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感悟

从“喝狼奶长大”说起

时间:2016-08-24 10:51:41  来源:8团1营3连  作者:周元庆  

  我是最早说出“喝狼奶长大”这句话的。那是在“幽州书屋星期义务讲坛”。 YzX北大荒之情
  幽州书屋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在北京东城雍和宫大街靠近北新桥的一座平房里开张的,主要经营京味作品。记得开张那天,老舍先生之子舒乙先生和苏叔阳等北京大作家在书店门口签字售书,队伍排得很长。书屋离我家不远,我也赶去凑热闹,排队买了一本苏叔阳先生的作品《老舍之死》,请苏先生签了名。后来,幽州书屋又在万寿寺开办了“星期义务讲坛”。YzX北大荒之情
  那时候北京的社会风气和全国一样,可能是1949年以后最好的时期。大批被文革耽误的青年人求知、求学;一直被批判、压制的专家、学者摩拳擦掌,他们要重整旗鼓,把几十年被压抑埋没的真才实学传授出来。人们似乎都感觉科学、文化的春天来了,国家的春天来了。义务讲坛就是义务讲。听课者在幽州书屋领取免费入场券,来讲课的人不论名气多大,分文无有。YzX北大荒之情
  在“幽州书屋星期义务讲坛”讲课的都是文革中幸免于难的社会科学界的大家和引领当时社会思潮的风云人物。我在万寿寺听了几次讲座,给我印像较深的是老舍先生之子舒乙讲的关于老舍先生的创作和老北京旗人的规矩与习俗,还有刚刚出版了《血色黄昏》而风头正劲的杨沫之子老鬼讲他的创作和在内蒙的插队历程。YzX北大荒之情
  我第一次提出“喝狼奶长大”这句话,就是在那天老鬼讲的时候。那天在老鬼讲完他的插队经历和写作过程后,进行现场讨论。当时不知哪来的勇气(听课的基本都是在校大学生)和灵感,我在最后一排座位上站起发言。在讲完一番感想后说:“我们这代人都是喝精神上的狼奶长大的,我们接受的政治教育都是假大空,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我们先天不足,后天应该加紧补充营养,吸吮无毒乳汁,强身健体,投入到四化建设中!”YzX北大荒之情
  话一讲完,竟然博得在场年轻人的热烈掌声!也许他们头一次听到“喝狼奶长大”这一说法,也许是我的发言很真实,引起了他们的好感。现场浓烈的互动气氛,又激发了台上讲课人的情绪,他们又滔滔不绝发表对社会、人文思潮的看法。那天台上除了老鬼,旁边还有两个他的同学,也是他一起在内蒙插队时的战友。其中一位讲到当时流行的港台音乐、琼瑶作品等的现象时,似乎颇不以为然,说,现在流行的港台歌曲、港台小说、诗歌等等,没有意思,也没有生命力,涣散人的斗志,要知道,港台是没有文化的!YzX北大荒之情
  当时听了她的发言觉得挺有道理,也认为港台那些作品都是“靡靡之音”,“涣散人的斗志”,港台那么点小地方,哪里有文化。我们大陆地大物博,历史悠久,文化多灿烂! 但是多少年过去后,我渐渐醒悟,她的关于“港台没文化”的定论和我的共鸣其实大谬不然!谁没文化?大陆还是港台?YzX北大荒之情
  举几个近年来通过报刊和其他正式渠道得来的例子比较一下:YzX北大荒之情
  2005年7月12日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主持宋楚瑜在清华大学的演讲时,频频出错,甚至读不全送给宋楚瑜作礼物的小篆书法。有此前车之鉴,7月12日,新党主席郁慕明在人民大学演讲时,人大校长纪宝成的表现格外引人瞩目。没料到,纪校长还是在致欢迎词时用错了典故。纪校长的欢迎词说:“七月流火,但充满热情的岂止是天气”。YzX北大荒之情
