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感悟

五连、五连!

时间:2018-01-06 14:55:51  来源:68团5连 汪宝兴  作者:党志平  

  2017年最开心的事,莫过于参加了五连北京战友赴兵团48周年纪念聚会,与久违了的五连战友会面,被战友们拉进了五连的微信聊天室,和更多的战友有了联系,找到了回家的感觉,那么亲切,温馨。 DvJ北大荒之情
  下面的这些图片和文字是选取了任亚华、王红四十多年前在五连期间的速写作品,再辅以几张相关的照片,做了这个看图说话。让这些图片带着我们走回五连,去寻觅逝去的青春岁月,以图片为话题,与战友们聊聊天,唠唠嗑,诉说对五连的眷恋、对战友的思念之情。
DvJ北大荒之情

1.jpgDvJ北大荒之情

  五连是什么,五连在哪里。DvJ北大荒之情
  五连是地球上的一个点,它位于北纬47°53'55.23",东经127° 5'45.97"的黑龙江北部松嫩平原边缘的黑土地上。五连是原兵团68团一营涌泉农场的一个连队,现在是建设农场的一个作业区。2010年以前的卫星地图,五连地面设施,清晰可辨。后随农场规划,五连居住点撤销,地上建筑多已拆除,五连旧址上建筑基础痕迹都模糊不清了。DvJ北大荒之情
  但对于曾在这里生活战斗过的知青来说,五连没有消失,它永远扎根在五连知青的心里,它深深地铭刻在五连知青的梦里。DvJ北大荒之情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上山下乡运动裹挟着两百余名哈尔滨、上海、北京、天津等地知青先后来到五连,接受“再教育”,担负“屯垦戍边”的政治任务。知青时年最小15岁。DvJ北大荒之情
  “返城潮”起,知青陆续离开,至1979年6月*日,北京知青孙家麟最后一个离开,五连的知青下乡史宣告结束。 DvJ北大荒之情
  五连是我们人生的起点,是我们步入社会迈开的第一步。十年中,我们与当地职工劳作为伍,辛勤建设农场,与黑土地朝夕相处,悉心呵护祖国的边疆。北大荒的发展中也有我们一份功劳。DvJ北大荒之情
  知青的到来,改变着这里的生活方式,知青带来的城市文明影响着北大荒的发展与希望。DvJ北大荒之情
  艰苦的生活锻炼了我们的体魄,严酷的政治环境,磨练了我们的性格。现实浇灭了我们的狂热,极左的政治环境撕碎了我们的梦想。知青经历了狂热、迷茫、失望、冷静、理性的蜕变,实现了凤凰涅槃。DvJ北大荒之情
  经过风雨、见过世面的一代知青回到了城市,开始了新的生活。DvJ北大荒之情
  十年风雨,十年坎坷;十年寒暑,十年蹉跎。尽管我们的理想没有实现,但我们曾经为之奋斗过,拼搏过。这里埋藏了年轻的战友与我们的青春和梦想,这里流淌过我们辛勤的汗水,这里留下了我们青春的足迹,这里见证了我们当年的纯真与执着。DvJ北大荒之情
  五连在我心中,五连是我们魂牵梦萦,无法割舍的家园 。DvJ北大荒之情
  在这里我们走回青春、触摸青春,审视青春。DvJ北大荒之情
  黑土情深,永志不忘!
DvJ北大荒之情

2.jpgDvJ北大荒之情
DvJ北大荒之情
把地图放大,仔细辨认一下,还能找到我们住过的大草房,预制块大砖房吗。还能认出东风站吗。DvJ北大荒之情
DvJ北大荒之情
3.jpg
DvJ北大荒之情
这是今天的五连,除一块停放农机的场地外,原来的住屋等都夷为平地,只能参照东风小火车站留下的建筑来寻找五连了。DvJ北大荒之情

4.jpgDvJ北大荒之情
  DvJ北大荒之情
  我是五连一兵孙加麟。最后一名从五连阵地离开的战士。DvJ北大荒之情
  回想黑土地旳十年,刻骨铭心。尤其最后岁月,一个人坚守阵地时那种孤独无助,每天望着那一排空荡荡、冷冰冰、毫无生气的知青宿舍,当时的心情可想而知。DvJ北大荒之情
  我忘不掉五连的父老乡亲,尤其老排长王德、机务宁付连长、当过管理员的老付等等给了我真诚无私的帮助,劝我留下来,并多次给我介绍对象,要帮我在五连安个家。多么真诚善良的好人啊,黑土地的情结己牢牢记在我心里,我比别人有更深一层体会。
DvJ北大荒之情

