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感悟

难忘十三连

时间:2011-06-22 15:31:13  来源:北大荒之情网  作者:五师六十七团十三连 (查哈阳农场) 卢少英  

  十三连、金边四队、王岗屯,是我知青时代所在连队曾共用过的地名,离开这么多年了,但王岗屯的地势地貌却记忆深刻。所谓“岗”就是由此开始上坡了,丘陵地貌开始展现,万发、太平湖的战友要去团部,都要经过此地。准确讲,大兴安岭南麓边缘线就在此,再往南就是实际意义上的松嫩平原了。王岗屯东边是几百垧的大草甸子,当时我们叫它东甸子,放马、放羊都到那儿,夏天割羊草,春天搂大耙都去东甸子,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日本的开拓团还在东甸子种过水稻,知青时代还能看到一些水利设施破旧的痕迹,凡是放过羊的知青战友都在东甸子练过嗓子、唱过歌或写过什么。往东北就是十四连了,沿十四连到我连有一水渠,每年冬天我们都到此修水利刨土方。它是从平阳镇的诺敏河分流过来的,每到春天水来了,知青们都愿到村口水渠洗衣服,很惬意。由村口往南去是笔直的砂石路(现在是柏油路了),再向前就是先锋桥了。以桥为界,桥南是万发二营。每年8月下旬麦收时节,男战友们都结伙去先锋桥下游泳,这里水质好,每每站到齐胸深水里都能感到无数小鱼在吸肤。都说水至清则无鱼,这儿则例外。沿水渠西行便是我连的8号地,由于地理的改变,这块地每年的粮食产量都比其它地块高。8号地的西南角野草丛生,生长着野百合、芍药、黄花菜、手掌参、薄荷草、黄瓜草,很茂盛。秋天我们去那儿打苫房草还能逮住鹌鹑,春季播种我们还曾在这儿见过大雁、灰鹤、丹顶鹤等野鸟。黑龙江省鸟多,以鸟和家禽命名的就有鸡西、双鸭山、鹤岗三市,以鸟的聚集地的江河命名的地方更多,如肇东、肇源、肇洲、同江、嫩江、牡丹江,省北部的黑河、塔河、漠河,还有什么绥滨、绥棱、绥化等,我们六十七团眼前的还有东阳、平阳、查哈阳,很有意思。黑龙江省东北部嘉荫县有一小镇叫沪嘉镇,不知是否与上海周边的三嘉(嘉定、嘉善、嘉兴)有关联,何由这一小镇怎会占了一个沪字。A8A北大荒之情
  我们总以“查哈阳”为第二故乡,2009年我们自驾游回去,其实“查哈阳”的老镇是在五十五团部的东北十多公里处,查哈阳老镇归属内蒙古莫力达瓦旗,五十五团团部(当时我们叫大烟筒)归属黑龙江省甘南县,当年我们去拉哈过摆渡就是内蒙古地界的“汉古尔河”。可能是由于国营农场的实力,由于城市化建设,由于有着知青及垦荒队的历史,早已把内蒙古的“查哈阳”涵盖了。确实是有些地方地域大了,小名子就被埋没了,如同上海市以前西边就有上海县,而且还是黄道婆的家乡,现在早已无从知晓在哪了。咱六十七团十一连、二十四、二十三连的正北方向即是内蒙古的阿荣旗了,那边的地名很特别,“五马架”、“四方山”、“乌了毛丁”、“兴隆”、“宝山”等,1972年冬天我们去五马架拉枝子,学会了认识树木的种类:玻璃棵子、橡子树、榛材枝子,老柞木(这些树种在哈尔滨太阳岛公园都能看到)……在五马架还见到了北京和浙江金华下乡插队的知青,他们很苦。A8A北大荒之情
  走过知青时代,返城回到北京,有了工作又上学,我补习中学课程时对地理颇感兴趣,我相信每位知青都有着自己理解体会的地理故事,当然疑问也在其中。我就是曾经打问过多位知青战友:“为什么我们下乡时独立二团所在地叫铁骊县,现称铁力市,骊、力不是繁简同字,为什么?与近代电影大导演谢铁骊有啥联系?”但最终是不知其解。总之地理很博大,很精深,但总是让时间推着走,总是让时间改变着,我们看到的总是太阳由东升,河水向东流。A8A北大荒之情