  “七月流火”的典故出自《诗经》,意思是天气要变凉了,而不是指天气很热。“七月流火”的“火”指的是大火星,“流”是一个动词,指星的往西运行,落下。“七月”,指的不是阳历七月而是(豳历)农历七月。在农历里,一二三月表示的是春季,四五六月是夏季,七八九月是秋季,十到十二月是冬季,所以农历七月恰恰是由夏入秋的时节。 YzX北大荒之情
  纪校长是报纸和网络上的热门人物,他大力提倡国学,率先在人大开设国学,去年又声色俱厉地宣布高校不得鼓吹宣传西方的理论学说(殊不知,马克思可是标准的西方人)。YzX北大荒之情
  “七月流火”之事引得海外华人一片轩然,更令“没有文化”的港澳同胞贻笑大方甚至嗤之以鼻。此事也在网友之间引起广泛的争论。有网友称,纪校长错得不应该,可能是受到媒体乱用的影响了。有网友则说,“这正证明了纪校长不是寻章摘句的雕虫,总拘泥于古人的语意文化怎么能发展?”也有网友评论,教育界领袖人物在传统文化上犯了错误,恰恰说明了国学复兴是多么迫切。这种人文素养的欠缺和国学基础的不扎实,是民族性的、集体的,不是清华校长或人大校长个人的。 YzX北大荒之情
  章含之是大名鼎鼎的翻译、部长夫人,还是文革前毕业的大学生。但是,据她自己回忆,上学的时候总参加各种运动和下乡劳动,工厂劳动,影响了专业的学习。在七十年代初一次为周总理翻译时,总理说“我们不能做越俎代庖的事情”,她竟然瞠目结舌、满脸通红,不知道如何翻译,因为她不知道总理说的“越俎代庖”是什么意思!当时总理扭头看她,轻轻摇头,叹息一声说,不无嗔怪地说:“你还是章行老的女儿,他可是大学问家呀!”章士钊是大学者,章含之的养父,文革时毛主席还曾经钦点要读他写的《柳文指要》。YzX北大荒之情
  再举一例,还是外事。周总理与美国总统尼克松会谈,讲完话后咱们新中国培养的翻译:“我们与你们沿着各自的道路前进,达到自己的目标”。这时,坐在美国总统后排椅子上的备用翻译举起了手,周总理马上让他讲话。这位略带羞赧表情的美国小青年站起来轻轻地说:“我觉得贵方的翻译没有准确地表达尼克松总统的意思。”“那么你认为应该翻译成什么?”周总理在外事上的严谨是有名的,他问这位有点中国南方口音的美国小伙。“我们总统的意思是‘殊途同归’”。MY GOD!这小词用的!周总理马上追问了一句,“你是在哪里学的中文呀?”“在台湾。”“学了几年?”“两年”。咱们敬爱的周总理有点无奈地轻轻晃了晃头,这心里的意思不用说,大家也能理解出来。YzX北大荒之情
  再说社会。去年在美国我外甥那里住了半个多月,他在马里兰州办了个旅行社。我问他你最愿意接待哪里来的客人,他说除了欧洲人、日本人就是台湾人,“台湾人都那么有礼貌,不管大人小孩,都写得一笔好字,还都是繁体字”。YzX北大荒之情
  以上几例,也可能是一斑窥全豹,也可能是以偏概全,但起码说明,真正的中华文化在台湾地区已经深深地扎根。这得益于移政前,蒋先生从大陆带去的一大批诸如胡适、钱复、傅斯年等大学者把中华文化的薪火带到了海峡那边。YzX北大荒之情
  看看咱们当下的众生百态。且不说公园里、大街上那些全然不顾周边居民的感受,在高音喇叭的伴奏下歇斯底里地跳广场舞、跑着调唱红歌,在结束时还要起哄似的高声喊叫的大爷大妈(也是我们这个年龄);也不说满大街的随地吐痰、大声喧哗;就说现在互联网上频现的对某个人或某件事破口大骂,脏字脱口而出,甚至年轻女性也是毫无顾忌,国骂滔滔不绝,真让人无地自容,他们还颇觉得意!是斯文扫地还是戾气横行?YzX北大荒之情