5.jpgDvJ北大荒之情
  DvJ北大荒之情
  五连知青多次组团回到第二故乡五连,回访那里的老职工,寻觅昔日青春足迹。DvJ北大荒之情
  这是五连北京知青回访第二故乡,与五连老职工亲切交谈。DvJ北大荒之情
DvJ北大荒之情
  6.jpgDvJ北大荒之情
  这照片背景有两个小孩,又过了8年,已经长成小伙子,大姑娘了,那是谁家的孩子,今天他们还能记起那一年有一群知青爷爷奶奶们曾经闯入过他们的生活吗。DvJ北大荒之情
DvJ北大荒之情
7.jpg
DvJ北大荒之情

8.jpgDvJ北大荒之情

9.jpgDvJ北大荒之情
  
DvJ北大荒之情
  上面几幅照片记录了哈尔滨、上海、北京知青回访第二故乡,在五连原址、在建设场部与五连老职工重逢的景象。DvJ北大荒之情

10.jpgDvJ北大荒之情
DvJ北大荒之情
  以下几幅照片是我们曾经经历过的战天斗地的场景DvJ北大荒之情
  随农场建设规划,五连居住点撤销了,但五连知青架设的高压输电线路,仍耸立在黑土地上,为农场的发展建设发挥着重要作用。看到这些就想起了当年知青在北大荒立杆架线拼搏奋斗的场景。DvJ北大荒之情
DvJ北大荒之情
11.jpgDvJ北大荒之情
DvJ北大荒之情
12.jpgDvJ北大荒之情
DvJ北大荒之情
13.jpgDvJ北大荒之情
14.jpgDvJ北大荒之情
15.jpgDvJ北大荒之情
16.jpgDvJ北大荒之情
17.jpg
DvJ北大荒之情

  小火车在我们的青春记忆中是一道抹不去的风景DvJ北大荒之情
  每年冬天都有一些人不回家,坚守在连队里。春天到了,该是知青返回连队的时候了,知青们从各自的城市陆陆续续的回来了。带着大包小包、带着给同伴捎来的好吃的、带着给老职工的礼物、带着家乡的见闻、带着亲人的嘱托,回来了。留在连队的知青们每天都盼望着又有伙伴回来,那热切的期盼、那见面时的问候,那溢于言表的喜悦,那从小火车站到连队路上接站的热闹场景,那宿舍里半夜还说不完的知心话,所有这一切,深深地刻在脑子里,就像是在昨天。
DvJ北大荒之情

18.jpgDvJ北大荒之情
19.jpgDvJ北大荒之情
  年轻的战友,40多年前在东风站外一段弯道上的照片,背景远处车站的建筑依稀可辨。DvJ北大荒之情
DvJ北大荒之情
20.jpgDvJ北大荒之情
  北京知青汪宝兴、刘文元小铁道旁留影DvJ北大荒之情
DvJ北大荒之情
21.jpg
DvJ北大荒之情

  五连毗邻森铁东风站,闲暇的时候知青们经常到东风站去玩。回家时搭乘森铁的小火车去通北转车是最便利的。小铁道那一头是通北,穿过通北林业局门前的砂石路,再拐过通北镇里的大路,就是知青回家必经的通北火车站。DvJ北大荒之情
  知青回家,要搭乘的森铁小客车,那种绿皮的外形和国铁一样的列车,只是缩小了很多,两天一班。早晨从森铁通北站开出的下行车,快到中午才能到东风站,然后一路喘息着向东,爬坡去南北河,再开往森林深处的林场。返回通北的上行车,得到晚间才能到达东风站。知青们乘车要半夜才能到通北小火车站。回家多是结伴而行,三五成群,有个照应。下了小火车到通北火车站还有老远的路要走,大家扛着、背着、拎着、拖着各式行囊,摸着黑,相互搀扶着,一路跌跌撞撞,闯进通北站售票厅,若赶得上车,还要奋力挤进车厢,若赶不上车,就得随便找个地方眯一会儿,等待下趟车。DvJ北大荒之情
  返回连队的时候,当小火车离开通北,越过阳光站不久,拉着震耳的气笛声钻出一片森林时,知青们知道前边拐过弯道就进入东风站,就到家了,几天来的疲惫不堪的旅行就要结束了,顿时来了精神,车到东风站,有好多战友早已等候在哪里。众人一路欢歌笑语返回连队。每逢有知青回来,连队里、宿舍里都要热闹好一阵子。DvJ北大荒之情
  知青们喜欢在小铁道上散步,更喜欢有机会在它旁边拍照留影。在知青的记忆中森林小火车是一道抹不去的风景。DvJ北大荒之情
  小火车回荡在山林中的气笛声,一直在我的记忆中盘旋,好想你,森林小火车。DvJ北大荒之情
DvJ北大荒之情
DvJ北大荒之情

