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回访

重回北大荒的一丝忧虑

时间:2014-12-13 11:19:38  来源:18团  作者:谷大力  

  时隔三年,2014年7月下旬,我第三次回到了第二故乡——黑龙江友谊农场四分场七队(当年的3师18团4营38连)。bMf北大荒之情
  22日一早,几十位北京、哈尔滨和温州的知青,一起回到了久别的连队。然而,迎接我们的却是尚未拆迁的六户老乡。bMf北大荒之情
  我们魂牵梦绕的连队消失了,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片残垣断壁,一堆堆碎砖乱瓦。当年的知青宿舍拆了,当年的小学校拆了,当年的民居也拆了绝大部分,仅剩下当年的食堂,孤伶伶矗立在原地。bMf北大荒之情
  为方便生产,晒场和农机场还保留,各种农机仍然停放在那里。我们多方询问之后得知,为了实现乡村城镇化,分场所属的各个连队都将被拆除,各家各户仅得几万元的拆迁款。各家还要自己再花一大笔钱,到分场或总场的新建住宅小区购买楼房。人们的语气中夹杂着些许不满,不由得我心中升腾出一点点疑惑和忧虑:城镇化是这么个搞法吗?一刀切的政策是否太教条了?bMf北大荒之情
  对于38连来说,距离分场十公里,距离总场二十多公里,人们下地干活要从十公里甚至二十公里之外驾车前往。这一来一往,无形中增加了多少生活、生产成本?中午吃饭怎么办?喝水、休息怎么办等等。原本在本连队生活时不是问题的事情,都要再想办法解决。这样一来,非但不能减轻农民的负担,反而是增添了麻烦,加重了生活、生产负担,不知这种做法能否长久,实现这样的城镇化又有何意义呢?bMf北大荒之情
  对农村城镇化心存疑虑,不得答案,不由自主地让我又想起2009年第一次回访老连队时产生的疑问。bMf北大荒之情
  在兵团的那些年,我们连队地处农场最东部边沿,周围几十里地没有人烟,全都是树林、草地、水泡子,是典型的沼泽湿地,到处都是野鸡、野鸭、狍子、狼群,间或还有黑瞎子出没。bMf北大荒之情
  2009年7月,我与战友尹慧生驾车回到连队,却发现过去的沼泽湿地不见了,树林子没有了,水泡子没有了,草地也没有了,都被开垦成水稻田了。由于是提取地下水种水稻,所以地下水位下降很快,沼泽干了,水泡子无水了,就连当年肆虐的瞎蒙、蚊子和小咬也不见了。老乡们说:给水稻打农药,啥虫子都活不了了。bMf北大荒之情
  放弃传统的农作物小麦和大豆,改种植水稻,产量提高了,产值增加了,农民的收入也增加了,一片叫好,一片繁荣。可是湿地没有了,野鸡、狍子不见了,狼更是不见了踪迹,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用地下水种植水稻是长久之计吗?河北省开采地下水用于农业生产,造成土地沉降,形成大范围地下漏斗地貌,沉痛的教训就在眼前!bMf北大荒之情
  我们这样使用地下水,对子孙后代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我们如此的建造城镇化,值得推广吗?这不禁令人担忧,建议有关专家开展一下科学调查与评估,为了后人!
bMf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