  所以,谁有文化,谁高谁低,不说自明。所以,说这些人是喝狼奶长大的是高抬了他们,应该说他们是喝毒奶长大的。这个毒奶的成分有土匪基因、流氓基因、痞子基因、无赖基因......YzX北大荒之情
  到了这把年纪,能够静下心回顾往事,也能够反思自己了。应该说,那时提出“我们是喝狼奶长大的”这个说法有点失之偏颇。为什么?因为在我们成长的年代,我们的老师、家长还是受传统文化影响的。他们向我们传授的知识、他们的言传身教,已经春风化雨般流淌进我们的心田,滋润着我们的心灵,也一直影响到我们的今天。YzX北大荒之情
  我至今仍记得,我的小学老师全凤英,在酷暑时节,为了督促我们这帮孩子睡午觉,顶着烈日骑着车挨家挨户检查孩子们睡觉没有;我的父亲去世很早,是母亲含辛茹苦把我们拉扯大。她老人家虽然没有文化,但从小就告诉我们,人活着要有志气,要义不要利;许他不仁,不许咱不义;骡子大了马大了值钱,人大了不值钱......等等。言语虽然朴实,但是可以看出传统文化中的温良恭俭让、仁义礼智信、以身作则等已经成为中国普通老百姓的人生信条和准则。YzX北大荒之情
  所以说,我们的人之初,是真真的在母乳的哺育下初长成的。YzX北大荒之情
  另外,对于“喝狼奶”还可以从积极的方面来理解。在看过《狼图腾》这本书后,对狼、草原游牧民族有了新的认识。狼性,或者说狼的精神——团队精神、为了集体的胜利,狼的牺牲精神、遵守纪律、危机意识在人类社会的发展中都是不可或缺的。华夏的中原农耕民族经常被草原的游牧民族打败,就是在民族性中缺少了狼性。据说,罗马的标志就是一头母狼喂养两个小孩,那两个小孩长大后都凶猛异常。YzX北大荒之情
  由此,我想到了北大荒三连的奶。三连有畜牧排,出产牛奶和炼乳。我喝过,自然是纯天然、无污染的。之所以想起在三连喝的奶,是因想起在万寿寺那天的“喝狼奶长大”的发言和关于文化的讨论;我既喝过北大荒三连的奶,也就自然联想到北大荒三连的文化。YzX北大荒之情
  其实冠以“三连文化”的帽子有些大。能被称之为文化的应该是历经多少个年代的沉淀才产生的,而开发北大荒才多少年,三连的存在才几年(三连在东岗的营地早就被铲平了)?但我还是将其称之为“三连文化”。因为,我们是在16岁开始的北大荒生活,那是一个由少年转向青年的的年龄段,身体尚未发育完整,思想灵魂上也是一张白纸。因此对于我们这批“小六九”特别是对于我来说,在北大荒三连的生活经历对于我们的一生产生了刻骨铭心的影响,奠定了我们的基本世界观、精神面貌和处事风格。我们在那时的所历、所闻、所见,已经转化为一种看不见的力量,融入到我们的脑海,溶进我们的血液中。“北大荒三连”几个字在我们生命历程中所占的比重实在是太大了!因此,我觉得称“三连文化”不以为过。YzX北大荒之情
  那么,什么是我所谓的“三连文化”呢?以我一孔之见草草概括一下:服从意识强,只要有任务,领导一声令下,就像打仗冲锋一样争先恐后地往前冲;党团员、干部重活脏活累活抢在前,发挥模范作用; 有难以想象的克服困难的能力;在全国都处于文化荒漠的环境下,注重文化生活,发挥知青带来的的城市文化作用;连队气氛偏左,严肃有余,活泼不足,视男女接触为洪水猛兽。YzX北大荒之情
  以上这些概括得不一定全和对,只是从对我个人影响的角度挑出几点。YzX北大荒之情
  先说第一点。YzX北大荒之情