  这是任亚华当年的速写,再辨认一下,我们曾居住过的大宿舍,1978年随知青陆续离开,大宿舍改做小学校的教室。 DvJ北大荒之情
  知青刚到时这座大房子还没盖,住的是拉合辫的大草房。几十个人挤在一间屋里。DvJ北大荒之情
  孙家麟:我们北京知青是在69年9月11日凌晨到达五连的。回想从赵光下了火车被拉到五连是多么漫长的一段路啊。四周漆黑,只看到汽车灯照亮的地方。那是一条在夜幕中缓慢行走的长虫。每当看到由远而近的一点光亮,就有人蠢蠢欲动。那些早些时候到达连队的人在欢呼,和分到双丰的人比,我们还算早到的。DvJ北大荒之情
  大宿舍前一片混乱,大家在各自找行李,宿舍里是漆黑一团,因为有人大声说话,吵了哈市和上海战友的觉,有人大嚷了几句。大家才胡乱铺盖睡了觉。
DvJ北大荒之情
DvJ北大荒之情
23.jpgDvJ北大荒之情
  DvJ北大荒之情
  当年大宿舍的正面照,拍这张照片时,五连正红。各种会议经常在五连召开。那些年五连风光无限,也左的出奇。知青们在狂热迷茫中也干过不少傻事,有些令人啼笑皆非,至今想起,还唏嘘不已。DvJ北大荒之情
DvJ北大荒之情
24.jpg
DvJ北大荒之情

  王红的速写,记录了当年女宿舍的景象。是时,许多知青开始陆续返城。宿舍的铺位显得比较宽松,刚到五连时,条件可差多了。DvJ北大荒之情
  李林:……,汽车停在大宿舍门口。门口还有马车,我还以为是大车店呢。结果告诉我们到了,下车吧。DvJ北大荒之情
  进到女生宿舍一看,更是让人扫兴。不大的屋子两边都是上下铺。最雷人的是上下铺都是用一根根原木拼接而成,好像是那种白桦木,带树皮,还长着树结子,上面铺着稻草。就是这样的铺,我们每个人的褥子都铺不开,已经走了两天两夜,太累了,什么也顾不上,就都睡下了。DvJ北大荒之情
  五连的水我就不用说了,烧开了和茶水一样。衣服都洗黄了。后来就往水里放白矾,沉淀了再洗衣服。我忘了是谁,有一次洗头也用放了白矾的水洗,结果头发都擀毡了。通也通不开。DvJ北大荒之情
  最让我记忆犹新的十一那天,天空飘着小雪花,我们踩着泥水下地捡土豆,想着此时天安门国庆节的庆典,而千里之外的我们此情此景,心里的滋味可想而知。因为是第一个在外边过的十一呀。DvJ北大荒之情
  从北京出发的时候我都没哭,那时刚十六岁,恨不得走的越远越好,又听军代表介绍东北怎么好,心里还有憧憬。可是那一天我是真哭了,我们都哭了。DvJ北大荒之情
  记得那天休息时,有的男生吹起了口琴,那个琴声,那个情景,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中。
DvJ北大荒之情

 25.jpgDvJ北大荒之情

  《宿舍小景》是王红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的一幅速写,上传到凤凰网知青频道后即被评为精彩照片。这是当时的截图。DvJ北大荒之情

