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感悟

在北大荒结婚成家的日子

时间:2011-09-26 09:13:01  来源:58团-红旗岭农场荒友家园  作者:阮宏喜  

 今年是我和戴宝爱结婚的42周年。jfT北大荒之情

 1969年10月10日,我们在农场五连结婚了,成家了。jfT北大荒之情

 那天,我们俩人各自把被褥衣物往新房里一搬,然后和平日一样上班工作,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只是到了晚上才住在一起,也就是结婚了,成家了。jfT北大荒之情

 “家”,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一栋平房住上两家,一家是我们住在东半面;另一家是宋政文住在西半面。我们这半面平房建筑,可是两室一厅那:一间大居室,大概十几平米,既做居室还作客厅,同时亦兼厨房餐厅。另一间小居室也就四、五平米摆下一张单人床,就不错了。还有一间大厅吶,所谓“大厅”,就是一进大门有一平米左右的地方。jfT北大荒之情

 “家”,得有家具吧,不怕你笑话,数的过来的,就那么几件:一把劈柴用的斧头,是老铁兵李昌宏送的,一把砍柴用的斧头是烘炉师傅高印荣用废弹簧钢打造的。还有就是那个灯仐了。记得那年,连里才安装柴油发电机,每家每户每天可以用上几个小时的电灯。我托去佳木斯学习的王宏斌(连队小学教师)给买了那个灯伞。可以说它是五连第一家第一份的“奢侈”品了。jfT北大荒之情

 大居室里的顶棚墙面全部都用报纸裱糊了一遍,显得格外整洁明亮。因为当时各家各户都是土墙,无论如何也是比不上我们家亮堂了。jfT北大荒之情

 当时,我们家也是连里第一个铺上地板的。因为屋里太潮,湿呼呼的、粘呼呼的,非常难受。正好有一家老职工家里拆火墙,破砖头扔了一地,走路都碍事。我就和戴宝爱一起,悄悄地把废砖头检回家,一块一块地铺在屋地上。完工之后,坐在上面都倍感亲切。那种心情,一般人是体会不到的。“地板”太高级了,干净、整齐,看着它,别提有多舒服、多惬意了。jfT北大荒之情

 当时,我们这个两室一厅的家,还兼作办公室。在家办公不仅是二十一世纪现代人的发明创造,其实早在四十多年前就已经实践了。jfT北大荒之情

 还说家具吧。像样的就是那张三屉办公桌。紧挨着它,我又用四根立木钉了一个桌子。桌面也是用报纸糊平了,和办公桌一起“和谐”相处,俨然一家高级条案,排列在那里。jfT北大荒之情

 居室内一铺炕,在炕的旁边有一米半长、半米宽的空间,正好可以存放冬天吃的萝卜、土豆等蔬菜。在空间上方,我又用四根方子木做了一个“卧室柜”。一层一层地放衣服、放被褥。你别说,还挺像模像样的。不知是谁,把我们家的设施,告诉了连里,孙如贵连长专程“考查”一番。他只是坐了一会儿,看了看,没说什么,就走了。当时我那心里扑通直跳,连里不会把破转头扒走吧,不会把几块杨木板子拆走吧?忐忑啊,七上八下的心理,只有我自己清楚。千万可别当成“资产阶级生活方式”,挨批挨斗。jfT北大荒之情

 还说家当吧。忘不了朱学成、李昌宏、郑光培几位老职工,是他们送给我们十几只老母鸡。吴立坤送我们一把小八杈凳子。jfT北大荒之情

 那时,家庭唯一的像样财产是一辆白山牌自行车。那个时候可比一辆“宝马”都金贵啊。连里的小青年,只要我不骑,一准有人要借。有一次车坏了,记不清是谁了,非要借不可,我说车子坏了,他不相信,还说这车成你们家的了?当时,我一愣,它本来就是我们家的,它是我年终奖金七十多元再加上四十多元的积蓄买的,他认为是公家的可以理解,骑的人太多了,不像是我的,你说这事可笑不可笑?jfT北大荒之情

 结婚那天,没有主婚人,没有证婚人,没有结婚仪式。因为什么仪式,什么礼数都已经被破“四旧”给破掉了。那个年代谁家办事都一样,只能是理解“简单是金”吧?在北京的表哥寄了几斤杂拌糖,同学寄了“毛选”,在杭州的表哥寄了两床被面,就是婚礼的礼品了。jfT北大荒之情

 十月的北大荒,天气很凉了。结婚了,老职工们到家里坐坐,周书友、朱学成、郑光培、吴立坤、肖启国等,说说话、聊聊天,想来那也算是一种祝贺的方式吧。从那以后,我们家就经常有新老职工光顾了。天南地北,或侃、或扯,直至困了、乏了,才各回各家、各回个室了。jfT北大荒之情

 小青年,我们总爱这样称呼后来的京、津、沪、杭等知青们。其中外号叫一百六的何永忠、杨慧、王建、王宏斌等,都愿意到我们家来。特别是我们有了孩子以后,他们或抱抱小孩,或帮助做做饭、菜,顺便也好一起改善改善生活。特别要说说一百六,喜欢做饭做菜。他炒疙瘩很拿手,他刀削面很高超。他用切菜刀削面,削出来的面形状是圆的,无论炸酱还是打卤都是非常可口了。直至今天,我如果馋了,想吃刀削面了,自然就会想起百六老弟 。在那个年代,结婚成家的大事,都是那么“简单”。简单或许也是一种享受。“人走家搬”,一辆马车就全部解决问题了。jfT北大荒之情

 后来,在三连买了两只黄箥罗箱子,在团直二校做了一张写字台,一个立柜,。感谢王连长,感谢于志先、张淑云、刘木林,感谢在我成家之初五连老木工师傅胡东才。是他给我做了拉柴的小爬犁,吃饭用的小圆桌。说起小圆桌,不怕你笑话,以前用餐是在炕沿上进行的。饭菜做好了,往炕沿上一放,它就是饭桌。找根原木,用锯锯几十公分长的木墩子,它就是凳子。朴实的生活,几近于原始了,谁让那个年代要‘‘斗私批修’’要“艰苦奋斗”那。jfT北大荒之情

 几十年过去了,我们家的老物件——写字台、小圆桌、大立柜、木箱,至今还珍藏着。它们见证了我们北大荒人结婚成家的历史,它们述说着那个时代的故事。jfT北大荒之情

 如果说“怀旧也是幸福的”,我觉得太有它一定道理了,但我也不排斥对理想未来的憧憬。该享受的就去享受,哪怕是艰苦,因为那苦也是一种“乐”;不该享受的,就不必刻意强求,因为那样,可能就会难受。一生中,无论何时何地,何必让自己难受那。jfT北大荒之情

 我们以欣赏的心态去看待简单,没有房、没有车,甚至没有像样的家具,婚姻、家庭也得建立啊,之后慢慢经营,。相信“面包会有的”,只要饭一口一口地吃好,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好,“慢”不也是一种幸福吗?简单不也是一种幸福吗?jfT北大荒之情

 那就让我们这一代荒友慢慢咀嚼品味那朴实岁月的简单味道吧。改变不了客观,那就改变自己,这是一种理念,并非阿Q也,朋友,你说是吧?jfT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