  在三连干农活,其重、其累、其苦,不需细说。要说的是,不管是凌晨4点就被叫醒夏锄,还是在1972年秋冬在上面是冰、中间是水,最下面是泥的大田割大豆,抑或是在松花江边修水利、抬木头,只要领导分下了任务区域,大家刷刷地就干开了,一点不打折扣,唯恐下手慢了被别人落下。“圆满完成领导交办的任务”,是每一个知青心中的信条。有一次,我们班在场院扛麻袋,干到太阳落山才回宿舍。刚吃完饭,排长进来说,晚上你们班去松花江边装沙子。已经疲惫不堪的我们很是不高兴,发起牢骚。但是不高兴归不高兴,牢骚发完,马上登上车厢顶着刺骨寒风奔向漆黑的松花江边。YzX北大荒之情
  前些日子看《生命中的兵团》,说现在的国家领导人中好几个有下乡知青的经历,但他们都是在农村插队。而在中央部委、各地封疆大吏担纲的领导中,活跃着一批在生产建设兵团插过队的人。比如外交部长王毅(他可也是小六九)、副部长王光亚,驻美大使周文重、崔天凯,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国资委主任姜大明等等。作者的观点是,这批人有在社会底层的生活经历,在兵团养成了服从命令听指挥,纪律性强的作风,恢复高考后接受了系统的高等教育,能在各自领域有出众表现,完成上级交办的事情。但是他们过于服从的性格也限制了他们的发展。作者的观点我不敢完全苟同,因为官场的事谁也说不清,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就是不行,行也不行。但是他所描述的这一现象倒也是客观存在。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出来的人确实有着深深的服从命令听指挥的印记。 YzX北大荒之情
  再看党团员、干部发挥模范作用。YzX北大荒之情
  1974年夏季的一天,全营到7连的一块地修水利。开工没多久,乌云黑压压地涌了过来,随之瓢泼大雨倾泻而下。看着从远到近的天空没有亮的迹象,在现场担任总指挥的副营长、原三连指导员老匙下令全体收工撤退。只见他站在雨水里指挥一个连队一个连队按顺序乘上尤特兹、解放卡车开回各连队,而他披着那件我们熟悉的黑棉袄任凭雨水浇淋,若无其事地指挥车辆,直到所有车辆全部撤离,他才登上营部卡车。这一幕永远定格在我的脑海。YzX北大荒之情
  有一次在离东岗不远的地方疏通地号旁边的排水沟。好像是开春时节,每个人早上出工还穿着棉衣棉裤。当天的任务是扩挖水沟,把水沟里残存的泥水清理出来。我们站在沟边一锹一锹地把泥水往沟边上扔。干到半截,在一处泥水较深的地方,停住了,铁锹不好往下挖。眼看要窝工,只见一个上下穿着有点发白的黄色军棉装头戴军帽的高个子拿着铁锹下到了沟底的泥水里,一锹锹往上扔。棉裤没在初春的泥水中接近膝盖,想必滋味难捱。他是从打石排下来的排长,党员,李京生。他的这一举动像无声的命令,激励了大家的干劲。这片难啃的地方很快攻克,那天的任务很早完工。YzX北大荒之情
  像这样的情景在三连算是稀松平常。早晨哨音一吹,班长第一个爬起,给大家到水房打水;干活捡重的,最后收拾工具,最后去食堂吃饭,不一而足。当然到了后来,班长们也有了情绪波动。不久前聚会,听劳模小黄豆说,有一次听见副排长张天成在抱着一堆工具送进工具棚里的时候,一边扔工具一边嘟囔着:“谁让我是你们的爸爸呢!谁让我是你们的爸爸呢!”听小黄说的时候,既好笑又心酸。他比我们小六九大不了两三岁,却像比我们大很多、很懂事的大哥哥!我们那个时候真的很不懂事,肯定让我们的党员副排长张天成老兄既吃苦又受气。YzX北大荒之情