26.jpgDvJ北大荒之情
DvJ北大荒之情
  DvJ北大荒之情
  远处知青宿舍前站着几个人,有点远,看不大清楚,但看身影能认出,最高最瘦的是马义,他旁边是孙金环,马义总是昂头挺胸,而金环总是习惯地微微有些驼背,第三个笑眯眯的不爱说的是王金福,接下去是老大夫张春义和徐新民。你说不是,是刘兆天,陈彭桥,啊,陈彭桥,老四啊,不是他。后边的小商标和尚洪山没有异议,他俩特征太明显,不会认错。DvJ北大荒之情
  这张照片,不知是谁传上来的,这是一张模糊的照片,又是一张让人充满遐想的照片,你记忆中有谁,那照片里的人就是谁,你只能远远地望着,想着他的面容,越想就越像,你不可走近他,你把照片放大,那就会全是马赛克,什么也看不清了。DvJ北大荒之情
  就让我们远远地望着他们,在朦胧中去回忆、去想像逝去的青春吧。
DvJ北大荒之情

 27.jpgDvJ北大荒之情
28.jpgDvJ北大荒之情
  身后就是宿舍,东头是男宿舍,西头是女宿舍,中间小屋曾经做过广播室、图书室。窗下一捆捆的是苕条,编筐、编土篮子用的,路边宣传栏下边是一排小爬犁,当年我们就是每人一架爬犁拉着往地里送粪。
DvJ北大荒之情

 29.jpgDvJ北大荒之情

  徐新民和张春义当年的合影,脚下是用坏了的土篮子。DvJ北大荒之情
  每个人都要学会编筐,编土篮子,手脚并用,用苕条,用柳条编土篮子。
DvJ北大荒之情

30.jpg  DvJ北大荒之情
DvJ北大荒之情
  还记得宿舍对面的小松林,里面有一汪浅浅的水塘。下工后我们都喜欢到那里去散步,踏着软软的松针,嗅着沁人的清香,望着满眼的绿色,一天的疲劳就不见了。DvJ北大荒之情
  也有人会操琴奏上一曲轻松舒缓的乐曲,那就更有些诗意,有些浪漫了。当然这还得冒着被批判的风险,多年后,不愉快的记忆淡漠了,但美的感受依然在我心中。DvJ北大荒之情
  不少知青战友都在小松林那儿留下过青春的倩影。DvJ北大荒之情
  下面这幅是任亚华的速写作品:《人们喜爱的松林》
DvJ北大荒之情

31.jpgDvJ北大荒之情
  这是吕滨祥那个排的战友吧,12位正好一个班。松林是拍照的最好背景。
DvJ北大荒之情

32.jpgDvJ北大荒之情
DvJ北大荒之情
33.jpgDvJ北大荒之情
  DvJ北大荒之情
  上海知青唐世荣,也是五连当年卫生员之一,没少为知青服务。DvJ北大荒之情
DvJ北大荒之情
34.jpgDvJ北大荒之情
35.jpg
DvJ北大荒之情