  十三连在1975年时人口千余,劳力380,耕地1700垧,当时有多少知青不知其数,知道的是上海知青人最多,北京其次(北京知青到过十三连的58人),好像天津知青排第三,哈尔滨行四。那时下地干完活回到宿舍,在大坑上神侃、胡聊,都在吹嘘自己的家乡城市。现在想起来,当时知青是在用这种休息的方式解乏,是想念亲人、眷恋家乡的一种发泄。上海人会说我家住在静安区,我们上海有全国最高的24层国际饭店,离南京路很近,谁也不会说家住番瓜弄;北京知青特逗,我家其实就住在四九城外的大杂院,我也会说我家四合院紧挨着皇城根,上墙就能看到中南海;天津知青更哏儿,我家拐弯就是小白楼,吃小吃,耳朵眼炸糕,十八街麻花很香;哈尔滨的能白唬,我们道里的兆林公园离江边近,秋林公司全国最大,松花江的三花五罗鱼贼鲜,不愿提什么南岗、香房的十八窝棚。当时有个别当地青年很愿在知青宿舍凑热闹,说我们这旮瘩是肥猪走着(肘子),鸡蛋搁着(蛋糕),韭菜长吃(长了),黄瓜老吃(老了),一年到头吃饺子(只吃一次),老子看过火车,去过平阳……这种搞笑的休闲让人回味。A8A北大荒之情
  十三连的人文趣事很多,知青们来自南北各方,我们之间的文化差距很大,我们北京的说是69届初中毕业,实际就小学文化,可上海倪行亮、天津的王洪都是66届老高三,早已学业有成,6年的差距无法可比。近几年见过几次老倪大哥,他已退休,子女很优秀,生活的有滋有味,邵光远就曾说过“老倪当年不显年青,现在不显老”。2009年和王洪大姐回连队,她还是那样精神漂亮,她的儿子更出息,在美国哈佛大学读博士后,不得了,太利害了!真佩服王洪大姐的教育水平,让我们十三连知青分享她的骄傲吧。经常上67团网看文章,有时也有冲动想写点什么,可当看过许文锐大哥等老高中之辈的文章后,说实话都不敢写了,恐怕词不达意,让战友们笑话;就是让我满世界找书抄,也写不出许文锐的文章。有时我在想,那年月如果和这些老高中大哥大姐们多呆上几年,能长多少学问!可惜那时没长那个心眼。A8A北大荒之情
  对十三连的记忆是深刻的,那时知青们都怀揣着自己的幻想,都有自己奋斗方向,以我的划分就是:上海知青聪明,积极上进,昂仰向上,离领导近,离党更近,所以上大学,当政治领导,调入团机关,调入团直各单位干好活的多;天津知青智慧,有文化,有内涵,上大学或当教书先生的多;哈尔滨知青成熟务实,干机务、开拖拉机、开汽车的多,与技术领导靠的近,搞对象都有优势;要说北京知青,不是我自嘲,就俩字“苦傻”,由于年龄小(现在叫未成年),文化浅,涉世不深,竟干一些傻A与傻C中间的事,下大地干苦活累活的大多都是北京知青,我下乡7年从来就没离开过那片肥沃的黑土地,干农活倒是一把好手,上大学甭想。A8A北大荒之情
  2007年和2009年我两次回到了十三连王岗屯。我想过两年退休后,再回去住上个把月,和老乡们喝点小酒,钓钓鱼,到地里铲铲地,找找当年的感觉,以锻炼身体的方式享受回忆。十三连老乡大多祖籍是山东人,老王家、老苏家、老余家是王岗屯的姓氏大户,回去看到他们住的房子还是老样子,不好多问。我猜想,可能是他们早年闯关东,被移民的那种内心情结所纠结,不愿将能住几辈人的房子盖在这儿。我了解到他们的子女后代,只要考上,无论几类大学,都愿去北京、上海、天津、哈尔滨读书工作,这些做父母的曾对我说过:“当年你们返城了,我们的心都凉了。我想将来让孩子们学你们,去大城市。”我在几年前写过《回乡所思》一文:“老谁家的小谁还暗恋着知青。”经证实此姑娘至今未嫁,太感人了。被恋的不知是十三连哪位伟哥?A8A北大荒之情
  好了,不说了也不写了,相信每位荒友都有知青时代的故事,因此大多知青都愿意在一起聚会回首往事,说出来,写出来,“大聚小聚录一盘”,把它刻出来。A8A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