  所以,现在见到当今的领导不但心安理得地享受比普通群众高不知多少倍的收入,还厚颜无耻地夺占本应授予一线职工的荣誉为己有,什么“五一劳动奖章”,什么各级“劳动模范”,真想啐他们一脸珍珠霜!要知道,各种荣誉背后就是各种实打实的待遇,真金白银啊!这些党员高官,且不说什么为主义奋斗,也不说什么为人民服务,就连最基本的“共产党员要冲锋在前享受在后”他们也做不到。YzX北大荒之情
  再说第三点。YzX北大荒之情
  我至今都不敢想象,那时怎么能在身体尚未完全发育成熟的阶段,以百十斤的体重扛起160斤标准袋的大豆、小麦,而且还要上三级跳,有时甚至要扛200斤的麻袋;怎能在零下30几度的严寒中刨冻土,硬是几天之内就修出一条宽敞的引水渠,而且在最后一天竟然是在嘹亮的冲锋号中几百人呐喊着沿着渠坡抬着土筐上下飞跑!YzX北大荒之情
  1971年的秋天割大豆,我和天津知青王俊林的地垄紧靠着。他是天津铁二中文革前的初中生。那是全连集中会战。大田里一字排开一条线,每个人分到地垄后就开始了你追我赶,谁都不甘落在后面,被别人称为“打狼的”。这是拼体力、比耐力的活计。谁都累,都想直起腰捶一捶,都想喝口水,歇一会,但是谁都不敢。因为也许就在你直起腰的功夫,几米的距离就被拉下了,再追就不容易了。那天,我和俊林兄并驾齐驱地割着。割着割着,只见他抽空就停下来用镰刀把敲敲后背。又往前割了一段,看他不弯腰而是蹲在地上割了;再过了一会,只见这老兄双膝跪在地垄上一点一点地往前割!见状,我急忙说,俊林,歇会吧,咱一块歇!只见他抹抹脸上的汗水,没事,这样就能歇歇腰了!YzX北大荒之情
  那可是没有一分钱奖金的年代!  够难的吧?但是在这些人面前,天大的困难也要克服,就是不能落后!YzX北大荒之情
  好像是1971年的秋天,连队觉得要盖房总得从工二连进砖,有点受制于人的感觉,下决心要自己烧砖。要烧砖就要有制砖坯机,这个任务交给了刘云勇和石以建。要说学历,刘云勇初中,石以建小学六年级;要说职业,刘是康拜因手,石是连里的电工。而要制作出一台机器,恐怕那学历、那条件不是差个一星半点。困难吧?但是,他俩硬是把机器造了出来,在东岗通往营部的地头,架起了制砖坯机,基建班垒起了砖窑,我们8班三班倒,最后烧出了红砖!YzX北大荒之情
  再说下一个。YzX北大荒之情
  《生命中的兵团》里说,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存在的年月,由于现役军人把部队重视文化工作的传统带到了兵团,所以,兵团的文化生活开展得很好,也发挥了城市知青的特点。其实他只说对了一半。8团的前身是290农场,而290农场也是由部队——老五团嬗变而来,本身就一直延续着部队的作风。所以说,三连一直对文化活动抓得很紧。三连在1969年底组建了新的宣传队,我们一批小六九成了主力。宣传队一炮打响,反映很好。演出的《巴桑忆苦剧》产生了轰动效应,台上台下一起哭,后来还到全营巡演,到团部礼堂演出。再后来1974年春节过后三连宣传队到师部参加汇演,也得胜回朝。此外,办黑板报,学样板戏,办阅览室,开会前各排相互间拉歌,在农忙阶段,组织文艺小分队到地头、到江边放马处慰问演出,等等,都说明三连的文化活动开展得有滋有味。当然,以现在的标准看,水平很业余,条件也差,但是我们的演出起码不会假唱,写出的东西也都是真情实感,不是无病呻吟,也没有什么“意识流”。YzX北大荒之情