  由任亚华这幅《报废的机井和停了火的食堂》就想起了当年食堂的样子,原来的大草房宿舍对面就是大食堂,东边是仓库和一间小卖店,西边是伙房,中间就叫做饭厅吧。看到这就想到管理小卖店的那个上海女孩,是叫王秀凤吧。 DvJ北大荒之情
  食堂后边是一块菜地,菜地的另一头,是侯连长和张指导员的家,再往后,好像是林业局的徐炮的家。还记得金建国给我们讲过徐炮家忠犬的故事。DvJ北大荒之情
  食堂的西头,是一口井,井沿上立着一只硕大笨重的辘轳,上面栓着粗大的柳罐,要从几十米深的井中把水汲上来,得摇多长时间啊,打水是女知青最怵头的事。DvJ北大荒之情
  大概是1972年吧,那一年曾用砖垒起过一座蓄水池,井里的水用水泵抽到池里。用水时,只要拧开水池下部的水龙头,水就哗哗的地流淌出来,那就是黑土地上的‘’自来水‘’啊,从此再不用费劲摇辘轳,从几十米深的井中汲水了。女生再也不用害怕去井沿打水了。 DvJ北大荒之情
  王红: 我想起了北大荒的那口井,那口伴随我们走过蹉跎岁月的井,那辘轳上长长的胶皮绳,拴着沉重的胶皮柳罐,从一开始要两个人才能摇动,打一柳罐水,到后来一个人就能轻松自如的把满柳罐水打上来。这口井见证了我们充满艰辛和充满磨砺的生活。DvJ北大荒之情
  记得刚到兵团的那一天,先期入连的战友给我们打来开水,望着冒着热气和泛着铁锈红的水,我的眼泪哗得流下来,真是难以下咽,可是水总是要喝的,而我一喝就是八年,而那里的老职工一喝就是几十年。据说这样的水是因为井打得浅,只有打深井才能改变水质,于是后来有一年,连里来了打井队,打了好长时间,我都不记得最后是否打出了水。DvJ北大荒之情
  水在今天,依然是我们生存还是毁灭最重要的保证,我们也更加重视饮水问题,从自来水到各种矿泉水、纯净水……种类繁多。打开水龙头,拧开盖,就能喝到清亮甘甜的水,然而,封存在记忆深处的那口井、那柳罐、那水,会永远督促着我,要节约、要珍惜这每一滴水……DvJ北大荒之情
  这间破旧的食堂大草房里则装满了更多的故事,馒头、菜汤、包子……DvJ北大荒之情
  对于兵团战士来说,汤是永恒的主题。DvJ北大荒之情
  还记得‘汤之歌’吗: 从黑河到赵光,兵团战士爱喝汤,早晨汤迎朝阳,中午汤暖心房,晚上汤照月亮。 DvJ北大荒之情
  五连的食谱多少有点变化,那时早饭:馒头4分一个、菜汤2分,随季节不同,汤的品种也不太一样,有大头菜汤、土豆黄豆汤、海带汤、 西葫汤、南瓜粥、酱油葱花汤、豆腐海带汤,萝卜豆芽汤等等,中饭、晚饭会有炒菜:炒大头菜,炒土豆、炒土豆片。炒角瓜、炒粉条等、DvJ北大荒之情
  孙家麟:到达连队后吃的第一顿饭是土豆烧牛肉、大米饭,当时认为连队的伙食真好。苐二天早饭就是白菜汤了。DvJ北大荒之情
  谢华的回忆:我记得,咱们喝过土豆汤、大头菜汤、豆腐汤、萝卜汤、粉条汤,还有海带汤,似乎当时的蔬菜全都可以做汤。从井里打上来的水,又腥又臭,烧开后有一层黄色的铁锈,还严重缺碘,所以我们喝得最多的是海带汤。海带含碘很高,预防克山病很有效。四十多年过去了,我们又喝过很多种汤,多得已经数不清了,可是都没有当年海带汤的味道那样印象深刻,那滋味,现在回味起来,就像昨天刚刚喝过一样。 对了,如果大家现在多喝点海带汤,能降血脂,能补钙,还能防癌。DvJ北大荒之情
  那时卫生条件很差,有时也会发生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只是当时我们都习惯了,就泰然处之了。DvJ北大荒之情
  孙家麟:有一段时间连里要求每班每天派一个人到炊亊班值班,有一次我值班,开过早饭后大锅里剩了半锅土豆汤,炊事人员把汤往外捞,捞到最后,一勺子下去捞出一只半尺长的大老鼠,大家一看沒敢吱声,把老鼠偷偷的扔了。那天早饭是馒头—老鼠土豆汤。DvJ北大荒之情
  类似这样的事时有发生,至今我们也只是把它当笑话来谈。DvJ北大荒之情
  李林回忆:我记得刚去那年吃了一年又黑又粘的馒头,因为那年涝,麦子都捂了。当时最爱吃大碴子芸豆饭,每顿能吃一大碗。胃不好的人就不行了,女生刘美华神经性呕吐,吃什么吐什么,没少受罪。DvJ北大荒之情
  第二年新麦子下来的时候,吃的第一顿白馒头,那叫一个香啊,至今回味无穷。现在再也吃不着那么香的馒头了,让化肥和农药弄的吃什么都没味了。DvJ北大荒之情
  王红:提起当年的包子,我的面前又出现了那满叵箩皮薄馅大的包子,无论是大头菜馅还是西葫芦馅都是喷喷香。当年在地里每当邻近中午,饥肠辘辘的我们都会翘首以盼,盼着送饭的马车出现在地头。吃一口热包子,咬一口脆黄瓜,那滋味儿至今没忘,也胜过了多少山珍海味的味道。DvJ北大荒之情
  食堂的大馒头和菜汤,陪伴了我们十年,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味觉体验,那是兵团的味儿,是舌尖上的兵团,是知青共同的青春记忆。一位哈市知青对各地的战友动情地说,明年回哈参加知青下乡50周年纪念活动时,做食堂的大馒头和菜汤招待你们!啊,说的真好,就大馒头和菜汤,那比什么山珍海味都好!
DvJ北大荒之情

