多点心。早饭后,小王妹夫开车送我们去江北。不一会儿,我们车过了松花江公路大桥转弯就到了马香芝大姐家。马姐和左大姐,门大姐,张淑云,王显英,徐伶,张龙芬,王福生和董玉琴夫妇,唐培通,王晶,杨盛业等荒友早已候在那里。今晚我们就要离开哈尔滨,这些大哥大姐们,一早就从哈市各自住地赶到马姐家,要欢送我们上海弟妹。K49北大荒之情
  中午,哈市荒友大姐大哥又在龙江渔村摆下丰盛的魚宴,邀我们品尝松花江鱼和农家特色。户外小雨下个不停,宴席上笑声不断,可我的心中仍有絲絲的难受。少时相识,白发相见,相聚几日又将吿别。此时,我们彼此都是强颜欢笑。K49北大荒之情
  下午的雨越下越大,我俩躲在楼上收拾行李。左姐见我们已整好包,忙催我们到楼下坐。门士英和张淑云大姐已拌好饺子馅,王福生兄弟已和好面,大姐大哥们要为我们送行,晚歺吃送行饺。二十亇人围坐一圈,大家一拥而上,齐动手包饺子,这样场面现在真不多见,真感人。K49北大荒之情
  晚上七点多,接送我们去哈尔滨火车站的轿车,冒雨提前赶到。分别的时候到了,我们荒友兄弟姐妹们忍不住满脸泪水,拥抱告别。我控制不住两眼泪花,同荒友大姐大哥们一一拥抱,互道珍重。我的马大姐在雨中淋湿了花白头发,失声痛哭,俞永生在后车见状又下车去搀扶。车里车外,雨水泪水交融。车动了,我含泪朝车后望,我的哈市荒友大姐和大哥们还在雨中,边抹泪边招手。我的心,久久不能平息。我们知青的荒友情份,天注定,这辈子值得珍藏。K49北大荒之情
  三十日上午,我们到了上海同伴刘勇荒友在大连的家。大连是个美景秀丽的海滨城市,游海滩,吃海鲜,我们痛痛快快地在大连游玩数日。八月三日中午在暴雨后,我们及时乘坐南航飞机平安回到上海,结束了整整一个月的旅行。K49北大荒之情
  我们上海荒友六人行,历时一个月,重返第二故乡——黑龙江逊克县库尔滨兵团连队,顺路探亲,拜访了天津、北京、哈尔滨的荒友兄弟姐妹。一路风尘,一路笑声,一路难舍,一路感怀,一路荒友情。我用愚笔写拙,抒发自己的內心感受。K49北大荒之情
                         2012年8月
K49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