  正是在三连的五年里,我从身边接触到的北京、上海、天津等文革前毕业的初高中生的身上学到了很多的知识;从段晓霞、李尔文、陆紘那里知道了什么是变身跳、倒踢紫金冠,芭蕾的基本功训练是咋回事;从汪成用那里知道了音准、五线谱,文学编剧的概念,并且在那次修水利会战时,他写、我拿着铁皮话筒朗读的诗中知道了“魑魅魍魉”这个词;从古培策那里明白了看似很深奥的民间“几只鸡腿、几只牛腿”的智力题在他的数学运算下简直就是小菜一叠;从张天成那里头一次听说宋词很美;从樊华芳,这个像亲姐姐一样无微不至地关怀、呵护我的副指导员手里接过她送给我的临别礼物——一本相册的扉页上的赠词“元庆同志:永远保持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知道了钢笔字应该那样写才算飘逸、潇洒、刚劲;从刘云勇那里学会了优美的《走上这高高的兴安岭》和《雁飞塞北》。YzX北大荒之情
  正是在他们的影响下,我在1974年初从营部书店买到一本《汉语成语小词典》,一个词一个词地学习,开始了人生的自学之路。到我临从北大荒出走的时候,居然能写出一首小诗了。这首诗可称之为打油诗,但印象很深,冒昧写下:YzX北大荒之情
  迅雷劈透千层云,瞬间飞至一令音。边陲五载长夜梦,且看明日他乡人。YzX北大荒之情
  写此诗的背景是,王俊林到营部取他的调令,发现还有我的一封甘肃天水知青办的调令,给我带回来了,让我很惊讶。YzX北大荒之情
  最后一点,三连太重视男女之间的接触了,搞得正值青春年少的知青们不敢有一点非分(其实也不非分)之想。 其实那个年龄段男女之间谁不期待异性的接触、交往呢? 而且在那种环境下,我们也很无知。直到1974年我在团部书店看到的一本《农村卫生手册》上才知道了年轻人的青春期生理现象是正常的。YzX北大荒之情
  写到这里,短信里杨亚萍发来微信“女排赢了”,赶紧打开电视机,赶上了看最后几球的回放。解说员多次提到八十年代的女排精神,看来给全国人民带来巨大鼓舞的女排精神已经深深地刻在了全国人民的心中,尽管已经过去了30多年。让我印象深刻的是郎平的一席话,“不是说赢球了就是女排精神,输了就不是女排精神。我们是在任何困难面前不低头,不服输,一分一分拼,死缠烂打,不打到最后一分不罢休(大意)!”YzX北大荒之情
  联想到我们的三连,我们的北大荒,何尝不是如此!YzX北大荒之情
  记得那时有很多豪言壮语,但我记忆最深的是“泰山压顶不弯腰”,“困难面前有我们,我们面前没困难”。这样的话,搁现在的年轻人根本不可能理解,认为是疯话;但那时我们可真把它当作信念并且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在诠释着、实践着它。去年“双十”聚会即将结束的那天,我突发奇想,假如倒退二、三十年,以我们三连这些人的精神状态、作风,加上现在的外部条件,再去承包一个大型农场或搞一项大工程,一定能打出一片新天地,赢得一片赞誉声!特别是今天邹平川的一条微信也打开了我的另一个思路。他说“咱们当时还没长大成人,还要喝奶,但三连的奶是狼奶,喝狼奶长大的有狼的野性,什么环境都能生存,什么都敢干,都能干。”YzX北大荒之情
  可以说,我们在北大荒三连所汲取的正能量文化是纯正的乳汁,她哺育了我们。当然,从另一个角度说这乳汁是“狼奶”也未尝不可,这个角度就是北大荒的岁月奠定了我们顽强的生存能力和让人难以想象的在任何艰难困苦面前压不垮、 一定要战而胜之的基本功。YzX北大荒之情
  北大荒的经历、北大荒的精神会永远铭记在我们的心中。YzX北大荒之情
              (写毕于2016年8月21日中国女排夺取里约奥运会金牌之时)YzX北大荒之情
YzX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