37.jpg  DvJ北大荒之情
  看到任亚华这幅《家属区一角》,脑海里浮现了五连的家属区:每家房前屋后都有菜园,种些时令蔬菜,供自家食用,土豆、萝卜、白菜等,连队大面积种植,秋收后分给各户。 DvJ北大荒之情
  各家屋前檐下多有一只酱缸,酿造着风味各异的大酱,下酱手法不同,酱味也各自不同,但臭大酱是统一的,都有一股或浓或淡的臭味。初时,还真不习惯,后来也就入乡随俗,吃起这种臭大酱也是津津有味。 现在网上有卖东北大酱的,还特意注明有臭味,来突显大酱的正宗。DvJ北大荒之情
  各家的院落用榛柴或木柈子围成。每逢入冬,打柴火是第一要事,要备好一冬天的柴火,才能安全过冬,封窗抹墙,把屋后小窗封死,用大泥把墙统统抹一层。储存冬菜:腌渍酸菜,土豆萝卜下窖。这一切都弄妥了,就该猫冬了。但兵团不猫冬,记得冬季不管多冷也要刨粪,拉着小爬犁往地里送粪。 DvJ北大荒之情
  家属区,也是知青下工后串门的好去处,许多知青都有自己的堡垒户。在严寒的冬夜中,知青和老职工在暖呼呼的草屋里聊着、唠着。知青们逐渐认识了社会,了解了最底层的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和他们有了共同的语言,有了共同的喜怒哀乐,知青与老职工建立起深厚的友谊。这在北大荒黑土地上结下的友谊,维系至今,也是知青多次回访五连的重要的感情因素。
DvJ北大荒之情
DvJ北大荒之情
38.jpgDvJ北大荒之情
39.jpgDvJ北大荒之情
  DvJ北大荒之情
  任亚华的速写:连队一角。时间大概在1973---1978年之间,凭着这张速写,我们还能想想出当年连队的影子。DvJ北大荒之情
DvJ北大荒之情
41.jpg
DvJ北大荒之情
  这是王红的速写:粉房女将——漏粉。央视曾播出过自己制作酸辣粉的视频,其中最重要的一环就是自己漏粉,主讲神采飞扬,充满骄傲和自信。对比一下40年前的粉房女将,那简直就是雕虫小技、班门弄斧。我们的女将制作粉条,那才是大手笔。北大荒制作粉条非得是数九寒天,当时环境之简陋,工作条件之艰苦,非现在人所能想象。而五连女将不畏严寒,全手工操作制作土豆粉条的珍贵场景,搋粉,打浆、漏粉、捞粉……等工序都被王红出神入化地记录下来。得以让我们今天还能一睹女将昔日风采。DvJ北大荒之情
  哈市知青李秋平回忆粉房时说:大家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吃粉条吗?咱们连自己能加工粉条了,粉条头可以让咱们拿回宿舍吃,用酱油醋拌着吃,酸酸的滑滑的就甭提多好吃了。DvJ北大荒之情
  红楼梦里有金陵十二钗,五连有粉房十二女将,时至今日,王红还能记起这些女将的名字吗,能否披露给大家,让我们都记住她们。DvJ北大荒之情
  画面中的女将们,何不拾起旧手艺,在家里给儿孙辈露一手,漏点粉条,制作一盘可口的酸辣粉。让后代领教一下北大荒人的本领。DvJ北大荒之情
DvJ北大荒之情
43.jpg
DvJ北大荒之情
  DvJ北大荒之情
  《粉坊女将》曾被凤凰网知青频道评为精彩照片,这是当年的网页截图。DvJ北大荒之情
DvJ北大荒之情
44.jpg
DvJ北大荒之情

  《野外午休》忠实记录了知青北大荒艰苦劳动的一幕:干了 一上午,知青田里劳作累了,中午不能回宿舍休息,就在田头地边草地上,三五成群,相互依偎,你靠着我,我枕着你,就这样亲密无间的地抱团取暖,歇息,恢复疲惫的体力,下午还要接着劳作。他们是终年如此,多少年都是这样啊。DvJ北大荒之情
  有人问,你们知青感情咋就那么深,看看这幅画你就应该明白了。DvJ北大荒之情
45.jpg
  DvJ北大荒之情
  那是妇女能顶半边天的年代,是巾帼不让须眉的年代,年轻的姑娘扛麻袋,还要上跳,被传为美谈,是革命的表现。今天的人们可能无法理解:保护妇女儿童哪去了?但我们经历过那个年代,我们知道,那真的是发自内心的要革命的表现,从没考虑过那样干会给身体带来什么样的伤害。
DvJ北大荒之情

46.jpgDvJ北大荒之情
47.jpgDvJ北大荒之情
DvJ北大荒之情
48.jpg DvJ北大荒之情

  《麦场》、《选种》,王红速写,面对这幅画,能想起什么。DvJ北大荒之情

 DvJ北大荒之情

  DvJ北大荒之情
  《大年初一刨粪——过一个革命化的春节》DvJ北大荒之情
  作者:王红在画面上标注的文字:DvJ北大荒之情
  这是厕所,下面是粪坑,三个人跳到里面去刨粪,屎尿都冻成块了。DvJ北大荒之情
  这是大年初一,这一天,我们过了一个革命化的春节,赶了一辆马车,行程12里路,一大早到了营部,刨厕所里的粪,装满一车已经中午了,就回来了。DvJ北大荒之情
  为了多积肥,多打粮。DvJ北大荒之情
  面对这幅年初一刨粪的速写,心中百感交集,五味杂陈,不知说什么好,但当初就真的是这样想的呀。DvJ北大荒之情
DvJ北大荒之情
49.jpg
DvJ北大荒之情

DvJ北大荒之情
  王红笔下知青返城前打点行李的景象:DvJ北大荒之情
  满满一拖车的知青回家的木箱,紧张忙碌的钉箱者,还有尚未办妥返程城手续的旁观者,这些就是留给我们的那个特定的混乱时期的缩影。DvJ北大荒之情
  那画外音:“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哇……”确是值得深思的地方,要不就怎么有了四个不满意的提法呢。 DvJ北大荒之情
  还是五连一兵最痛块,返城手续办妥,抛掉一切,只带一个挎包就义无反顾地跨上归程。DvJ北大荒之情
  这张速写后面还有多少故事,知青回家的路有多难,为了回家,知青有多少心酸,屈辱的记忆……,往事不堪回首!DvJ北大荒之情
  正像一首歌唱的那样,我们这一辈,酸甜苦辣酿的酒,不知喝了多少杯,我们这一辈,熬尽了苦辛,交足了学费,真正地尝到了做人的滋味。DvJ北大荒之情
  所以从北大荒黑土地走过来的知青更懂得珍惜当下安定生活,让我们互道珍重,相互守望,快快乐乐过好每一天。DvJ北大荒之情
DvJ北大荒之情
50.jpg
DvJ北大荒之情
  DvJ北大荒之情
  五连,我梦中的家园,我魂牵梦萦的第二故乡。感谢任亚华、感谢王红,你们用手中的画笔,描绘了五连当年的景象,更忠实记录了当年知青的真实形象,在你们的图画中,我看到年轻的知青,也看到了自己,你们的那些速写比照片还要珍贵。你们是用心灵去画,是怀着对这片黑土地的深情,描画出了知青战友及五连家园的容貌。DvJ北大荒之情
  这些速写唤醒了我们遥远的模糊的记忆,往事如烟,不堪回首,但任亚华,王红的速写,留给我们的青春记忆,却那么亲切,那么令人向往。亲爱的战友任亚华、王红,谢谢你们!DvJ北大荒之情
DvJ北大荒之情
                     2017年岁末於津
DvJ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